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談遺憾與永生:從《羅生門》這首歌說起

2015/7/24 — 13:53

簡單的說,《羅生門》是一段有關遺憾的故事。一個男生帶着過去感情的遺憾十年。

為甚麼是遺憾?因為遺憾是不能改變的過去,並在這不能改變過去的基礎上建構虛幻的未來 — 嘗試幻想 “what if” 這問題。我們對遺憾並不陌生。我們常常遺憾 — 遺憾自己沒有付出時間,遺憾自己一怒之下做錯事,或者,遺憾自己根本沒有做任何事。然後,對於這不能改變的過去以及不能實現的未來,我們只能在當下遺憾。我們只能回憶尚未犯錯的過去,以及從而想像另一個不能發生的未來。這不是盼望。這只是個虛假的想像。

基督教神學似乎比較少思考「遺憾」這概念。教會主要關懷「錯誤的人」如何得救,不太關懷「錯誤的事」如何復原修補。我們相信十字架赦免人的罪,卻沒有想過因罪被搞歪了的事如何能夠復原。因此,罪被赦免了,人也認罪了、懺悔了。但是,赦罪、認罪、懺悔通通都不能把已經發生的遺憾事修補。新的事情也不能取代舊的事情。因為世上有許多事,發生了,就已經發生了;做錯了,就已經做錯了;失去了,就已經失去了。所謂「覆水難收」,就是這個意思。因此,遺憾的過去幾乎是永恆的,因為已經發生了的事就如永恆般的永存。不能被改變。

廣告

難道我們就這樣進入永生嗎?試想想:如果我們帶着過去的遺憾進入天堂,那麼,這已發生不能改變的遺憾豈不是變成永恆了嗎?難道我們在天國只是喝孟婆茶般把遺憾事忘記就可以了嗎?不。忘記不是解決遺憾的方式 — 它或者可以主觀地忘記遺憾,但事情同樣沒有/不能改變。

然後,我們問:上帝如何處理世上一切的遺憾事呢?我會說:這仍然是救贖論的問題。不過,這不是赦罪的問題,而是赦罪後關乎何謂「永生」的問題。莫特曼(Moltmann)認為,永生不是純粹死後的生命,或者與此生無關的第二生命。永生,作為過去不再過去,未來不會未來的時空,它是一個遺憾被征服的地方 — 或者說,它是一個真正能夠改變過去,開創未來的地方。「與上帝在一起的人,不單重拾他生命的最後一刻,而是他整個生命歷史 — 不過,是一段復和了的、重拾公義的、被醫治的、完全的生命歷史。」永生是一個讓你把做錯的事重新做好,未做的事繼續去做,不完全的生命再次變得完全的地方。

廣告

這是基督教的永生盼望 — 不只盼望永恆的生命,更期盼遺憾事的圓滿。

誠然,我們不能確保自己這生沒有遺憾。從不可能。有人說:「行動吧!不要叫自己後悔!」這是過份簡單的看法。因為,許多時候,遺憾事也有可能因着選擇行動而產生。因此,無論是行動或不行動,都可以造成遺憾。不過,面對遺憾,我們不是束手無策,我們仍有盼望。這是永生的盼望。

因此,無論是冰島或是福島,都是正確的 —
福島的死亡,讓我們脫離遺憾的回憶與虛幻的未來。
冰島的復活,卻是我們重新再來的機會。
這冰島,不是人的虛幻想像,而是永生。

【靈修習作:聆聽《羅生門》再多一遍,想像眼淚與遺憾都被抹掉了的永生】

 

原刊於神學是粉紅色的秋 theologia autumnitas rosea est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