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要理解「重理輕文」背後的結構問題,才會明白這說法誤導

2018/1/6 — 10:58

「重理輕文」,這個說法我覺得是 misleading 。全球大學的人文學科的確逐漸萎縮,原因無他,因為在經濟生產主導教育資源分配底下,人文學科的生產力與商量價值向來被視為比商理為低。商科的商業價值自然不用多說,理科則為科研、科技,以及相關應用,而同樣受到重視。所以,這個社會真正的是重商而輕文。

在上述所提及的大環境氣候下,加上香港中學本身設計成文理商分科的制度,以及公開考試模式最有效獲取佳續的科目就是理科的情況底下,中學在教學資源投放方面(譬如收生取向、重點訓練)就形成了所謂「重理輕文」的現象。

而要拆解這個現象,就需要逐一拆解上面提到的三個原因。

廣告

1.  在高度商業化的社會,人文學科怎樣說明其自身具有商業或生產價值(我確實認為是有的),值得投放教育資源下去。或者再深層一點,教育制度並不是只顧著效益,還有學術追求、人文培養才更為重要?這些都是我們認真去深思。

2.  我一直認為,香港的文理商分科制度確實有問題,不過其問題根源並非在分科制度本身,而是關於課程及考試內容。香港中學教育制度現有的課程與考試內容,實在是過深且無必要,而且傳授的都是硬知識,並非是為了令學生掌握將來讀大學的基礎知識及思考基礎,也培養不了學生的學習興趣。

廣告

在這情況底下,分科制度會加劇學生對文理商的認識斷裂,除非學生自己去主動學習其餘兩科,否則可能對其餘兩者所知不多,造成整體的視野收窄,以及將來學習其餘兩科的動機都下降(因為無相關知識基礎,將來要付出更高時間成本才能重新自學,降低了主動學習動機)。

正如很多科學人都會埋怨現時中學理科的課程設計,人文學科的人也同樣埋怨現時中學文科的課程設計,所以根本大家都深受其害。而這個禍害絕非「文理分科」所導致。

3.  至於「公開考試模式最效獲取佳續的科目就是理科」這問題,似乎並無有效的解決方法,因為這關係於學科內容本身與考試評分的關聯問題,即譬如數學可以按照評價準則 exactly 計到考生獲得多少分,但人文學科卻沒有同樣的評分標準與程序可執行。但我認為這並非重理輕文的主因,只要改變 (1) 或 (2) ,相信就會對學生學習的情況有不錯既改善,並不會影響收生的問題(例如想像一下中學文理商的教育都均衡得到充分良好培育,大學的人文學科相對逢勃(因而能收更多生),便能減劇「重理輕文」的現象。)

所以,我認為問題根本不是文、理的教學比例是多、應該側重哪一科的問題上;而是整個中學教育計設都需要改革,重新以培養學生學習興趣、打好思考基礎,以及公民社會培養為主要教授目的導向。在這個目的底下,現時中學各科課程內容、考試模式都必須作出大量修改。

如果我們將「重理輕文」現象簡單歸咎於理科(或科學)與人文學科哪個重要一點、人文學科與科學那項有想像力一點、中學生心智發展應該適合讀那樣多一點,都是 misleading 或偽命題,因為我們仍在現今原本有問題的教育結構下,討論這類話題,沒看到問題根源並非在於科學與人文學科的對立上(我打從一開始就不相信兩者是有對立衝突,只是各有「不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