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評《精神病大流行》「書摘」之三 — 有副作用而服藥的原因

2016/12/4 — 10:00

Canned Muffins / flickr

Canned Muffins / flickr

上篇講及幾種精神科藥物可怕之處,本篇將會講述為何病人仍然要食藥。由於不熟悉美國情況,我會以香港作例子。

首先,服藥原因當然是有病,然上篇已然言及副作用的可怕,而今天藥物亦不是唯一治療方法,還有職業和認知行為治療,電療更有了幾十年,而且上述三種,皆無藥物副作用,但醫護與病人,仍然選擇藥物,是現實使然。

不止吾等病人不喜歡藥物的副作用,連亞洲(不止香港)的精神醫學權威李誠教授,也指出認知行為治療比血清素更好。然而,認知行為治療通常起碼十節,每節一小時左右,見私人心理學家每分鐘收費,即使非牟利的健康情緒中心,一節也近千元。半年一節幾乎不可能發揮作用,要有療效,多數要一個星期一節,低下階層根本不可能負擔。

廣告

還幸我城還有醫療保障制度,但見政府的心理學家,先要醫生轉介,而醫生轉介,必要條件是先經過藥物治療,到一定劑量仍沒有療效,才會作出,而由登記到見心理學家,起碼等待半年。

問題來了。之前說過,連亞洲最權威學者也認為認知行為治療比藥物更好,而且,十多節治療便會康復,而服藥動輒數年,而且起碼數星期才有效果出現,要試數種藥物才成功是等閒事,而且一個月藥錢已經超過一節治療,但為何醫生寧願先用藥物無效,才考慮轉介心理學家,豈非自相矛盾?

廣告

關鍵原因是,第一,治療要頻繁請假,不是每個病人工作都容許。第二,政府沒有足夠心理學家(事實連醫生也缺乏)。此之所以,醫生只好先用藥物治療。

職業治療原因也大同小異。基本上,一星期可以做五天半,但大前提是先辭去工作,而且不是一兩星期見效。

至於作者指美國病人因為不想工作拿救濟金(例如租金補助)而繼續服藥。對此,不止作者,我也要對譯者強烈譴責,作者是專寫精神科故事的記者,譯者是精神病醫師、心理學家,一定知道藥物副作用。上篇文章已描述過副作用的可怕,但他們沒有舉出一個不少藥也有的男人最痛副作用——性功能障礙,俗稱不舉。除非真的有病,沒有一個男人肯繼續吃下去的。

即使沒有女朋友或老婆,我想問所有男讀者,你們願意為了每月不勞而獲一筆比月薪多一點的救濟(指美國情況,香港傷殘津貼少得可憐),而冒不舉的風險嗎?答案必然是否定的。如果有另一半,幾乎肯定會離婚或分手。為了區區救濟金而拿自己下半身幸福開玩笑,是沒有可能的!患思覺失調症的美國數學家 John Nash 不肯服藥的原因之一,便是不能行房。

的確,我見過「職業病人」,視醫院為天堂樂土,一住十幾年,而且單單傷殘津貼便儲了十幾萬,但個案不是證據,他們只是少數中的少數。

 

作者沒有可能未看過文獻,不知精神科藥物會對大部分男人造成不舉作用,用大篇幅描寫 Olanzapine 這種沒有性生殖障礙副作用的藥物講出風涼話原因,相信是 cherry picking 。在此,我要以最強烈措辭譴責作譯兩者,他們比社會上任何一個污名患者的人更可惡,對患者的毀謗抹黑,是不能原諒。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