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被捉來養的嶺南貓柑仔 牠會快樂嗎?

2015/8/31 — 14:46

嶺南貓莎莎在草叢中休息。

嶺南貓莎莎在草叢中休息。

【文:譚善彤】

寵物,有主人疼愛,享三餐溫飽,睡高床軟枕固然好,但香港亦有不少住在街上的「社區動物」。社區動物,有人喚牠們「流浪動物」,因為牠們沒有「家」。可是牠們都有自己熟悉的生活環境、社交圈子和一套自己的生活模式,適應了在一個固定地方生活(家?)。我們能接受社區裡有動物在自由生活嗎?要是不接受「街貓有街貓的生活;放養有放養的生活」,通通把牠們捉起來豢養,他們會更快樂嗎?

走進嶺南大學,貓蹤處處,姑且把他們叫作「嶺南貓」。學生與嶺南貓相安無事的生活著,他們上課下課,時而匆忙、時而悠閒;牠們吃著睡著,時而徜徉、時而享受日光浴,這裡是個「人貓共融」的小社區。

廣告

傻貓享受日光浴

傻貓享受日光浴

廣告

兩歲多的「柑仔」,本來在嶺大校園北翼宿舍,和另外兩隻「嶺南貓」傻貓、莎莎一起生活。這裡算是一個完善的「貓社區」,而北翼宿舍又比南翼好,有能遮風擋雨的「貓竇」,貓貓數目因此很穩定。這裡有水有糧、有固定住處、有穩定居住環境——保安會巡邏貓貓的「家」、義工亦會不時監察貓貓的身體狀況,換水換糧,嶺南貓更不時有「罐罐」享用。大學三年班的Echo一直留意著嶺南貓的生活,過去兩年多,幾乎多忙也總會抽時間與他們玩耍、撫摸他們,Echo笑說:「柑仔最喜歡這個香蕉公仔,一睡上去便舒服得不停按(如按摩手般)」。在這個「家」,有家人、有安定的環境、有溫飽亦有自然環境,嶺南貓可以到處走跳甚至爬榭,似乎甚麼都不缺。

今年六月中,柑仔忽然不見了。兩星期後,校園保安告訴Echo:「柑仔被捉走了」。原來柑仔跳進了校園旁的私人屋苑聚康山莊,相信是誤入了屋苑放置的捕貓籠,被愛護動物協會人員帶走了。由於柑仔是愛協CCCP計劃(參考:http://www.spca.org.hk/ch/animal-birth-control/cat-colony-care-programme)下的貓,愛協捉了他,也有「權」不把他放回原地。其後Echo輾轉於「嶺南貓關注組」的社交網站看到愛協宣佈柑仔被領養的帖子,柑仔改了名叫「JAY」被放上領養頁,最後被「成功領養」。

Echo估計柑仔在這裡跳入聚康山莊,誤入了屋苑放置的捕貓籠
柑仔「睡房」,有水有糧也有最愛的「香蕉床」,現在已「貓去樓空」。

柑仔「睡房」,有水有糧也有最愛的「香蕉床」,現在已「貓去樓空」。

Echo估計柑仔在這裡跳入聚康山莊,誤入了屋苑放置的捕貓籠

對於貿然捉走柑仔,迫牠離開生活了兩年的地方,放到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Echo絕對不認同,因為兩歲的柑仔已是成貓,會在住處曬太陽也會爬樹,活動範圍大,這裡有自己的社交圈子,有一套生活模式,這是入屋之後沒有的條件。大學是一個小社區,當大家都接受這個社區有貓生活,為何要捉?為何不能放回?而對於愛協指柑仔「適合被領養」,Echo很大反應:「『有條件』跟『有需要』是兩回事,老弱病殘「入屋」是有需要,有需要得到貼身照顧;而健康、可馴養就是『有條件』領養,那要是柑仔是不健康的,豈非已白白送命?」她續指,如果愛協將所有健康的貓都捉走,留在這裡的就是老弱病殘的貓,義工負擔便更重,而且「有條件」也是人把自己的標準加諸動物身上,進了漁護、愛協,稍不符合「條件」,命運就是人道毀滅。

從柑仔的個案看,香港目前的制度非常不人性化,一隻原本生活在社區的動物,有他的圈子、生活,可是捉到領養部後,被編了號碼、被改名換姓,柑仔過去兩年多的名字,甚至他背後的故事,就這樣被湮沒,入了屋,他會快樂嗎?莎莎和傻貓會想牠嗎?

Echo認為嶺南貓早已有自己的生活模式,也習慣了與人共處。

Echo認為嶺南貓早已有自己的生活模式,也習慣了與人共處。

 

原刊於香港動物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