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請不要讓「師資培訓機構」淪落為「職業訓練所 」!

2015/9/7 — 11:27

資料圖片 ( 圖片來源: http://startupstockphotos.com/ )

資料圖片 ( 圖片來源: http://startupstockphotos.com/ )

 筆者曾任職「師資培訓機構」,對於培訓老師的工作有深厚難捨的感情,也有一定的執著和成見。  如今多所大學都設有教育系,提供不同形式和內容的教師專業培訓課程,包括:學士、碩士和博士的本科課程,以及教育文憑(Postgraduate Diploma in Education)課程,學員修畢後便取得教師專業資格。 近十年以來香港教育環境愈趨惡劣,職場教席空缺縮減,造成僧多粥少的時勢,不少年輕教師入職無門,漂流無根,或者只能屈辱的接受那些巧立名目而實質剝削薪酬的教學職位。  面對如此嚴峻和殘酷現實,為甚麼本港大專院校「師資培訓機構」見識淵博的學者,以及位高權重的主管,沒有就不利於教師專業發展的情況,義正詞嚴的向政府當局提出強烈意見? 也並沒有為他們培養出來而受到不公平對待的畢業學生發聲支援呢?

「師資培訓機構」在本質上和取態上應該有別於「職業訓練所 」。 「職業訓練所 」合格畢業的學員原則上已經學會和掌握所修讀的知識和技能,理論上便可以即時進入職場,投身相關工作,開始其正式職業生涯。 可是,教師的專業成長過程是漫長而持續的,筆者早前曾撰寫〈「教席合約化」對教育本義的沉重打擊〉一文,扼要指出教師專業的發展特性:「……一位合格完成師資培訓課程的教師有了教育專業知識和技能的裝備,仍須累積教學經驗才能有效發揮所學。 ……一位教師獲聘教席進入課堂接觸學生之後,才是教育生涯的正式開始,而且必須走過一段少則三年長則五年的日子才能穩妥的成長。……剛剛畢業的教師必須面對學生,透過教學互動的關係,認識他們的需要和特性,增刪潤飾教材內容, 反覆採用不同的教學策略,驗證教與學的成效,在回饋反思中適當調整,才能漸次達致有效的教學成果。……」。

嚴格來說,「師資培訓機構」的專業責任,並不是在學員畢業領取了文憑高唱驪歌後便功德圓滿,隨即撒手不管。 「師資培訓機構」的培訓人員具有專業的識見和承擔,理應充分掌握和持守專業師資培訓理念,想方設法提供和保障畢業學員機會在往後的三至五年內,實踐驗證所學,以及教學相長和學以致用,這正是師資培訓入職的首要階段,其後積累經驗繼續發展,踏入另一個鞏固階段。 筆者當然明白,這是政府當局,特別是教育局,不可推卸職責,必須制訂相關的聘任新教師政策和措施方面予以配合。

廣告

但是,「師資培訓機構」的學者,必須義不容辭的以其專業身分向教育當局進言和分析利害關鍵,並促使教師培訓工作朝著穩定方向發展。 舉例來說,「教席合約化」衍生的「合約教師」問題已嚴重影響到教師專業團隊難以持續發展,釀成斷層危機和傳承交替失衡。這是關乎香港教育的問題,我們絕對不能掉以輕心。  那麼,為甚麼「師資培訓機構」的學者專家對畢業學生的慘況困境視而不見? 為甚麼 「師資培訓機構」的部門主管對政策失當所造成的貽害漠不關心? 難道他們只曉得躲藏在象牙塔上埋首研究工作? 又或者他們怯於政府當局掌控大學資源的權勢,未敢得頂撞罪當權貴而不得已噤若寒蟬?

師資培訓的專業工作是香港的教育大業,旨在培養和鞏固素質優良和有效服務社會的教師專業團隊。  教師工會為教師權益所扮演的抗爭角色,往往被政府當局抹黑污衊,以至被社會人士錯解誤判,以為維持教育環境的穩定和教師專業的保障,只不過是教師飯碗口腹之事。  假若「師資培訓機構」的教育學者和主管只是獨善其身,不能發揮其專業力量,督促政府當局制訂和推行健康有效的師資培訓政策,那麼,恐怕「師資培訓機構」只是在營運謀利,更會降格淪落為「職業訓練所 」,對香港教育發展的貢獻只不過是頒發蓋上認可資歷印章的一紙文憑而已!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