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談教會的實習關係

2015/11/5 — 11:45

【文:陳韋安】

實習神學生是教會很特別的生物。

他/她是一個好人。你大概可以信任他/她,也可以交託他/她負責一些事。不過,最大的問題是,他/她就好像外星人一樣,時候到了,他/她就要離去。一年之後,幾許風雨,情同手足,最佳拍檔,無論如何,還是要走。甚至,這生也不再有機會見面。

廣告

任何行業都有實習生(Intern),醫生、設計師、建築師等都有。所謂「實習生」,就是打正旗號來實習,實習完結,大家相約飲杯酒,有緣再見,不帶走一點雲彩。只是,唯有教會的實習生比較奇怪,因為牧養關係從來都不存在實習的回事。最少,愛是沒有實習的。牧養從來都不可以假戲真做或真戲假做。

回到聖經的基礎。究竟聖經有沒有與「實習」有關的經文呢?很遺憾,我找到這樣的一句:「若是雇工,不是牧人,羊也不是他自己的,他看見狼來,就撇下羊逃走;狼抓住羊,趕散了羊群。雇工逃走,因他是雇工,並不顧念羊。」(約10:12-3)當然,(大部分)神學生都很可愛,他們都不是狼,也不是雇工。只是,教會的實習關係,往往間接讓一位打算學做「牧羊人」的神學生扮演了「雇工」的角色。這不是很諷刺嗎?明明打算來學做牧羊人,最後卻參加了一個學做雇工的課程。

廣告

雇工與牧羊人有甚麼分別呢?在雇工眼中,「羊」是他牧養事業的踏腳石。牧養只是練習工具、成長過程、訓練機會。羊不是雇工的終極關懷。相反,在牧羊人眼中,羊是他的一切,牧養本身就是他的終極目標。雇工把羊建立在他的牧養事業之內;相反,好牧人卻為羊捨命,捨棄自己,羊就是他的事業。

我再強調:神學生都是好人,問題只是實習關係讓他們幾乎人格分裂了——恍如一個好牧人置身於雇工的制度中。不過,很抱歉,我實在想不到有甚麼更好的取代方式。畢竟,實習仍然是很重要的;同時,實習生仍然會離開的。對於這窘局,我想起《男兒當入樽》(Slam Dunk)漫畫的經典片段:故事末段山王對湘北的比賽,主角櫻木花道受對他的教練說:「老頭子,你最光輝的時刻,是全日本時代嗎?而我呢,就是現在了。」

是的。對牧者來說,每一個事奉時刻都理應是最光輝的的時刻。每一隻羊,都是最重要和最寶貴的。牧養沒有所謂「實習」,因為每個星期的「實習」,其實都是整個人生事奉的高峯。雖然實習只有一年,但它仍需要以一生的態度來面對。神學生,好好預備每個星期的實習,因為它不是將來牧養的準備,它本身已經是真正的牧養。

 

原刊於《時代論壇》 「時代.粉紅」專欄及神學是粉紅色的秋 theologia autumnitas rosea est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