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訪職工盟談工運碟《野火》:下次要講更多行業

2015/8/11 — 12:20

在工人運動唱片《野火》中,樂迷會聽到工人的辛酸及行業聽聞,可是在籌辦與《野火》有關的活動時,我同時見到職工盟仝人的努力與真誠。

歌曲的主角佚事、與背後的推手們,好像在分享同一團工運的火,叫人心頭暖和。也是故,我希望在本週日的《野火 WildFires Live》音樂會前夕,訪問職工盟的代表,聽聽鋪陳專輯中的工人故事之外的故事。

廣告

約工人錄音、練歌......約『倒』為止!

認識很多本地獨立樂隊,他們在求學時期最為活躍,出身後練團時間大減,不久更以解散告終。當然我們現在認識的大部份獨立音樂人,都是長年在工餘時間創作,但對於本身音樂投入度不高的工人們,要聯絡他們來練習和錄音(還要與一眾「素人樂隊」夾時間),相信也是很不輕鬆的工作。

廣告

「對!非常困難!解決困難的方法只有一個,就是不斷打電話,約『倒』為止。」職工盟教育幹事何偉航以確定的語氣說出難處,還有樂處。

「錄音的趣事是有的,例如一班保安工會的工友,第一次『專業地』錄音,他們均表現得相當興奮。有些工友還要求周博賢『單獨』為她錄音,過程都幾搞笑。」負責監製的本地創作人周博賢在另一訪問中說過自己主要參與「品質檢定」的工作,而實際地參與錄音、部份歌曲的編排則包括仍未算太出名的多支「素人樂隊」及職工盟成員。

這種合作模式,聽上來也如同約工人練歌般需要人力和時間,那到底,當初是如何促成周博賢、工會、工友與職工盟的合作呢?「幾年前,有一位來自社運樂團的主音,她是馬尼拉人質事件其中一位生還者。她將一筆賠償捐助去職工盟,希望職工盟能協助製作一隻關於工人的唱片。」職工會聯盟籌款主任吳智健回答。

《野火》之生

但是,當時職工盟沒有製作唱片的經驗,所以就暫時閣置這個計劃。後來,何偉航在兩年前的碼頭工潮事件中,認識了當時探望碼頭工人的周博賢,「初時只是希望他寫一首關於碼頭工人的歌,後來與他提起有筆捐款做唱片,自去年開始就落手執行。」

「(我們)先與周博賢商討怎樣將手頭的舊工運歌『翻新』,令其流行度加強;之後與聯絡工友及樂隊,商討每個工友的故事背後辛酸,如何與歌曲配合;又或先與工友溝通,就他們的故事寫了首新歌。」

專輯當中,〈保安員戰歌〉由工友領唱的,其他都是素人們領唱。而創作,包括入詞方面,則由職工盟代表負責。雖然未必首首歌曲也由工人之口唱出,但提供故事藍本的他們,同樣對樂隊的演繹很上心「多數都是1 take (成功錄音),但工友主要圍繞樂隊演繹方面給意見,可能未夠感情(例如〈辛酸〉)、或認為未夠火氣(〈農村包圍城市〉)。」

集結在一起才能找到出路

上述的〈農村包圍城市〉,講的是只有集結在一起才能找到出路。太古飲料工會的布吉曾在電台的《野火》工人聲音專欄中憶述,2003年沙士期間,公司以共渡難關之理由,將加班工資的1.5倍定額減至1.2倍,承諾經濟好轉後取消更改。可惜,難關過後公司便否認承諾,剝奪工友,由何偉航創作的〈農村包圍城市〉,就有著這個意念。

〈坎坷〉及〈未完歲月〉是有著工會成員的樂隊 Little Hope... 及Fantaisa 創作及演唱 。前者圍繞樂隊主音Martin工作體驗寫成。後者則是團隊希望有一首關於「全民退保」主題的歌曲,Fantaisa 將他們過去的英文歌,改編中文,變成現在的〈未完歲月〉。

做到隻狗 做做做做到想嘔

晚晚飲酒 飲飲飲飲大個頭

天光返工 日日做只等放工

終於收工 點解我仲係咁窮  真無用

 

─〈坎坷〉

講散工的〈散工歌〉及抨擊一本地大型航空公司的〈惡晒航空〉是《野火》前已有的歌曲;〈這一雙手〉及〈誰說〉則是社運歌手甘甘過去的作品。「我們希望將這兩首講工人的社運歌改編到更流行,所以揾素人樂隊Azimon 及 Turbulence幫手從新編曲及演繹。......〈這世界決不割賣〉則是以原曲由本地樂隊迷你噪音的主音及結他手Billy 創作同名的。是次收錄的版本,則從原曲概念入手,由另一隊素人樂隊 Speechless 從新創作及演繹。」

何偉航感嘆地道「行業轉變時,為香港默默貢獻的工人的保障及未來,誰去關心呢?」當時,他正在介紹講製衣業問題的〈這一雙手〉。「另外,〈工會人〉談及的是救生員、職系架構及人手問題。」

「下次要包攬其他行業的故事」

何偉航因為2013年碼頭工潮一役而成名,但其實他都有接觸極多其他行業的工友。「其實每個行業都有他們的故事。不是以故事數量劃分、區分的。只是我們平時好少留意他們。舉例,若碼頭工潮沒有發生,香港人也不知道碼頭工人有很多故事,是嗎?」

今次《野火》的歌曲題材包攬了保安業、航空業、救生員業、飲食業、製衣業的情況,可以想像,還有很多行業是團隊仝人想寫入去、但未寫到的行業,還有很多。「其實都有少少遺憾,今次沒有外傭的故事。」

「而且迪士尼(員工)工會有工友原來很喜歡唱歌,但今次沒有機會參與或分享。還有巴士車長、郵差等,其實還有很多行業都值得講。」

看來下一張《野火》如果出現,題材還有很多。

後記:

《野火》專輯的宣傳照片發唱片封套,上面有著感覺很鮮明的黑白照。照片很有氣勢,惟黑壓壓的視覺效果與過去的傳統工運宣傳品的風格很不同。

吳智健回答,「Stanley(何偉航)本身想到〈野火〉作為大碟的名字,之後設計師開始考慮呈現『野火』的狀態。他們設計出唱片背片是一班工友遊魂的狀態,喻意很多工友在沒有被組織起來的時候,每個工人都是沒有面孔,唾頭喪氣的情境。有工會的組織下,每個工友都充滿自信的樣子,抬起頭,在漆黑的幽暗環境中發出光芒。」

「另外,設計師認為,火最高溫的顏色是藍藍地,偏暗的,所以整個塊封面都是灰暗,喻意工友的『怒火』很『熱』。」在受訪、錄音、辦分享會與月中音樂會的工作之中,我看到這份與工人一起爭取的熱心與熱火。燒下去吧,支持工運的朋友們。

活動詳情:

野火燒不盡 春風吹又生

演出單位(排名不分先後):Little Hope… 、MUSZE、Fantasia、Azimon、Speechless、stereo is the answer、Turbulence
嘉賓:重D音、Boyz Reborn

音樂監製:周博賢
日期:2015年8月16日 (星期日)
時間:晚上八時正 演出開始
地點:西灣河蒲吧(香港西灣河聖十字徑 2號 協青社賽馬會大樓一樓;港鐵西灣河站B出口)
票價:$80 (屬會會員買2送1)

活動event page

 

作者 facebook PageOne Band One Day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