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誰為大學霸王餐付代價?

2018/12/12 — 12:31

幾十年來,我的生活及工作都與大學有關。除了在前線工作那四年多,由讀大學開始,到後來進入學院教書,這麼多年來,都沒有留意過有類似這樣的告示貼在教職員的餐廳,印象中這是第一次。仲要貼到周圍都係。收銀阿姐都話真係有礙觀瞻。

學院應該是自由的地方,除了學術及思想的自由之外,也盡量避免有太多清規戒律,要盡量給予教職員及學生自主自由,從而建立一種多元的氣氛,也從而培養自律能力。但這種自由的氛圍,當然要有適當的自律作配合。應該這樣說,這方面的問題一向都不太大,當然會有人做壞規矩、破壞規矩,但這些都只是極少數,學院內的氣氛也會制約了一些過分及明顯不恰當的行為。學院應該是社會上其中一個最自由的地方,也同時應該是最能彰顯社會價值及規範標準的地方。

因此,大概兩個多星期之前,我無意中聽到教職員餐廳的侍應哥哥及阿姐談到有很多人吃霸王餐這個問題的時候,我感到有點愕然。真的從來未聽聞過。

廣告

我習慣回到大學之後先回辦公室處理一些要盡快解決的事,九點過後早餐人潮過去,我才會一個人去理工那個叫「茶室」的教職員餐廳吃個早餐。多數是只自己一個人,吃早餐後再坐一會看看書,我很享受這一種獨處。那一次,坐在最旁邊的位置,無意聽到餐廳職員談到這個問題。

離開往收銀處付錢時,也看到在收銀處旁邊有一大幅寫着叫人記得付款的告示,便順便問一問收銀的阿姐。阿姐說,一天可以被人走幾十張單。真的很愕然。兩位阿姐異口同聲說,自從把職員餐廳放寬讓研究生也可以使用之後,情況便惡化。她們甚至一口咬定,很有可能與那些非本地學生有關,甚至是教職員也有份。我不知道這個說法是不是帶有偏見或誤判,但她們一整天坐在那裏,就是有這個印象。

廣告

點餐之後,服務員會給顧客一張付款單據,離開的時候便拿着那單據往收銀處付款,多年來都是這樣了。有時同一枱每個人都可以要求一張獨立單據,本來AA制也甚普遍。但當顧客往收銀處付款的時候,收銀的阿姐根本不會預先知道是一個人統一付款還是各有一張單據。據他們說,就是這樣出事。大枱一台可以是七八個人,有時個個都是獨立單據,可能就有幾個人排隊付款,另外兩三個就若無其事地離開,要去到從系統中結算才發覺走了單。

那天聽到這件事,其實也沒有放在心上。幾天後出席電台的節目,客席主持是在城市大學專業學院工作的一位朋友。錄音之後閒談時他告訴我,原來宿舍都有類似的問題。有學生會把房間內的獨立電錶非法調校,到某個位便會減慢甚至自動停下來,變相是偷電。他說每年暑假宿舍退房之後,都有好幾十個房間要找專業的技師來重新修好電錶,但這樣的事已經持續發生好幾年了。

我不知道這樣的事是巧合還是反映校園風氣的敗壞。但情況確實顯然比過往嚴重及普遍。本來也不打算要說什麼,但這天下午,我一如既往在中午飯高峰期之後,才去到茶室吃下午茶當午餐,坐下來就發現那張提醒要付錢的告示已經貼到每一個座位旁邊都有。是情況進一步惡化嗎?侍應哥哥告訴我,問題還是持續。而且餐廳的負責人還作出決定,如果有人走單,就要收銀的阿姐填數。

部份服務員及負責收銀的阿姐當然更是憤憤不平了。她們根本沒有可能事先知道那些人是獨立付款,那些人是整體一張單;也沒有可能在有人排隊付款的時候阻止其他同枱或似是相識的人離開,早午餐繁忙的時間就更是如此。但這個時段,就是走單問題最嚴重的高峰期。她們還告訴我,就剛好在下午茶那個時段,就走了一張30多元的單。

我沒有問過,但估計她們應該不至於要拿最低工資,但應該未必去到樂施會倡議的每小時$54.70元的「生活工資」水平。如此說,以後只要再有一人走單,她們起碼就有三刻鐘要白做了。如果一天走十多張單,他們就要變成做義工了。

又要教職員餐廳的經營方式不能像快餐店一般先收費後取餐,又要擴大對外開放,讓研究生及其他人都可以使用,又有如此的付款方式。如果上面談到的不是偶然的現象,而真的是社會風氣使然,甚或是大學校園的自律氛圍不保,要收銀的阿姐或其他服務員負上全部責任又是否公平?只能慨嘆,基層的打工仔,往往是最沒有議價能力的一群。

我常常覺得香港社會正在由上至下走向「失範」。一個社會沉淪至走向「失範社會」,往往是由一些大家都曾經確認過的標準被侵蝕開始,也往往是從一些應當作為社會典範的人越來越不憚於無恥開始。當法律、行政規範及基本的行事標準都不斷被破壞;當處於廟堂之上的達官貴人高官政客都越來越無恥;一些哥基式的政客,明明是鎅票可以厚顏說是爭民主;越來越多人搏懵,不浪費每一個搵着數的機會;那些北方的高層領導、高官、官二代、富二代的虛偽咀臉又是那麼理所然;一間大學的一個小小教職員餐廳出現更多吃霸王餐事件這樣的事,其實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不應該特別令人錯愕。可笑的可能只是我自己,我竟然會為茶室出現那一張以至那好多張付款提示而感到錯愕。

吃霸王餐的可能還是會繼續飽食遠颺,做老闆做管工的也可以找最無辜的前線員工為損失填氹。估不到社會風氣敗壞,校園自律氣氛的破落,也要他們這群最沒有議價能力的基層打工仔負上代價。

其實誰不是在付出代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