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談讀經營

2016/3/21 — 11:47

圖由作者所配

圖由作者所配

這大概是我的問題——我從來都不知道怎樣準備一個讀經營。

回到香港以後,間中會收到教會邀請帶領讀經營——通常是公衆假期,早上九時到下午五時,中午兩個小時休息,整日長達六個小時的讀經營。事先聲明,我過去主領讀經營的口碑不算差。不過,坦白說,至今我仍然掌握不到「讀經營」究竟是甚麼。所謂「讀經營」,當然不只是「讀經」,這是可以肯定的。讀經營,我想,大概就是以聖經某一書卷作主題,弟兄姊妹濟濟一堂,一同留心細聽講員整天講解。不過,究竟讀經營是聖經教導還是講道呢?這個倒是我一直從心底裏面的困惑。

六個小時的聚會不簡單。

廣告

當然,如果讀經營只是純粹教導聖經的話,六個小時的講授不算很難。最少,以神學院三個小時一課的單位計算,六個小時的講學不過是兩節課而已。讀經營不算吃力。問題是:讀經營純粹只是教導聖經嗎?卻不盡然相同。教會往往期望讀經營不僅是聖經知識的學習,更期望一點屬靈餵養。所以,就此而言,讀經營理應比較像講道聚會吧。

但是,如果讀經營是講道聚會,預備連續六個小時的講道卻是毫不簡單的事。最少,按長度而言,六個小時的講道等同於十二篇三十分鐘的主日講道。以一篇三十分鐘的講章五千多字來計算,十二篇講章就是六萬多字——這已是一本書的長度了。

廣告

或者,讀者會好奇問:預備讀經營,聖經講解再加一點講道元素不就可以了嗎?或者,將一篇普通的講道加長一點不就可以了嗎?或者,讀經營一定需要寫全稿嗎?這也正反映傳統教會對講道的假設:認為講道就是講解聖經加上生活例子。所以,講道就等同於聖經教導加上一點應用。難怪有人會覺得講道可以不用寫完整講章,或者覺得準備讀經營是容易事。

講道是一門藝術,每一篇講章都是一篇獨立的信息——有佈局,有鋪排,有起伏——務求在三十分鐘以內將上帝的道理有力展現。貴精不貴多。因此,講道不是純粹「有趣一點的教導」。當然講道有教導成份,但是講道肯定不只是「解經」加「應用」。

試想想,若然講道是一道精心泡製的菜式,那麼,長達六個小時的讀經營可以比喻作甚麼呢?我會覺得像個免費任吃(All you can eat)的廉價自助餐——但求分量夠,款式多,不求細緻,直接講解,手到拿來就是吃。我要強調,如此方式仍然是有營養的。不過,教會長期如此,講道就永遠停留於大鑊飯層次、純粹醫肚的質素了。

我要再強調,讀經營不是一個問題。它卻反映出教會的講道問題。



(原載於《時代論壇》「時代.粉紅」專欄)

原刊於神學是粉紅色的秋 theologia autumnitas rosea est - 陳韋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