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念轉變影響下「殘疾」定義的遣詞用語

2016/10/24 — 18:22

港鐵關愛座(資料圖片 l 圖片來源:Tinho C. @ wikipedia)

港鐵關愛座(資料圖片 l 圖片來源:Tinho C. @ wikipedia)

剛剛讀過《立場新聞》登載〈找不到性伴侶可被視為殘疾?及對「關愛座」的啟示〉一文,內容提及1980年世界衛生組織有關“handicap”、“impairment”和“disability”三個字詞的定義和解說,從事特殊教育多年的筆者禁不住插嘴補充幾點意見。 語意學上的「定義」和所隱含的意思其實是人們對一些現象和具體情況以較簡潔的字詞概括表達出來,反映出人們的看法,也可說流露出所持守的價值取向。 然而,隨著人們的認識增強,了解加深,以至在整體觀念上和態度上有所改變,原有的「定義」字詞未能適時反映當前的觀點,便必須選擇較適當的詞彙,重新界定「定義」。

1980年世界衛生組織文件內的三個字詞一般譯作「殘疾 (handicap)」、「受損 (impairment)」和「弱能 (disability)」,以顯示多年以來人們對殘障人士認識上、觀念上和態度上的發展和變化。 首先,「殘疾 (handicap)」一詞至今已被視為禁忌詞,在外國特殊教育學術界根本不會採用,主要是認為“handicap”含有負面標籤效應,以至歧視的貶義,如中文的「殘疾」一詞容易望文生義解讀為「殘廢、傷殘、疾病」等。 「受損 (impairment)」一詞是從醫療和病理角度看殘障問題,較客觀的反映出殘障者在生理、心理或身體某部分器官受到損傷的現象,因此建議稱失明者為「視覺受損人士(visually-impaired person)」, 失聰者為「聽覺受損人士(visually-impaired person)」。 此外,就是從社會適應觀點以「弱能 (disability)」表述殘障人士所面對的處境和困難,因為他們身心受損,相對於健全人士來說,往往在日常生活方面顯出其能力不足、缺陷和阻障。 

其後聯合國定1981年為「國際弱能人士年 (International Year of Disabled Persons)」, 每年12月5日為「國際弱能人士日 (International Day of Disabled Persons)」, 此後「弱能 (disability)」和「弱能人士 (disabled person)」這兩個字詞便漸漸廣泛使用而成為主流詞語。 尤有甚者,外國一些從事特殊教育和復康工作的人,特別是學者和政策制訂者,認為必須執著於適當的遣詞用語,以充分表達和廣為傳揚正確理念,他們往往摒棄“a disabled person”和“the disabled people”的寫法,卻不嫌累贅的用上 “a person with disability”和“the people with disabilities”。由此可見他們淡化「殘疾」甚或「弱能」,而強調「以人為本」的意念和精神,其用心和苦心不言而喻。

廣告

上述文章引述世界衛生組織的新指引,稱「找不到性伴侶」如今可算是「殘疾」,筆者對此不甚了了而未敢置啄。 可是,筆者可以清楚指出,在本港現行《殘疾歧視條例》(1996) 和《殘疾歧視條例教育實務守則》(2001) 的法律規範下,「感冒」屬於「體內存在可引致疾病的有機體」,而「肚瀉」屬於「身體的任何部分的機能失常、畸形或毀損」,在法律定義上都被視為「殘疾」。 假若人們沒有這樣的認知和警覺,對患上「感冒」或「肚瀉」的病人不經意的作出歧視行為,被投訴以至繩之於法原來也是完全合法的事!

發展至今,雖然歧視情況在香港仍不時發生,不過整體來說,香港人對於「弱能人士」的接納態度大致上是正面的。 不過,在外國不少地方,人們接納「弱能」根本不是一個值得討論的議題,因為他們早已跨越接納「弱能」的基本態度 (accepting disabilities),進入珍惜「弱能」(valuing disabilities),以至邁向慶幸「弱能」 (celebrating disabilities)!  儘管可能筆者陳義過高,不過筆者深信香港在認識和重視「弱能人士」這方面的工作,仍然有不少努力發展才能進步的空間!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