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覆李偉文先生及再談三跑財務問題

2016/2/3 — 13:28

三跑設計概念圖(資料圖片)

三跑設計概念圖(資料圖片)

承蒙李偉文先生投稿立場新聞,提及本人。文章細論三跑,並引用大量資料。

由於文理並非針對本人之前文章的不是,因此,本覆文並非一筆戰,而是一禮節性覆文。

廣告

三跑的容量與造價

機管局和政府一向對大型工程以10%以折現率計算其內部回部。其意指,假若三跑在今天投資了1415億元。它的預期使用量為50年。在它建成後,它每年的回報的累積,直至回本。但由於這筆錢若不進行三跑,可以投資在其他方面。一般地說,假設大部份的生意的回報率約為10%,它的每年的回報的累積需要除以這一拆現率的複式。

廣告

但是,1415億元是分期支付的,其回報也是在10年後開始,其實質精算需要一些假設。

若單以 Excel 的算式計,3%內部回報約為每年50億純利;8%回報約為120億純利。

經濟內部回報與內部回報稍為不同。它量度消費者因三跑落成而每年節省的總金額。機管局由於被嘲笑只得3%內部回報率,做蝕本生意,拋出另一家顧問報告。報告1表示:「經濟內部回報率的計算均有利於回本期短的項目, 而不利於回本期較長的項目) , 故E S A 建議不按經濟內部回報率來作投資評估,而採用了經濟淨現值。」

( a ) 「直接」貢獻是指香港航空業所帶來的就業機會及收入, 業界機構包括直接參與機場營運的機構( 如機場管理局、航空公司、航空貨運站營運商、航膳營運商、飛機維修及服務營運商等) , 以及在機場營運非航空業務的機構( 如零售業、餐飲業、酒店及會議展覽活動等行業的營運商) ;

( b ) 「間接」貢獻是指香港航空業供應商所帶來的就業機會及收入, 這些供應商為香港航空業的直接營運及機場的非航空業務提供商品及服務, 當中包括水電煤供應商、燃料供應商、建築及清潔公司、食物及零售商品供應商等; 及

( c ) 「連帶」貢獻是指直接及間接僱員在本地購物消費, 例如機管局僱員、航空公司僱員、水電煤供應商僱員等人士的消費, 所帶來的就業機會及收入。

就以直接影響計,機管局出資1415億,將來要和其他機構分享5257億,其所得分額也不理想。

由此可見,( E S A )所估算的是社會效益,而滙豐財務公司所估算的是機管局的利潤,兩者完全不同。若李兄所指,機管局是想魚目混珠,蒙混過關。

機場管理費問題

機場管理費(航機升降、停泊、及客運大樓費) 過去只減不加,令今次興建三跑出現融資困難,是機管局的羞家事。當中有兩個原因,其一為,機管局內部採納了將機場收費與其商場收益混合計算。由於,其非機場業務的利潤可觀,沒有動力推動機管局高層與各航空公司斡旋加費。它可能會被對方質疑。

另一不能說的秘密是,國泰航空公司在全球經濟低迷的07年間能保持利潤不變,而當其時,其他駐本地的外國航空公司全部大幅利潤下跌。這是因為,它依賴赤鱲角機場的比重最大,低機場管理費對其有利。這其實是違反了國際民航組織的不偏袒原則。

償還能力

三跑的償還能力,或是物有所值,是基於一大堆假設。其最重要的假設是未來的客流量。根據各地國際機場的經驗,其主要關連因子是未來國民生產總值的預測。而工程開支、內部回報、經濟效益推算等等則與預測消費者物價指數有很大關係。消費者物價指數則與國民生產總值有直接關係。因此,三跑的所有推算的最大因子是消費者物價指數。香港目前對未來50年經濟預測可能過於樂觀。由高鐵、港珠澳大橋等工程看,三跑的超支差不多必然和更加嚴重。

 

 

注一:

( E S A )、Contract C007-14 For An Update of Airport Master Plan 2030、Economic Impact Study For The Hong Kong International Airport、Prepared by Enright, Scott & Associates Limited、Final Report March 4, 2015。

「We note that the typical IRR (EIRR) calculation assumes that all the benefits from the project under review are re-invested at the internally generated rate of return, yielding further returns at this same rate in the following period(s).

However, if the magnitude of the returns exceeds the amount that can be re-invested in the project and the IRR is high by comparison to rates of return available in the market, then the assumption that all the returns can be re-invested at the same rate as the IRR is false and the estimated IRR may not be a good measure for project evaluation. In any case, if the IRR (EIRR) and the NPV (ENPV) give different answers in the evaluation of mutually exclusive projects, the correct answer is by NPV (ENPV).」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