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被隱沒的女性醫療權

2017/3/8 — 6:27

圖片由護瞳行動提供

圖片由護瞳行動提供

【文︰護瞳行動】

在什麼時候,女性應當感覺自己重要﹖原來當我們談到經濟發展、國家富強的時候,女性的角色竟不可或缺。

女性是家庭與社會的結構的一部份,也有付出勞動力奉獻社會。當我們談論女性權益的時候,我們會關顧到女性的勞動、自由婚姻等的權利,而女性的醫療權利則比較少談及。可是,如果女性沒有健康的身體,又往哪裡談勞動與戀愛的自由呢﹖偏偏,女性不一定獲得與男性一樣的醫療權利和服務。

廣告

在落後國家,女性由於社會地位低微,女性在許多疾病上都首當其衝,眼疾是其中之一。全球超過3200萬人失明,佔六成患者都是女性。

在走訪中國不同的眼科醫院途中,有次跟醫生閒聊時隨便問問︰看白內障的是女多還是男多﹖醫生說當然是男多。女的來看病,誰在家煮飯﹖家裡的老頭子來做手術,媳婦還得跟著來住在醫院裡,照顧老頭子的飲食呢。女病人能熬多久便多久。況且她們也不一定願意來,特別是農村婦女,對做手術有許多恐懼。

廣告

世界銀行曾發表報告提出,殘疾女性更易受貧困與疾病煎熬。而深受殘疾影響的女子,命運又比男性來得坎坷。

安徽省利辛縣的姑娘毛妮,如許多個案一樣,因為家貧導致健康欠佳,僅僅廿來歲,便因糖尿病患上白內障,雙目失明。她受盡生活上的折磨︰找不到工作、相親兩次被拒。她既不能自力更生,更嫁不出去,在農村受盡鄰居的竊竊私語。小姑娘說人生沒有希望,甚至想過自殺。

眼科組織「護瞳行動」安排她接受手術,在恢復視力回到家的一天,她拖著我的手說︰這是她人生最快樂的一天。她決定在工廠找一份工作,養活自己。

圖片由護瞳行動提供

圖片由護瞳行動提供

或許這只是平凡命運的小轉變,但對這名農村女孩來說,已經是生命極大的恩賜。健康,能給人最基本的快樂。

女性一般較男性長命,比男性大機會患上各種疾病,包括白內障和沙眼等會引致失明的眼疾。更多是社會文化原因,使女性有病也難以尋找協助。例如在非洲一些國家,居住環境擠迫、水源缺乏和衛生欠佳,令細菌容易傳播,引致沙眼,最嚴重是失明。女性往往因為給分配了照顧孩童的角色,若孩童受到細菌感染,女性亦會被傳染。

另外,家庭內的男女話語權不平等,男性主導家庭的運作,使女性怯於開口要求治病。女性的教育程度不高,甚至自己患有什麼疾病也懵然不知。宗教因素也會阻礙女性接受治療,例如她們不能離家太遠求醫,也被嚴禁與男醫護人員有任何接觸,影響治療成效。

白內障和沙眼等眼疾,只需一個簡單的手術或一劑抗生素,已能分別恢復視力和預防。而看得見的結果,能為個人和社區帶來極大的轉變。護瞳行動曾估算每投入一美元復明,便能帶來四美元的經濟回報,包括釋放勞動力和讓患者投入學習等。

因此改善女性的眼疾狀況能帶來的正面效應相等可觀。針對社會文化及宗教原因,積極訓練女性醫療人員,和在偏遠地區加強醫療服務,讓女性也能輕易接受治療。護瞳行動也曾在孟加拉等地,在學校針對女童舉辦視力檢查,盡早發現眼疾以便跟進和根治。另外,使用讓女性感到安心的溝通方法,例如在社區內找德高望重的女性與「姐妹」們分享眼疾醫療,或使用收音機等較「低端」卻深受婦女喜愛的媒介,有助增進女性對眼疾和其他醫療議題的認知。

只有兩性平等,才能促進低收入國家的經濟發展,有助脫貧。當女性能享用和男性一樣的醫療服務時,她也有健康的身體來投入工作和學習,讓自己和家人享有安樂的生活。

                        

作者自我簡介:護瞳行動是國際眼科發展組織,於1992年由眼科醫生霍洛(Fred Hollows)教授成立,致力消除可避免的失明。我們深信失明並非必然,每5個失明個案中,有4個是可以避免的。我們在全球25個國家,透過支援眼科手術與治療、培訓醫護人員和提供所需設備等,改善基層眼科服務,長遠提升社區的眼科服務水平,讓病人「瞳」燃光明,重過新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