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解讀奧巴馬及梁振英之歌:懺悔vs.要人唱《喜歡你》

2015/12/11 — 17:47

【文:李卓舲】

前言

這樣的比較的確有點不倫,一位是國家元首,一位是特區行政長官,但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既有「特首超然論」,我便姑且「超乎常理地」解讀下兩位的音樂品味吧。不過,對於後者將心愛的《喜歡你》post上Facebook,內容是一班男人加插「官到無求」在旁對著梁先生唱《喜歡你》,所傳遞的訊息其實不需分析也能解讀吧?一、是阿諛獻媚;二、是政治謀殺。很典型的官場畫面和價值取態。至於同場加插黃家強慘被殲滅那「不堪回首」的品牌資產和其後「自殺式」的回應信,只能說「不堪入目」(或入耳)及寄予同情吧。

廣告

奧巴馬:《How Much A Dollar Cost》

至於奧巴馬,他昨日接受《People》雜誌訪問,選出2015年他最愛的歌曲。叫人意外的,他不是揀自己大顯身手在Charleston 記念遇難者喪禮演唱《Amazing Grace》、後收入英國樂隊Coldplay泡製的 《Kaleidoscope》,也不是能深化其一代領袖形象的《馬丁路德金 ── 夢想之路》主題曲《Glory》,反而是頗冷門之選,就是格林美奬hip hop歌手Kendrick Lamar主唱的《How Much A Dollar Cost》。

廣告

歌手Kendrick Lamar

歌手Kendrick Lamar

Kendrick Lamar近年大紅,連Lady Gaga也點名要與他合作, 他又在2016年格林美獎共被提名了11個獎項!但這位八十後年輕歌手的歌,對於成熟一輩來說仍未入到主流,所以被奧巴馬欽點後,這首收錄在其To Pimp A Butterfly大碟內的歌才被廣泛認識,然後網上點擊率隨即爆升,但睇網絡留言,仍有很多人不明白總統先生為何鍾情這首歌。

不難理解。聽hip hop要聽歌詞和了解背景。Kendrick Lamar直認在成名的路上,充斥太多誘惑,正如不管是他、是黃家強,或是我們每一個人,我們都要在食物、原則,和理想中作選擇;To Pimp A Butterfly大碟以詩般的編排,對他處於種族張力、聲色犬馬的世界中所作的不同選擇,作出尖銳的批判,例如開首的《King Kunta》講述自己一朝得志後的不可一世、《u》描寫自己的沉淪、《For Sale?》就是和 Lucy(Lucifer,魔鬼撒旦)的搏鬥、《i》迎接「勝利」,到結尾曲《Mortal Man》他唸起詩作,交代完整的心路歷程。

而《How Much A Dollar Cost》就是描寫他的「回轉」經歷。內容是一個比喻,主要講Kendrick Lamar在南非碰到一個向他要1美元的陌生男子。Lamar以為他是癮君子,故憤怒地拒絕施予;陌生人遂問他有沒有讀過聖經《出埃及記》第十四章,Lamar即突然醒覺過來,並深感內疚。原來,這陌生人就是上帝,祂來是試煉Lamar,但他卻為了保存1美元,而喪失天堂。最終,Lamar向上帝深深懺悔,並看見自己的渺小。

的確,每個人都如Lamar、如《出埃及記》的以色列人一樣,本來就一無所有,就連生命都由造物主所賜予,但我們卻往往只看見眼前利害,而忘記了比世界更大的上帝,所以以色列人一見困難就埋怨,一遇到利害就忘記初衷,說什麼「服事埃及人比死在曠野還好」,但要知道,埃及人在歷史背景中,正代表勞役剝削他們、將他們去人化、失去自由、人權、尊嚴的符號。人寧願受金錢物質的勞役,也不肯相信上帝的拯救。所以,小如1美元卻已能令人墜落,如《出埃及記》十四章中,埃及統治者法老全軍不單沒有從十災中體會到上帝的主權和恩典,反為了不甘失去擁有的資產、利益、和權力,就在過紅海中全軍覆沒;而以色列人最終經歷了上帝的拯救。

人人都要面對自己的1美元

1美元很小,但已大得能測試我們的價值觀和底線。歌手也好,政客也好,是貧是富,人人都要面對自己的1美元。或許,人唯有肯謙卑地學習謙卑,才會懂得去愛和自省,才不會出現最有錢1%人的財產超過其他99%人,更不會有如Donald Trump呼籲全面禁止穆斯林入境美國這種反人權、製造仇恨的言論。

我不知道1美元對奧巴馬的意義是什麼。
但至少,他揀了這首歌。一首懺悔的歌。
希望有耳可聽的就應當聽吧。

 

作者簡介:曾任時裝雜誌總編、廣告創作人、專欄作家,和企業傳訊專才。遍遊世界尋找夢想,回家被上帝尋回;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