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塘碼頭明早清場 露宿者:做戲而已 清完返嚟瞓

2018/3/28 — 22:02

阿勇是一位清潔工人,在三年前開始於觀塘碼頭露宿。

阿勇是一位清潔工人,在三年前開始於觀塘碼頭露宿。

觀塘碼頭住了約十位無家可歸的露宿者。政府原訂在今年一月寒冬期間,採取清場行動,但在社會和輿論激烈批評之下最終「跪低」,將行動押後到3月29日進行。

要來的始終要來。清場死線明日屆滿,一班露宿者今晚仍然留在觀塘碼頭上。在欠缺安置措施之下,不少人坦言只會將木板房暫時帶走,待清場過後重回舊地繼續露宿。

在這班露宿者眼中,所謂的清理行動,只是一場讓政府交差的戲碼。

廣告

在觀塘碼頭上,不少露宿者築起了木板房。

在觀塘碼頭上,不少露宿者築起了木板房。

廣告

阿勇:明晚將回碼頭繼續露宿

在觀塘碼頭上,不少露宿者築起了木板房,以抵禦寒冷的海風。今年初,多個政府部門打算在寒冬中採取聯合行動,清走觀塘碼頭的一班露宿者,做法被批評沒有人性。在輿論壓力之下,政府最終宣布將會延期執行清理行動。

到近日碼頭再次貼出告示,稱將於3月29日進行聯合清理行動。

五十多歲的阿勇是一位清潔工人,原本在旺角居住,由於難抵高昂的房租,在三年前開始於觀塘碼頭露宿。

他的木板房就在碼頭的中央,木板房內放了一張薄薄的床褥,旁邊放了一個手提瓦斯爐。木板房的角落,則可以找到一大袋藥丸。原來阿勇近日受頭痛困擾,已經一整個月無法工作。他今日到醫院看醫生,拿了一堆止暈、止嘔的藥物,卻仍然未知病因。

得知政府將於明日清場,阿勇打算今晚開始收拾細軟,用手推車將木板連同個人物品帶走。手推車會暫時鎖在附近街道旁,等清場行動完結後,晚上六時就會回到碼頭繼續露宿。

他坦言政府所謂的清場行動,只是一場戲,為求拍下兩張相片交差。露宿者無處可居,在清場後自然會回來,繼續露宿碼頭。

「做戲而已,讓他們做囉!清完咪又係返嚟瞓,晒氣。」

近日碼頭貼出告示,稱將於3月29日進行聯合清理行動。

近日碼頭貼出告示,稱將於3月29日進行聯合清理行動。

阿勇的木板屋。

阿勇的木板屋。

惦念街坊互相關照 劉伯:同是天涯淪落人

阿林曾經住過深水埗劏房,但不斷上漲的租金將他趕出街頭。在觀塘碼頭住了一年多,73歲的他頂著一頭灰髮,面對政府的清場行動顯得一臉無奈。

坐在碼頭旁邊的石椅,阿林向記者表示,年紀老邁的他已難以找到工作,近日終於申請了綜援。他的木板房就在碼頭岸邊,幽暗的空間內裡面除了有床褥、被鋪之外,還有多個用來放置衣物的儲物櫃。

和其他露宿者一樣,他都計劃在清場行動前暫時離開。他打算明天一大早就將木板和個人細軟,搬到碼頭對面的一處街頭。待政府人員清場、拍照後,料一、兩日後就會回來繼續露宿。

對於政府執意清場行動,阿林坦言雖然是帶來了不少麻煩,但也只能嘆道:「我也沒有辦法」。

68歲的劉伯,相比之下顯得相當輕鬆。

「既來之,則安之。」坐在海邊的他,如此向記者說道,又表示沒有打算將木板搬走,會任由政府人員清拆。

他批評政府清場行動,只是浪費公帑之舉,又質疑政府沒有做好安置工作,就強行清拆他們的木板房:「政府要做事,就讓他們做。我們只是星斗市民,可以怎樣去鬥?」

故作瀟灑背後,劉伯其實仍然惦念這裡一班互相關照的街坊,將來都會回來碼頭,「大家同是天涯淪落人……將來繼續做街坊!」

對於政府執意清場行動,阿林只能嘆道:「我也沒有辦法」。

對於政府執意清場行動,阿林只能嘆道:「我也沒有辦法」。

阿林的木板房內,除了有床褥、被鋪之外,還有多個用來放置衣物的儲物櫃。

阿林的木板房內,除了有床褥、被鋪之外,還有多個用來放置衣物的儲物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