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評語失「中」:教育商業化的另一面向

2016/4/7 — 6:34

【文:栩晉】

眾所周知,「德育」為五育之首,更是通乎「智」、「體」、「群」、「美」而用之的關鍵,而為能準確反映學生的心性發展,「評語」實肩負着重要的作要。程頤曾言:「不偏之謂中,不易之謂庸」,認為為人者必須秉持正道行事,是其是,非其非,不偏不倚方為「中」;堅持正道、擇善固執方為「庸」。因此,「評語」非僅為教師的一面之詞,而是教師透過觀察學生的日常言行和心性品德,再秉持客觀、公正的心而寫成,因此「中庸」正是「評語」的必要因素。

話雖如此,「中庸」亦不是鐵板釘釘,不容違逆的。「時中」講究原則性與靈活性的調和,亦即教師在決定評語時,除了秉持「中庸」的原則,根據學生的言行品性,秉筆直書之外,仍需顧及實際情況,如面對特殊學習需要的學生,自當「手下留情」;面對心存改過者,更當加以鼓勵。所謂以「時」達「中」,其可貴正在於其合情、合理,既體現了教師對學生的深入了解和體諒,亦反映了師道尊嚴和專業判斷。

廣告

一直以來,筆者均眼見不少同工均抱持以上準則,完成教師的志業。但直至近日,筆者終明白「中庸」已非至德,「評語」已然失去其光環。本學期中,筆者覺察到某同學於小休時間,往洗手間吸煙,又得悉某些同學違規離校,故按指引,將事件向該班主任及負責社工如實回報。後因消息洩漏,筆者頓成眾矢之的,被受罰學生群起而攻。

最後,經班主任及調查後,居中指揮及興風作浪者竟為一直隱身幕後,並未直接參與行動的班長。據消息所指,班長此人善於挑撥離間,樂於引發師生矛盾,以謀私利。加上,該班惡行昭彰,且毫無反省,故引來校長關注,並直言再犯校規者,將直接開除學藉。

廣告

直至學期完結,筆者填寫該班評語時,依然秉筆直書,是其是,非其非,遇心存悔過或受群眾影響者多網開一面,「因時行中」;班長及另一帶頭滋事者則據「中」而書,仔細描述其言行,以警其行,戒其志。然而,當評語上傳不久,校長即往教員室與筆者商議,認為筆者所寫誠為事實,但鑒於評語應具「正面成份」,並從「教育意義」下筆,故勸筆者更改評語。最後,筆者唯有屈從。

平心而論,「評語」失中絕非一件小事,因其代表師道尊嚴的淪喪及專業判斷的無力。究乎全事底蘊,筆者以為這實反映「教育商業化」不獨影響教育政策及教育生態的發展,更代表了另一面向─「德育」的侵害。

首先,商業化的環境,致使學生被視作貨物,教師則為推銷員。眾所周知,推銷員大多報喜不報憂,極盡「隱惡揚善」之能事。誠然,此舉放於商埸、職場或為不得已之舉,但學生絕非貨品,其言行不獨代表其個人,更影響學校聲譽及社會利弊,絕不能等閒視之。但「商業化」卻促使這荒謬的發生,並嚴重損害教師的尊嚴,讓社會進一步懷疑教師的判斷。

接着,由於學生得不到正確評語,將失去改過遷善的機會。所謂「知恥近乎勇」,正確的評語能讓學生面對最真實的自己,聞過即改,知善則行,這亦是訓練學生成為有承擔、有勇氣的公民。此外,「偏聽則暗」,評語的失中更可能給予學生錯覺,以為「錯即是對」、「惡亦為善」,不獨不會心存悔改,更可能變本加厲,喫重扭曲其價值觀的發展。

最後,由於「善」「惡」錯位,可能招致道德虛無的情況。評語失中經常體現於「語言藝術」,如將「惡劣」寫作「不足」或「有待改善」、「粗鄙」則被當作「率性之舉」或「文雅不足」。但稍經邏輯訓練者,皆深明其中的差別,這絕非正確的用法。對此,筆者以這全因有人不知「多元視角」實為使人從更廣闊的角度思考及分析,從而得出更全面及立體的答案,以為自「好」視之,則萬事萬物皆為「善」,完全混淆了多元視角的真義。長此下去,由於「善」「惡」混同,致使學生視「惡」為「善」,倒「善」為「惡」,更可能釀成道德虛無的局面。

教育是「十年樹木,百年樹人」的志業,除卻講究時間的付出,其深意實更注重當中的專注和堅持,唯有「直道而行」方能種成參天大樹。所謂「防微杜漸」「評語」雖小,效用卻大,故筆者希望藉此文鼓勵同工能恪守其份,將最真實、最寶貴的教育獻與社會,以壯其盛,綴其華。

 

作者簡介:香港大學中國歷史研究文學碩士、浸會大學中國語文、文學及文化文學碩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