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認清《檔案法》和《資訊自由法》!

2018/12/28 — 16:25

香港前途研究計劃製圖

香港前途研究計劃製圖

大家知唔知到《檔案法》同《資訊自由法》兩者嘅分別呢?法改會宜家做緊有關法例嘅立法諮詢,不如就等我地介紹一下呢兩條法例同埋當中要注意嘅細節啦!

其實《檔案法》及《資訊自由法》主要關注檔案唔同範疇嘅事務,《檔案法》主要集中規管政府點樣「建檔」,由開檔、將檔案移交到檔案館,以至決定銷毀或保存檔案,都係《檔案法》關注內容。

相反,《資訊自由法》主要係用來保障市民知情權,包括規定政府幾耐要公開資料、以及要求當局必要時喺考慮「公眾利益」下公開保密檔案。兩者都係缺一不可㗎!

廣告


無「法」無天!

廣告

我哋瞬間看地球一下,就會發現全球其他地區都有就檔案管理及資訊自由立法,除咗英國、美國、瑞典等歐美國家外,新加坡、澳洲、南韓、台灣等亞洲國家亦有訂立《檔案法》。

而香港,就係少數沒有任何法例規管檔案管理嘅地區,現時只用行政指引,管理檔案相關事宜,由於沒有法律效力,所以即使無論指引寫得如何「強制性規定」,亦不能確保政府部門一定會遵守相關指引要求。

根據申訴專員公署 2014 年調查報告更點出,香港檔案管理機制現有「多宗罪」,包括「沒有獨立顧問機構」、「部門可以漠視要求,不將檔案交給檔案處」、「檔案管理指引只規管兩個公共機構」、「保密檔案只須局方單方面評估,便可拒絕公開相關檔案,毋需任何獨立機構去核證」、「電子檔案管理只聞樓梯響」等。

所以話,香港處理檔案嘅機制真係大把嘢要改善啊!


全球一覽!

外國《資訊自由法》立法,往往係因為政府施政時,拒絕向公眾公佈資訊,令保密性凌駕於公眾知情權,不利公眾向政府問責,為咗確保公眾嘅知情權先促使到立法。

例如,紐西蘭 70、80 年代推行「Think Big」經濟發展計劃,大規模向外舉債,用作投資能源及基建產業,計劃雖然聲稱「公眾利益」為依歸,但現實是出現超支、成效不似預期。

當時民間有好多聲音要求官方對事件問責,但係因當地的《官方機密法》禁止官員未經授權公開內部資訊,令民間無法索取資訊,於是促成民間要求訂立《官方資訊法》,保障公眾知情權之餘,亦令政府運作更開放、透明及具問責性。

《資訊自由法》其實可以提高政府施政透明度,例如英國在 1966 年進行「Fulton Report」,檢視政府部門施政效率問題,當中點出行政當局應減少「不必要的保密性」(unnecessary secrecy),以增加最終決策的質素(註一),事實上有研究已經指出,《資訊自由法》有助增加政府透明度及問責性(註二)。

《檔案法》同《資訊自由法》就係保障資訊公開既「兩位一體」,外國有不少例子是設立《檔案法》之餘,亦需要訂立《資訊自由法》去保障市民知情權。


社會與法例

從各地案例可見,《資訊自由法》其實是打破政府資訊封閉的良方,隨着香港政府推出更多千億大白象工程,由高鐵、沙中綫、三跑到東大嶼都會,我哋其實必須一套保障公眾知情權的《資訊自由法》,先可以防止政府繼續黑箱作業。

 

註一:Fulton Report(1968)
註二:The Impact of the 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 in the UK(2013)

解密過去 ? 重掌未來
? 捐款支持
? 研究成果
? 計劃詳情
? instagram
? 聯絡香港前途研究計劃

香港前途研究計劃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