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詳析 2016年《施政報告》中學部分

2016/1/15 — 10:41

教育局施政報告記者會(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教育局施政報告記者會(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文:盧日高 @進步教師同盟】 

特首剛發表的《施政報告》,關於中學教育有兩個焦點,分別為延長「三保」措施,因縮班而出現的超額教師保留期增加兩年到2017/18年度;以及,宣布下學年開始將現行的「高中課程支援津貼」及「生涯規劃津貼」整合為常額教席,令中學常額教席增加約1000個。

廣告

延長「三保」,暫時止咳

面對學生人口減少的情況,不少中學面對縮班的的問題。2012年教育局提出「保學校,保教師,保實力」(「三保」措施) ,如學校因縮班而縮減編制,超額教師可保留一年。其後措施將保留期延長為三年,至今年《施政報告》再延長多兩年,總共五年。表面上是一延再延,但其實2006年教育局推出的「穩定教師團隊的配套措施」,超額教師保留期便是五年(立法會CB(2)205/08-09(01) 號文件) ,讓學校有足夠的空間調節人手。而「三保」措施當初只保三年,已經被人指為縮數。如今延長保留期到五年,總算與過去教育局措施看齊。無可否認,措施對縮班的學校而言,有舒緩問題的作用。

廣告

雖然班級編制暫時不減,但基於部分弱勢學校的初中編制教席是以成績稍遜的學生人頭計算,這些學校由縮班開始已經在削減編制人手。因此,若當局真的重視經驗教師面對失業而造成人才流失的問題,筆者建議教育局參考一直以來資助小學處理超額教師的做法,例如共享教席、辦學團體調配超額教師、停薪留職等安排(詳見教育局通函第34/2015號),達致真正的保留實力。

津貼變常額,虛招一晃

至於兩項津貼變常額,筆者估計執行方法可能有二:第一個可能是將「高中課程支援津貼」班高中相等於0.1教席的現金津貼(以一所12班高中的學校計,撥款額約65萬),併入高中班級編制,令高中教師與班級比例由現時的2.0比1上調至2.1比1;另外每年向中學發放約54萬「生涯規劃津貼」轉變為一個編制「額外教師(Additional teacher)」,兩者合共為2.2個常額教席。另一個可能是將兩項津貼取消,轉為提供兩個編制「額外教師」,比現時津貼額更少。

目前兩項津貼合共約119萬元,大約可以聘請4位新入職的文憑教師(CM)。如學校將其中兩位合約教師轉為常額,同時意味令另外兩位合約教師失業。學校人手將更加緊拙。筆者估計不少學校會選擇凍結新增的常額教席,繼續領取津貼聘請合約教師。結果,合約教師問題延續。

對教育局而言,《施政報告》的安排卻有三個好處。第一,2016年政府各部門將一刀切削減資源1%;在此背景下,教育局並沒有增加額外資源就可對外公了增加了常額教席,不花錢就可對外聲稱解決問題;第二、宣布增加常額教席後,如何編排人手的難題就交由學校「閣下自理」,轉移合約教師問題的矛頭;第三、業界一直要求教育局重新檢討班師比例,如將「高中課程支援津貼」併入編制班師比例,教育局便可聲稱「做咗野」。教育局虛招一晃,根本在耍太極。筆者憂慮,中學教育界的問題只會越積越深,但業界反而更難要求教育局作出改善。

教育的重要程度不及「一帶一路」

歸根究底,現時中學面對的困難由教育改革開始經已累積,而政府一直貫徹始終,頭痛醫頭,腳痛醫腳。不願正視教改為教育界帶來的生態改變,堅持在教改前的人手結構下小修小補。例如2005年《施政綱領》曾有意將教師職位全面學位化,以符合現實,並提升教師專業地位。可是十年又過去,中學仍然有15%教師屬非學位教席,脫離現實,導致教師之間出現同工不同酬的情況,折損前線士氣。

另一方面,政府推行新高中學制的其中一個目標,是提供均衡而寬廣的高中課程給學生,讓學生多元選科。去年新高中課程中期檢討,教育局更建議學生在主修科外選讀三個選修科。可是面對學校縮班的壓力,弱勢被迫裁減老師導致選修科的選擇減少,能力稍遜的學生失去獲得多元選科的機會,影響學生發展和造成教育不平等。對此,教育局一直視若無睹。

梁振英曾經提過,教育是投資而不是開支。可是香港的教育經費佔政府經常性開支由2000年的24%,持續下跌至2015/16年度佔公共開支總額的16.7%。佔國內生產總值(GDP)比例由2000年的4.25%跌至現時不足3.5%,遠低於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 平均4.56%的水平。觀乎今年《施政報告》提及「一帶一路」的頻率比「教育」還要高,可以充份反映在梁振英眼中,教育的重要程度不及一帶一路。怕且要香港教育有救,先決條件是梁振英不能連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