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誰與年輕人為敵?

2019/6/11 — 10:12

6.9 大遊行

6.9 大遊行

百萬遊行之後有人留守至夜深,再演變成警民衝突事件。警方資料顯示,被截留搜查人士三百多人,當中十六至廿五歲年輕人佔八成。看見這百分比,心裏不好受。因為想到有不少以前教過的學生現在正值這年紀,而我現在的豆丁學生轉個頭就十幾歲。每見到年輕人上街用有別於我習慣的方法在街頭抗爭,我都會提醒自己絕不能輕率批判或輕視他們的行動,因為他們都可以是我過去、現在或未來的學生,他們亦可以是任何一位爸爸媽媽的心肝命定。

面對年幼的孩子,我們教導他們要找尋自己的夢想啊!要有擔當,做個勇敢的人啊!要是這是我們誠心所願,就請不要替這些期望加上註腳。可以頗肯定的是,孩子長大後對夢想、承擔和勇氣的實踐,跟我們的理解和期望會是完全不一樣的。當他們的想法與行動跟我們的背道而馳便唾棄指責,這種輸打贏要的態度其實很野蠻,怪不得兩代間總有隔膜。我們可以做的並不是用一把來自古代的尺去量度一套現代的標準,而是要去嚐試理解這一套新的標準。

記得梁愛詩在佔領期間説過:「怎放心二十年後將香港交給年輕人管?」我提醒自己,如果有一天,我開始看年輕人的動作不順眼時,我其實已踏上一條自己曾經鄙視的路。請撫心自問,自己有在五十步笑百步嗎?

廣告

即使不認同年輕人的行為,都可以給予一點空間與信任,用不著衝出來劃清界線再順道踩兩腳,你不去嚐試理解不要緊,這邊便沒有你的事,戰場很大,返回自己舒適的小宇宙繼續發光發亮就可以了,不要成為令下一代對未來心死的幫兇。

一百萬人遊行的確振奮人心,使我們覺得不孤單。何韻詩說得好, Hongkongers will not let our city go down without a fight 。其實就正如你眼見有人快要跌倒,本能反應都會立刻扶他一把。走在街上流點汗沒有什麼好誇,那只是我們的本能反應而已,事實上,沒有這種本能反應的才怪。換言之,我們當中沒有人的頭上頂著光環。同路人之間沒有高低之分,誰也沒有輕視誰的資格。

廣告

處於下風的這場硬仗已進入倒數,相信大家都收到大小群組發起的呼籲及行動邀請,這正正是自由意志的好,我們為達成同一目標,可以按自己能力意願,沿著不同的路徑而走。遊行的確看似徒勞,激進抗爭也未見成效,但那天每個人的參與其實是對守護家園的一個承諾,以後無論路多艱難、終點有多遠,都要一呼百萬應。

原刊於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