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訛騙性交案例分析 — 將證據套上「主觀」x「客觀」測試

2017/2/6 — 20:41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編按:室內設計師羅偉略(43歲,男性)被指自稱懂得風水,以此訛騙一名寵物美容師(女性)傳送性感照片及對非禮她,涉嫌「以虛假藉口促致他人非法性交」及一項非禮罪,經審訊後上週於區域法院裁定罪名全部不成立。本文為作者對該案的分析。

慢左三日,out 晒啦。但基層工人的習慣同堅持,就是「等埋判詞」(判詞連結)。

法例頗清楚:以「虛假藉口」促致性行為,不是以「荒謬藉口」促致性行為。我們會從常人角度判斷「咁嘅理由呃人上床都得嘅」,但普通法下關於 誠信或陳述真假的尺度一直如此,就是將證據套上「主觀」x「客觀」測試:「主觀上」被告相信不相信他給出的理由;「客觀上」平常合理的人 (reasonable persons) 聽了被告的說法,會否認為他可能相信自己的理由真誠非虛。

廣告

本案不同 2012 年上訴庭的歐陽國富案 [2012] HKCA 33,被告絕不承認在四次開房性交時提出過「法事」「性交」等理由,而是「偷情」。因此,控方就很靠女士自己說清楚她是在何背景、聽了被告甚麼說話,而願意跟他做愛(唔好心急,我會講點睇 boxing day 一事的)。此外,同一般性罪行一樣,法庭需要考慮女士在事發前後的反應,以至有否向朋友、警察等投訴,講及自己的遭遇。

As a whole 法官對女士的證供頗多批評。主要批評包括:女士就每一次性交所指稱被告使用的「轉運藉口」,而且說自己信以為真,都很難言之成理(法官就指出他對女士的觀察:「有社會經驗 …… 在庭上表現正常,不像愚魯之人」);辯方提出一些控方沒有交代的聲音和文字對話內容盤問女士,女士的解釋不為法官接受;此外,法官亦指女士與被告在事發後直到女士報警前,仍有多次通訊往來,內容亦未見女士指責被告。

廣告

我們必須在看法庭新聞時,小心處理那些說法官「因為 XXX 所以判罪名不成立」的簡化說法。的確,上述那些對女士的批評,如果逐項來看,好像都不足以抹殺她證供的可信性;但明顯的事實是,法官是綜合全部觀察後,確定他不接納女士證供的理由。

來到那個 boxing day 的段落了。

坦白說,基層工人對法官有關這段證據的分析,嚴格來說是覺得有問題、有可疑之處的。法官在分析證供階段斷言// 而X明知 Boxing Day 有「扑嘢」的含義//,但從判詞所見,這並非女士的說法,而是被告自辯時對於選擇 26/12(利申:這是基層工人的 anniversary 囉 @@)的解釋。

另一方面,從一般刑事審訊的經驗來推測,辯方律師其實很大機會曾經以 26/12 的含義來盤問女士;而女士因為在對答中的解釋不完整不合理,最終導致女士被法官認定「明知 boxing day 含義」,其實不無可能。然而,法官判詞沒有交代他是從那個點開始,將 boxing day issue 從被告自辯變成女士明知的內容,所以亦不能判斷這是否合理還是不合理。

但不能忽視的是,26/12 的一次開房,其實也構成了法官認為女士再無理由相信被告的一點(見第 105 段)。

總括而言,除非社會經討論後認為,基於性罪行的醜惡本質,對於控方舉證的要求理應降低以提高入罪機會;否則,假若我們將罪名換成其他常見的偷竊傷人,法官對於控方(特別是投訴人)的舉證尺度,其實並不見得有何苛刻或不公,更遠未達到甚麼「放生淫蟲」的程度。

造成被告無罪的後果,要麽就是受害人的供詞根本謊話連篇,要麽就是受害人在證人台上被「搖散」了。只要我們還相信「無罪推定」、「寧縱無枉」,兩者其一導致罪名不成立根本就沒有甚麼好震驚的,更不是甚麼要大聲疾呼「改革司法」的理由。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