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誰是「狀元」,關我乜事?

2018/7/13 — 14:33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雙重標準,似乎才是香港的核心價值。例如,我們一直跟年青人講什麼「求學不是求分數」,到了 DSE 放榜日,媒體卻會抓住那些所謂「狀元」訪問。既然求學不是求分數,那些所謂「狀元」和得分比他們低的考生,又有什麼區別呢?點解要訪問他們?說到底,香港本來就是十分重視公開試成績吧?既然如此,我們便不要再講什麼「求學不是求分數」了,這是詐騙。

另一個使人費解的地方,便是:誰是今屆 DSE 「狀元」,其實關我乜事呢?他們想報讀些什麼科,又關我乜事呢?我又不是他們老竇老母,我跟他們非親非故,我有需要知道誰是今屆DSE「狀元」嗎?難道他們成了 DSE 「狀元」,我會加人工?樓價會跌?港鐵會減票價?公屋輪候時間會縮短?通通不會。既然如此,傳媒為何要煞有介事的報導給我聽?

用「熱血時報」網台總監黃洋達最愛講的口頭禪,所謂「狀元」的報導,根本沒有公共性 (publicness) 。他們考到「狀元」,他們報讀什麼科,只會影響到他們的個人前途,頂多影響那些「狀元」的家人,又或者他們本來所讀的中學母校。其他人,包括其他同屆的考生,也包括你和我,誰人是「狀元」跟誰人昨夜夢遺一樣,都是關仁隱事。傳媒硬是要跑去報導,原因只有一個,便是:無嘢搵嘢報。

廣告

有人說,那些「狀元」報讀某些科,反映出社會的「人力資源錯配」,我聽完不禁失笑。那些所謂「狀元」又未投身社會工作,算個屁的「人力資源」?況且,誰能知道那些「狀元」報讀完醫科後,將來不會成為大國手?讀完法律,將來會成為終審法院大法官,最終作出一些有利於社會的裁決?你憑乜斷定這是「人力資源錯配」?

更重要的是,任何一個智力高於八十的人都知道,一個人在大學讀哪一科後,不代表他/她將來必定找一份跟他學歷相關的工作。要說「人力資源錯配」,有什麼比一個細個志願是做中國首名女太空人,成了所謂「狀元」後跑去讀法律,最終竟然跑去做什麼「香港小姐」?要說「人力資源錯配」,又有什麼比法律畢業生,跑去參加 2015 年區議會選舉,在輸掉選舉的同時,差點搞到某名「才子」的隱形左派身份暴露?

廣告

總之,所謂「狀元」想讀乜,其實也是沒有什麼公共性可言。或者記者們都知道,誰人拿「狀元」公共性太低,於是近年開始要所謂「狀元」搞政治表態。說到這裡,又有一個問題:所謂「狀元」又不是選議員,又不是選特首,他們手中一點公權力都沒有,他們的政治看法,又關我乜事呢?你問這些問題,跟問他們莫三比克現時的執政黨叫什麼,其實又有乜分別?

說到訪問所謂「狀元」,有一點不得不說:「狀元」作為一個中文名詞,本義是古代科舉制度裡的殿試一甲第一名,由於唐代殿試結束後,閱卷大臣將取錄名次交到門下省,再由門下省寫成狀子進呈皇帝,排在狀子的頭名稱作「狀頭」,後來「狀頭」又含訴訟原告人一義,於是改稱「狀元」。總之,「狀元」從來只有一個,報紙說什麼「九個狀元」,簡直是狗屁不通,足見今日媒體的中文水平,真是越來越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