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見習生

2015/10/23 — 12:53

星期一剛打開工作時間表便發現meeting booking與report deadline己經排到十二月尾,心想好好與朋友見面的時間已經沒有了,誇張得連抽空申請參加會計師 speed dating 也幾乎没可能。 心頭一下子被氣了便決定什麼也不管,與其他给去掉半條人命的同事們跑到IFC看《The Intern》,實實在在折返人間任性兩個小時後才想吧。

當我還在與同事互相取笑誰要像Jules Ostin一樣怕「being buried alone」的時候,剛好收到我的coachee 電郵寄過來準備给客人的clarification list,提醒我是時候要回到地獄去(coach and coachee mentorship programme 為行內頗有制度的評審機制,主要透過coach於不同的項目或日常工作中了解coachee的工作表現,提供指導並於fiscal year完结前根據表現為其好好的爭取福利)。但當我一打開email,還在人間的我差點要昏倒了……

"Bianca, this is clarify list. Ben" 郵件更附上一系列充斥着錯grammar, 有濃厚Canto English 色彩的word files la, 就是還没有我上一個星期急求的report wor。

廣告

真的要像方東昇說一句 「工欲善其事,唔好發脾氣」。回想起以前自己還是associate的時候,雖然談不上出類拔萃,也會因着有自知不足的心態把每一件事都做好,盡我所能不要delay影響項目進度,更會把功課看完一次又一次,務求改掉任何的silly mistake. 讀著Ben電郵給我的clarification list,開始懷疑自己過往的工作態度是否已經不合時宜。

但同樣也是Ben,電影中的他擁有人生經驗與智慧,根本不需要謙卑的跟女孩子扮演見習生遊戲,也可按照其他人預期的框架安份守己的生活下去。 但他選擇了融入他所指派的岡位,積極的尋找自己的生存價值, 虛心的把Jules的工作態度化為自己的人生體會,讓其他人與他一起發光發亮。

廣告

其實退後一步想一想,撇除年龄的界限,我們都是見習生。要如何完成自己的見習生涯,全取決於自己的方向與態度。我在見習成為一個coach,Ben在見習成為一個新鲜人,方東昇在見習成為新一代冷面笑匠,馮敬恩同學在見習成為對抗不公義的大衛,雨傘運動的參加者在見習成為保護香港為未來抗爭的一羣。只要方向與態度正確,難道我們還需要藉口去阻止見習的他們去尋找自己的生存價值嗎? 一方面我們在埋怨新一代不肯進步,那為什麼他們願意走前一步,什至為我們走多更多步時我們便要諸多留難,或知道他們給推到暗角仍然認為沒有問題呢?只怕我們都被自己的惰性绊着,怕後浪為我們找到自己的生存意義後,在動蘯的時代我們再也找不到值得自己驕傲與尊重的生存能力。

想到這裡,我便將剛才衝動打好的「意見」删除,或許找一個時間好好與Ben溝通才可知道怎麼做得更好。至少,我不要像寵物醫生這樣,以雞蛋挑骨頭為嗜好。

或許,空間才是我們現在最需要的。

 

進步會師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