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被打示威者陳文威︰我不退縮,但想跟屋企人講sorry

2017/7/11 — 17:00

陳文威(工黨圖片)

陳文威(工黨圖片)

近年示威者走上前線,被警察和黑勢力毆打,似乎變得理所當然,抗爭門檻高得可怕。中共領導人習近平七一前來港,多名社民連成員隨即被跟蹤,古惑仔肆無忌憚在街頭對成員拳打腳踢,警察又故意無理拘捕,終於示威現場變成太平地,相當符合「國情」。

「俾人打完嗰晚,我完全瞓唔到,但唔係發惡夢,而係覺得有好多嘢要思考清楚。」上月30日被惡漢打至入醫院驗傷的社民連成員陳文威說。

示威者並非聖人,陳文威這段時間沉澱情緒和思考,想在抗爭與恐懼之間取一個平衡。在訪問中,他選擇誠實面對自己。「6月28日去完金紫荊示威俾人拉咗,困咗廿幾個鐘,唔知出面發生咩事。我喺警署門口等埋其他人出嚟,見到對面有十幾廿個人喺度,徘徊流連。個場面都幾深刻,我一個人諗住搵地方去廁所,有兩個人一路跟住我,我行入後巷,佢又跟我入後巷,我返出嚟,佢又跟住我……我嗰下係驚架!」

廣告

古惑仔在警署附近也可以目無皇法遊蕩和跟蹤,離開警署範圍後更是明目張膽。陳文威與社民連成員乘的士回家,發現有另一可疑車輛「吊尾」,最初他還以為目標人物只是社民連主席吳文遠,後來才知自己也是主角。

「第二日我要去公民廣場開記招,瞓醒時都冇心理準備,沖完涼落樓就有人影我相。嗰下都有啲手足無措,我覺得自己好廢,我係怯到跌咗部手機喺地下兩次,跟住就俾人打,同埋搶手機。俾人打完,個情緒好複雜,又驚,又嬲。我好嬲自己有近視,500度近視,500度散光,但我冇咗副眼鏡,想追返去攞返部手機又好,去還拖也好,但佢入咗後巷,我就追唔到。」

廣告

向可疑人士質問為何跟蹤自己,卻被無故打了廿鎚,但事情沒有告一段落,陳文威隨後到醫院驗傷,再返到社民連總部,樓下已有十多人守候,其中一人還「問候」陳文威︰「未俾人打夠呀?」

「夜晚我配完眼鏡,拎埋電話卡,就聽到有社記成員屋企人俾人恐嚇;跟住我去另一個成員屋企瞓,諗住第二日一齊去升旗禮示威,又有人跟住我上樓。佢哋凌晨四點幾五點,都仲喺嗰個成員屋企出面食煙、吹水、吐痰。」這些門外滋擾的聲音,音量剛剛好,大概是故意要對社記眾人發出「警告」。

那一夜,誰都睡得不好。7月1日早上,大伙兒醒過來準備去示威,但社民連用作示威的棺材,未到示威現場已遭不明人士破壞,更有古惑仔在灣仔等候社民連和眾志示威者,大剌剌地在警察面前破壞示威物品。示威者被警察以「保護」或「拘捕」之名,拉上警車,記者隨即拍攝到社民連主席吳文遠、成員陳皓恒,在警車上公然被警察毆打。

工黨圖片

工黨圖片

事實上,噤聲的白色恐怖,以及警黑聯手成為國家維穩機器的場面,陳文威一點也不陌生。6年前陳文威踏足社運圈,替社民連助選,已見證建制派以旅遊巴接送長者投票,「掌心雷」從來不只是傳聞。

2012年陳文威加入社民連,陳母一直擔心兒子走得太前,陳則如很多年輕人一樣,暪著母親參與示威行動。翌年8月陳文威跟大隊到天水圍向落區「聽民意」的梁振英示威,親睹一眾鄉事派動員大量金毛和「口罩男」護航,黑社會當警察透明,向社民連兩名成員揮拳,「我嗰時縮埋一舊,驚媽媽會擔心,驚俾人打、俾人影到相,親朋戚友會有壓力,話佢唔識教仔。嗰時第一次知道原來參與社運係會俾人打,呢啲邏輯嗰時冇梳理得好清楚,但有種恐怖感,有啲驚,但又冇話因為咁而唔去示威。我諗係嗰時有少少睇小咗對家嘅肢體暴力。」

時至大半年後的2014年5月4日,陳媽媽在電視新聞報道上看到兒子接受訪問,方知道兒子參加反對大白象工程示威,去到一個月後的反對新界東北前期撥款示威,陳文威仍然是騙母親「我有去,但冇衝」。

不過這次新界東北示威行動,他見證的不只是黑社會打人,原來警察都會濫權動武,「我去警署外聲援,跟住收到訊息,(被捕示威者之一)周諾恆話俾人打,人哋第一句問佢,打得有幾甘,佢話好X甘。跟住我見到啲相,有啲傷痕,嗰時好嬲。想個社會好,原來係會俾人打。」

警察淪為有牌爛仔,勾起陳文威兒時回憶。小時候他跟母親到超市購物,店員沒有將所有貨物收錢,卻在陳母離開超市時誣陷她偷竊,「差人嚟到,第一句就同媽媽講,『你認咗佢啦,認咗冇咁煩,冇咁大鑊』。媽媽唔識,就認咗,最後罰咗幾千蚊。我對差佬有積埋嘅嬲,覺得好仆街,跣X人。周諾恆佢哋俾人打,係將我細個積埋嘅情緒一次過撩出嚟。」

數月後,雨傘運動爆發,陳文威與社民連成員一直在旺角「擺檔」,最初只與警察對峙和推撞,至第六天黑社會兇巴巴走來拆帳篷,發生流血衝突,那時陳文威反而沒恐懼,皆因很多同路人一起在現場「頂住」,「通常我哋同啲古惑仔打,警察就會拉走啲古惑仔,轉頭喺後巷放走佢。開頭都嬲,後來就慣,我哋仲會同返警察講,『你放咗佢啦,你都唔拉架啦!』所以我哋其實係絕望架。」

雨傘運動結束至今兩年多,陳文威指這些黑勢力實質沒消失。他認得那個襲擊他的人,以及在尖沙咀指罵外國記者的人,他都曾在黃大仙擺街站宣傳反高鐵追加撥款時已見過,「佢哋該組織起來時就組織起來囉。」

只有23歲的陳文威,這幾年參與過多場大大小小的抗爭行動,這個本來只顧打波、打機的宅男,忽然成長,對社會、對國家機器,都有反思,「我會覺得自己準備得唔夠,唔夠堅揪,唔夠堅實。2012年佔領中環匯豐,都有古惑仔搞;李旺陽俾共產黨嘅人監生照盲;劉曉波患癌都冇得去外國就醫。呢啲嘢一路喺我哋身邊發生緊,古惑仔又好,警察又好,佢哋都係國家機器,去幫政權、資本家去維持佢哋想要嘅秩序。呢啲嘢唔應該對自己有咁大衝擊,如果我哋要做落去,就唔應該驚呢啲嘢。」

這是一個吃人的社會,把公義都扭曲。明明打人者犯法,被打的卻唯有怨自己沒有做好心理準備,諷刺非常。陳文威承認會怯,但他絕不退縮;他沒有甚麼大義凜然的鼓勵說話,卻特別想跟家人道歉,「想同屋企人講sorry。第一係我可能會影響佢哋,第二係......好sorry,我冇按照佢哋想要嘅模樣去成長,同埋做一個所謂大人。23歲,話細唔細,話大唔大,但都係一個成年人,我冇成為佢哋想要嘅,特別係我阿媽想要嘅大人,佢想我乖乖地搵錢、讀書,想搞嘢都好,都要有學歷,大個啲先啦,唔好搞共產黨,好危險架,做乜要俾人拉,有案底冇前途......」

「咁你屋企人知道你俾人打,點睇?」

「冇架......咪擔心囉......」

以下為受訪者參與行動與活動的圖片:

2015年2月柴灣交流會(社會民主連線圖片)

2015年2月柴灣交流會(社會民主連線圖片)

2015年社民連黨慶(社會民主連線圖片)

2015年社民連黨慶(社會民主連線圖片)

2016反釋法遊行被捕(社會民主連線圖片)

2016反釋法遊行被捕(社會民主連線圖片)

20170501勞動節(社會民主連線圖片)

20170501勞動節(社會民主連線圖片)

民陣記者會(社會民主連線圖片)

民陣記者會(社會民主連線圖片)

旺角佔領(社會民主連線圖片)

旺角佔領(社會民主連線圖片)

被控違反港鐵附例(社會民主連線圖片)

被控違反港鐵附例(社會民主連線圖片)

社會民主連線圖片

社會民主連線圖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