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評少女控男友強姦案(二):隱藏的熟人強姦

2016/8/25 — 18:31

本文作者指出,男女朋友之間也可能存在強姦行為。(資料圖片)

本文作者指出,男女朋友之間也可能存在強姦行為。(資料圖片)

隨著庭審開展,關於少女控告留學生男友在時鐘酒店強姦案的報道陸續而來,更多案件細節被媒體披露。[1]

必須強調,案件審判結果未出。但筆者留意到,有部分網民認為,男女朋友之間不存在「強姦」。又有報道指,女事主曾向酒店冷氣維修工哭訴被男友強姦,維修工便說,報警可大可小,認為「宜家呢個年代邊有得威脅?」[2]

廣告

種種言論表明,社會部分人士存在這樣一個誤區:以為親密關係里不存在強姦行為(認為強姦罪的主體不包括男友和丈夫),以及不了解女性面對「熟人強姦」時所產生的恐懼和無力,認為她們大可以反抗,而她們沒有反抗,沒有反抗便不算強姦。

有見及此,筆者認為有必要簡介「熟人強姦」的概念,簡單論述「熟人強姦」同非熟人強姦一樣,都是強姦行為。

廣告

大部分強姦行為發生在熟人之間

所謂「熟人強姦」(Acquaintance Rape),是指這種強姦行為的受害人與犯罪人互相認識。(受害人與犯罪人通過某種社會聯繫認識對方,參見Acquaintance and Date Rape: An Annotated Bibliography)。這種關係包括很廣,從第一次在聚會中認識,到婚姻關係,都可算作Acquaintance(熟人)。約會強姦(Date Rape)是熟人強姦的一種,指受害人與犯罪人處於約會的關係狀態,包括第一次約會到穩定長期的親密關係。

面對熟人強姦,受害人可能因忌憚與行為人的關係,比如行為人是具有權力的一方,或行為人以關係威脅自己等,而選擇不做出反抗。行為人也可能因此沒有使用暴力手段。近日在中國大陸發生一單著名的懷疑強姦案[3],女實習生控告其記者導師強姦自己,稱自己已表明不願意,但面對導師身份的被告,她頭腦空白,害怕導師的身份和權力,也難以相信導師會做出這種行為,於是沒有做出什麼反抗行為,甚至「不知道那就是強姦」。

在八十年代前,「熟人強姦」一詞出現甚少。諸如「約會暴力」、「約會侵犯」、「男性在約會關係中的性侵犯」(male sex aggression in dating relations)等用語是文獻中較多被使用的。直到八十年代末Mary Koss進行了首次大型的關於大學生性侵行為的科學性調查,「熟人強姦」的說法才開始進入公眾視線。根據此項調查數據(對象為來自32間高校的6159位男女學生),Koss得出結論之一,是84%的性侵受害人都認識侵犯他們的行為人。根據Koss主導的另一調查數據[4]同樣得出(對象為3187位女性大學生,其中489人是強姦受害者),85%的強姦受害者遭遇的是「熟人強姦」,而其中25%的強姦行為人是casual date(暫譯未穩定的約會關係),35%是steady date(穩定的約會關係),11%是配偶或其他家庭成員。可見在當時,超過八成的強姦行為發生在熟人之間,其中有三成五發生在長期穩定的情侶關係中。

大部分強姦行為發生在熟人之間,這一說法同樣得到近代權威調查數據的支持。根據1992年美國National Victim Center的調查報告(Rape in America: A Report to the Nation)[5],75%的強姦行為發生在熟人關係里。根據美國司法統計局2014年發表的關於1995到2013年期間大學生年齡層(18-24歲)女性受強姦及性侵的報告[6],發生在熟人之間的強姦及性侵佔比78%。

可見,大家聽聞甚少的「熟人強姦」,其實佔強姦行為中的大部分。所謂男女朋友間「怎麼可能有強姦」,這種說法從事實上就被推翻。

男女朋友之間也存在強姦行為

除去上述數據,筆者再通過簡單論述,解釋為何男女朋友之間也存在強姦行為。正如筆者已在《評少女控男友強姦案(一):去時鐘酒店不等於同意發生性關係》[7]中說明,現代性罪刑法大多承認及保護人的性自主權,而「同意」(Consent)(不能違背個人意志)正是性自主權概念的重要組成。現代法律關於強姦的定義,大多強調違背女性意願這一點。因此,男女朋友的關係並不影響強姦行為的成立與否。「同意」是判定強姦行為最關鍵的一環。

有觀點可能認為,根據社會文化,男女朋友的關係確立,是對性行為作出了一種不明言的「同意」。這種觀點是落後和站不住腳的。

第一,男女朋友的關係確立就是「同意」了性交,這在法律上是沒有得到支持的。剛才已說過;

第二,從所謂的社會文化來看,成為情侶就相當於「同意」對方(尤其是男性)對另一半進行性行為,這種「社會文化」,正正是多年來傳統性別文化對女性物化的遺毒:同意和一個男性成為情侶,就相當於同意對方任意處置自己的身體,這種想法將女性視作歸屬於男性伴侶的物品。男性在性事上不用再在意女性伴侶的意見,這正是毫不尊重女性作為一個獨立個體的做法;

第三,有人可能說,如果女性也覺得在情侶關係中,男性伴侶是「屬於」自己的,也覺得自己可以隨意碰對方,這是否也物化了男性?筆者的回應是:認為對方是「屬於」自己的,自己可以不顧對方意願觸碰對方身體和進行性行為的這種愛情觀,的確就是一種物化伴侶的愛情觀。戀愛的二人并不是對方的財產,沒有誰有權任意處置對方的身體,不尊重對方意願,不論男女。

又有觀點可能認為,若然將男女朋友間的約會強姦(Date Rape)也入罪,那便會減少情侶間性行為的樂趣,例如男性可能要更加小心,不能忽略對方意願,也要弄清楚對方口中所說的不是否真的是不。

對此,筆者回應:如果將Date Rape入罪將會減少的性樂趣是指違背女性意願而強行與她做愛,那麼,這正是將Date Rape入罪可為女性帶來的福祉:讓女性的意願在親密關係里得到更好的尊重,保護女性性自主權不受侵犯。Date Rape入罪,是將那些本就是強姦的行為入罪。某些所謂的情侶間性樂趣,若然是違背女性本人意願,那便只是男人自己的樂趣,建立在女人的痛苦之上。

再者,不要說僅僅是男女朋友關係,即使結了婚,仍然存在「婚內強姦」的行為,仍不能任意忽視結婚對象對性行為的意願。這在不少現代性罪刑法中都是得到支持的。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內,在不少國家的法律中,丈夫強姦妻子是有豁免權的。在17世紀的英國,Hale大法官就在Pleas of the Crown中明言,丈夫不可因強姦妻子而獲罪,因為結婚就是一種同意和契約承諾,即妻子對丈夫作出了不可撤回的性的承諾。[8]然而在1991年裁定R案的判定中,實際已否定了這種所謂的丈夫豁免權。在美國,到1993年,所有州份也都相繼取消丈夫對妻子的強姦豁免。

由以上論述可見,男女朋友的關係,根本不影響強姦行為的判定。若女友不同意,這種違背她意願的性行為便是強姦。約會強姦、熟人強姦,並不因為犯罪者是男友或其他熟人,而抵消這性行為的強姦實質。

 

參考資料:

J. Dziuba-Leatherman, J. S. Denziel, S. K. Ward, & C. L. Yodanis, 1994: Acquaintance and Date Rape: An Annotated Bibliography
M. Koss, 1988: Hidden Rape: Sexual Aggression and Victimization in a National Sample of Students in Higher Education, p. 3-26 in Rape and Sexual Assault II, edited by Ann Wolbert Burgess. New York: Garland Publishing.
K. Painter, 1991: Wife Rape in the United Kingdom
冀祥德, 劉科科, 2001: 對婚內強姦的理性分析與思考

注:

[1] [2] [3] [4] [5] [6] [7] [8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