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評《精神病大流行》「書摘」之二 — 不告訴你的藥物副作用

2016/12/3 — 10:00

via pexels.com

via pexels.com

上篇講解患者人數爆炸性增長原因,本篇會講述文章對金普薩 (Olanzapine) 有恐怖描述。毫無疑問,糖尿和膽固醇升高等都是有客觀研究作基礎的副作用,作者沒有說謊,但精神科藥物隨時過百種,作者單單舉該藥副作用立論,難免有以偏概全之嫌,而且, Olanzapine 為第二代抗思覺失調藥物,零五年已經有較小副作用的第三代 Aripiprazole 出現,為何作者偏偏拿上一代來嚇人,在下不得而知。

如果要嚇人,我想講另一種叫 Alprazolam 的安眠藥(鎮靜劑,其實兩者是同一回事,只是早晚使用分別),所以舉它為例,因為它和所有安眠藥效果差不多。此藥在血清素出現前,被用作治療情緒病,但和 K 仔(氯胺酮)一樣為第一類毒藥,比 Olanzapine 更成癮,而且耐藥性驚人,即起初兩粒,跟著要三四粒,然後不停加,有病友甚至加到日服數十粒才繼續有效果出現。此藥現在仍有使用。

第二種叫 Chlorpromazine ,這是比上面 Olanzapine 更舊的抗精神病藥,為第一代,可怕之處是皮膚會變深,吾等華人會變成純種黑人般顏色,而不是正常游泳曬成的啡黑。還有就是和所有第一代抗思覺失調藥一樣,會伸舌和反眼。

廣告

我亦想講一個笑話給大家聽,十多年前,我見藥盒貼有毒藥字眼,嚇了一跳,早晚不能安睡,便詢問護士,他神回覆:「我們醫管局開所有藥也是『有毒』的,因為西藥必然有副作用。」

作者對 Olanzapine 副作用論述是事實,但對於沒有受過藥性教育的普通人而言,會嚇破膽,他們很多連安眠藥與鎮靜劑、消炎與止痛藥,為同一種類也不知道。

廣告

醫生開藥會權衡利害,以病人利益為大前提,兩害取其輕。上述 Alprazolam 例子,病人日吃數十粒仍然要求增加份量,醫生一定會拒絕再加。原因是死人的話,醫生麻煩會不少。

對於第二代精神科藥物,我不是說風涼話,因為我也吃過。今天醫管局政策為「兩舊一新」,我反而是「兩新一舊」,先用 Olanzapine 和另一種,過後體重暴增,腰圍達 45 吋,更有糖尿病和高血脂,最後醫生轉回舊藥,體重才下降。

每個人的受藥性也不同,有的人對一種藥物的最低份量也受不了,但卻對另一種藥最高份量應付自如。醫生開藥前,必定評估過病人歷史,例如藥物敏感、家族遺傳病等。

全世界也有醫療事故,但醫生必定不會故意醫死人,因為即使聆訊無罪,也很難再行醫。第一,公私營醫院會為了聲譽不敢再請他。第二,理論上可以自己開診所,但今時不同往日,只要 Google 一下,所有相關新聞,一目了然,根本沒有人再信他。即使醫生想陷害病人,但還有護士把關,曾跟護士朋友打趣說:「如果醫生叫你打空氣進我身體,你也不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