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誰來拯救我們的上一代

2015/8/3 — 14:01

劉遵義 ( 圖片來源:中文大學 )

劉遵義 ( 圖片來源:中文大學 )

【文:夏水】

我寫這篇評論,就是因為膠…劉遵義,君子坦蕩蕩,在這個講真話要受處罰的社會,我覺得自己好有勇氣。劉教授非因內子、又非因港大副校長而寫的文章,真箇擲地有聲,一眼就從港大亂局中看出香港不會有前途,香港並非所有人準備好接受民主政制的結論,真知灼見可謂慧眼識新星,一睇,就知你係冚……

都開宗明義了,堂堂學者前大學校長,說年輕人需要「被教導」,這跟擅長身教的成龍說中國人要「被管」的,都是同一種套路:你張開咀,我灌你吃。我一直以為,年青人需要的是「教育」,套劉大教授的說法,就是「保持謙卑,試圖從這些不同的觀點處學習」,怎料原來是一氣貫通,由上而下直壓,才是努力挺著頭閱畢,不意外,翻來覆去,不就是下一代有問題嘛,三天五天,不是某人力資源顧問說甚麼九十後工作態度欠佳,就是某位因為佔領而被引出來的大作者說青年用手提風扇吃不得苦。年青人,行出街就是社會原罪,又不讓座,又說粗口,連樹根叔也肯肯定要查找他們是否影響市容。

廣告

既然說到下一代不知禮不知恥,那上一代又如何知禮知恥呢?譬如說:

一、有班據說很有學識,得高望重的人,集體作錯了一次決定,結果將責任全數推到一個老人家遲到身上

廣告

二、有間學校發生意外,有人死了,後來發覺原來校譽大過天,謊言滿天飛,連打一通電話的氣也沒有

三、有高官好像連聆聽的胸襟也沒有,開口就是「講完」,然後還有好些上一代經典金句,諸如「收皮啦!」「世上其實老婆仔女不賣,都沒甚麼不賣得」「廢墩」「我冇講過話我冇僭建」之類。多知恥而有禮,不是嗎?你以為衣食足,知榮辱?衣食最足的那些,才最無恥。若說小混蛋是被寵壞,那這批生得逢時的大混蛋老混蛋,自己佔據了舒適的高座,高高在上的意圖控制每件事,傲慢乖張表露無為,對下一代的自由和權利完全不尊重和關切,只看到自己眼前利益和權力,從中環金鍾一條馬路到與上大人的更緊密合作,能賣的,就賣,能剝削壓搾的,就絕不放過。

上有好者,下必有甚焉者矣。夾在中間的既得利益上代人,更叫人心寒:「別搞事吧年青人,管好經濟才是大道理!」「新一代年青人就是不及我們,想當年呀…….」「你唔好出去佔領呀!無左份工點算!」「我唔講政治,你俾我有餐安樂茶飯就夠!」「搞亂香港做咩,你買唔到樓係你能力不濟」……

要講道理?去試試跟私煙白頭佬之流對話吧!你會忽然明白,人生有些時間實在不值得虛耗。實在很抱歉,經過這些日子,我實在不能夠,也不知道應該如何教育和拯救我們的上一代,如果我們的上一代仍然高傲顧我、不知禮也不知恥,別說前途,香港今天就可以完結,因為每分每秒,上一代都將我們的將來出賣透支,換取他們今天的金與權。

可是,上上一代人要嘛作了古,要嘛噤了聲,又有誰可以叫拯救殭化的上代人?這,才是叫人絕望的問題。楊牧說:原來我們的焦慮來自一種僥倖生存的、很壞的感覺,活着卻沒有盡到活着的責任,下一代人面對上一代人要堅負這種「教育」責任,如何不焦慮?

題外話:劉教授你那些有趣例子可謂「神展開」,我就略過不談,但你說到「民主管治體系成功的一個前提是,需要全面接受法治,而非選擇性接受法治。」劉教授,「需要直正聆聽每個人的意見及要求,而非假意諮詢,選擇性斷章取義」這個前題,你又有否曾經考量?

 

作者簡介:八十後,窮得只剩文字,存黑心,懷刻薄,說人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