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請放過孩子

2017/11/24 — 17:46

小孩子(資料圖片)l Pedro Pimentel @ flickr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小孩子(資料圖片)l Pedro Pimentel @ flickr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文:田心木】

從前唸書時,一班同學四十人,可以有五十多種性格,八十多種面貌:有斯文的、有粗魯的、有恬靜的、有頑皮的、有內歛的、有愛表現的、有呆滯的、有活潑的、有懦弱的、有強悍的、有博通古今的、有目不識丁的、有驕傲的、有自卑的、有慷慨助人的、有吝嗇自私的、有陽光正氣的、有陰鬱怪氣的、有害羞的、有厚顏的…… 各式各樣,你想像到的都可以找到。那時候,我深信「有教無類」是真的。

一間課室,坐滿各樣的人,雖同學之間偶有衝突,但整體還算是和諧的,也是互相包容的。專心向學的要忍受那總愛擾亂上堂秩序的搗蛋同學,強悍的要忍受那些動輒便哭的膽小鬼,頑皮的要忍受那每事必向老師告狀的好事之徒,大家互相容忍,互相包容。這才是社會的縮影,同學們也藉此學會將來在社會上要包容各類人物。那時候,除了成績問題,抑或是嚴重的暴力問題外,成年人一般都不大會干預學童的生活,最多提點他們要戴眼識人,要自愛,要小心,當然少不了要努力學習。

廣告

時移世易,今天,成年人會為小朋友先過濾一下同伴,而這「過濾」也不過是把小朋友在各方面不斷地跟同伴比較。比別人特別內向特別害羞的,會被稱為「自閉」;比別人特別活躍特別搗蛋的,會被稱為「過度活躍」;比別人特別多愁善感的,都會被視作初期的「抑鬱」。總之,只要是與「主流」不走在一起的,都被判斷為各種的症狀,被送往接受各種的輔導,以至各種治療,包括服藥。「自閉」要治療、「過度活躍」要治療、「多愁善感」要治療,以至寫字老是不整齊的要治療、發音不準的要治療、閱讀速度較其他同學慢的要治療、跳得不比別人遠的也要治療。只要小朋友與別不同,就是他的錯、他的病、他的罪,就要被糾正、被治療、被隔離。聽起來這不是很「中世紀」嗎?

今天的成年人要活潑的小朋友,但活潑得來卻要能在一聲令下,就乖乖靜下來,馬上放下手上的玩具,自己坐到一角靜靜地看書,也要能在另一聲令下,迅速放下看得津津有味的書,即時跳出來蹦跳。同時,成年人也要文靜的小朋友,但文靜得來又要隨時隨地都能面帶笑容地、毫無懼色地、主動地、爽朗地和任何一個由成年人指定的陌生人打招呼寒暄甚或即席天才表演,但又要懂得不能跟任何一個沒有由成年人指定的陌生人說話。不管活潑的、文靜的,都要面對這些矛盾的處境,為的是不被成年人標籤某種症狀,送去治療。究竟,誰較應該被送去接受治療呢?

廣告

小朋友的群體,本應是多元的,整個群體仿似一個海膽的形狀,向四面八方伸長出不同的尖刺、稜角,每條刺,每隻角,都代表這群體內某個人之一項特點,可是現在,成年人就用各樣的工具、手段,去把這些尖刺拔走,把所有稜角磨平,使這群體由一個海膽的形狀,塑造成一個沒有刺沒有角的球體,為甚麼要這樣做?我思前想後,唯一能想到的,是為了他們能容易掌控,操作這群體,使教育「更有效率」。為甚麼要「更有效率」呢?甚麼又是教育的效率呢?同一套方法同一套教材只要說一遍就令更多小朋友接收到(先不管明白與否)就算是高效率嗎?減少課堂上維持紀律的時間就叫高效率嗎?孔子不是主張「因材施教」的嗎?原來,一直高舉孔聖人提倡的「有教無類」、「因材施教」,在今天的香港,全都只是口號而已。或者會有教育界人士,甚至家長,走出來告訴你:「就是因為要因材施教,所以那些與別不同的人,最應該被聚在一起,移到別的學校,由別的人去教。我的學校呢,不適合他們了,他們也不適合當我們的同學。」這就是成年人的虛偽。

好了,把海膽磨成一個球體,被壓至成年人理想的平庸的形狀,就好掌控了,以後就一切好辦了。班內各人都是一式一樣,大同小異,各人的不同之處要用放大鏡才可看出來。但是,最諷刺的地方來了,成年人卻又希望自己的小朋友鶴立雞羣,要突出,於是就想出「資優」這玩意,要顯得與別不同,就要標籤自己的孩子是資優兒,結果你又資優、我又資優、他又資優、某甲又資優、阿戊又資優。磨走了人的不同,剩下了一個平庸的群體,卻又要在一群平庸的人之中找突出的個體,結果得出的是一個個自命不凡的平庸之輩,集合起來就是一個自我膨脹的球體。還有更荒誕的事嗎?為了提供更多資優的標籤,成年人於是提供越來越多的課程,設計越來越多的比賽,以及更多的獎項。而家長們更樂於把小朋友推向各類的課程補習班,參加各類的比賽,只為要成為這群被壓至平庸的群體中較為突出的一個。小朋友被推至一個充滿無日無之且又無聊之極的競爭的深淵,本已深陷生活壓力的成年人更為自己多添一個壓力的源頭。

要注意,我不是說那些一早被過濾、被治療、被隔離的人,就必定是才華出眾的。我要說的,就是因為成年人對小朋友各類不合理的期望,窒礙了小朋友的發展,扼殺了他們無限的可能性,硬要把小朋友套在不合理的模具中,扭曲他們的性情,把所有的小朋友都變得平庸。成年人,害了一代又一代的小朋友。

以我的經驗來說,我四歲才會說話,以單字去回應老師,幼稚園老師考核我時,聽到我發出聲音回應,儘管沒內容,也當我答對了,我兒時沒有多少朋友,不與人交談,基本上只和我媽及姊姊說話,我只喜歡一個人玩,時常呆在一角把玩具車排列好,或定神看着不斷兜圈的玩具火車,又或定睛地看着一列螞蟻整齊地緩緩前進。以今天的準則來說,我是活不下去的,應該一早就被踢去接受各類的診斷和治療,「自閉」是跑不掉的,還可能被冠以亞氏保加症,甚或被移送到特殊學校去。幸好我是活在幾十年前,那時一切都比較合理。我與其他同學一同成長,直到今天,縱使我還是不太擅於交談,還是喜歡定睛看着螞蟻整齊地緩緩前進,但我已是一個自信的人,也有專長,而且與人溝通都沒有問題,至少,我相信當你看到這篇文章時,應不會認為我心智有明顯的問題吧。

成年人,試想想,在職場上,你大概也不會強求改變自己去迎合所有的人吧,那麼又何苦為了迎合每一個無關痛癢的成年人而要令每個獨一無二的小朋友變得平庸呢?放過孩子,讓他們發揮潛能吧。

 

作者 Facebook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tinsummu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