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請梁特首不要拿我們基層開玩笑

2016/4/26 — 18:15

日前,梁特首在其臉書提到參與一個商會舉辦的貧窮家庭遊戲(梁振英 Facebook 圖片)

日前,梁特首在其臉書提到參與一個商會舉辦的貧窮家庭遊戲(梁振英 Facebook 圖片)

日前,梁特首在其臉書提到參與一個商會舉辦的貧窮家庭遊戲,在遊戲中,「特首一家」的組別,為一個九千多元的洗碗工單親爸爸養活三代同堂的一家五口時仍有盈餘。在文末,他更指近年綜援個案有下降趨勢 [1]。作為一個自出娘胎至今的基層,我真的覺得他在開一個我們一點都不覺得好笑的玩笑。

首先,九千多元洗碗工空缺確實存在,絕非憑空想像出來。然而,市場上的基層工作,像港鐵沿線的廁所清潔工,只有區區的最低工資,八小時工作才八千五百元。今日上勞工處招聘網站,其他行業如保安員職位,僅達最低工資水平的,依然舉目可見。

而綜援個案之所以減少,根本是有最低工資後,低技術工人工資增加,不再符合申請資格,但別忘記,物價一路在上升,現在旺角最便宜的熟食市場吃一頓飯,也要三十多塊。

廣告

至於經濟日報替他計算的「他們這一家」不拿綜援又可領取到的福利,我想問,有罐頭加即食麵食得飽肚,但眾所周知,這些食物有害健康,普通人一星期吃一兩餐沒有問題,但天天吃,是叫人慢性自殺。小一程度的小學教科書也有教蔬果的重要性,每個人每日必須吸收兩至三份。「他們這一家」是如何計算蔬果開支?叫一個人不吃蔬果而每天吃即食麵,然後呢?是否像台灣法務部長神回:「然後他就死掉了!」

至於出門吃飯根本不可以避免。洗碗工多數老闆包你三餐。至於清潔工,我在行業二十多年,從未見過一間包吃的,有的話,請告訴我,我去應徵。

廣告

帶飯盒回公司用微波爐翻熱不是不可能,但清潔工不是寫字樓文職。我所見的有八成以上清潔部是沒有微波爐供應的,有的連飲用水也要自購,夏季單是飲料一天便二三十元。也許可以自己帶水壺或煲水,但帶著載滿一千毫升水的水壺幹活,根本不方便,口渴起上來,會中暑,不到你不即時買。每年夏季有多少中暑數字?

同據經濟日報計算,「他們這一家」有兩個分別就讀中學和小學兒女,書簿費和交通及上網可以申請津貼,但是吃飯,我任教過的小學,都不會提供微波爐給學生翻熱便當,現在小學是全日制,不會放學生外出吃飯,必定校內每月訂購。這些不可以津貼。校服也沒有津貼,我在校服店買一條西褲上班,也要百多元,校服是連領帶和襯衫及校褸,還要兩三套更換。翻查學生資助辦事處網站,此兩項已不包括,還有課外活動。基層學生不是個個都是資優生,很多需要補習。如果人人不用補習,現代遵理等補習社,早早破產清盤,關門大吉了。功課輔導班是免費,但不是人人申請到。

至於「他們這一家」中的弱智成員用庇護工場人工幫補家計更加是荒謬。沒錯,工場有飯吃,但工資數額,只有區區二十元一日,一個月不到六百塊 [2]

至於申請到公屋,家有老人,應該比我們單身人士快一點,但我有同事差不多情況,也等了六年。最細劏房一個月起碼四五千租金,何況五人蝸居,根本不可能。

最後,是否全家五口,與外界隔絕,斷除六親,與親友永不聯誼,老死不相往來?間中吃一頓火鍋,毫不過份。大排檔的海鮮,五個人約千多元,不是山珍海錯。人皆要有社交生活,不是個個也像特首當選前,多數回家吃晚飯。我計算的毫不過份奢侈。我也沒有計算抽煙等現在上等人才消費得起的玩意。我還未算上很多如便服等開支,「他們這一家」如何有三千盈餘?請告訴我。特首在帖中提到想起小時候基層生活,我不否定,但九千五口有盈餘,我真的是保守地算爆頭也算不到。E周刊算出搞笑版本 [3],但我真的不覺得好笑,我只覺得是在我們基層傷口灑鹽。

注釋:


[1] CY 教你用9千蚊養活一家五口
[2] 庇護工場非正式就業崗位
[3] 【好勵志喎】月入九千養五口 梁振英:「全家」食即食麵有盈餘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