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論新移民對基層工種的貢獻

2018/10/15 — 21:15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政府圖片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政府圖片

早前《立場新聞》一篇〈新移民來港一定等於家庭團聚?我用例子答你〉的文章,作者 Lunyeah 引用過去發生在三名從事基層工種的新移民的不幸事件,試圖證明新移民來港非為家庭團聚,企圖製造敵視移民氣氛、挑動仇恨新來港人士的排外情緒。姑且不評論作者言論會否對事故中的死傷者及其家人的傷害,作者在沒有任何統計數據支持下作出結論,混淆視聽,更值得人深思。任何理性討論,必須以事實為基礎,更不可以片概蓋全,將個別例子視為普遍現象。

作者在文中提及幾位新移民來港從事不同的基層工種,遭遇不幸的經歷,仔細察看,不難發現三位移民背後的心酸和對香港社會的貢獻:

個案一:地盤工輝哥

廣告

第一名個案為從事地盤工的輝哥,喪命的輝哥雖為新移民,年過 60,卻仍然自食其力,與家人不依靠政府援助。他在玻璃幕牆公司做雜工,穿梭於各個地盤工作,負責「搬搬抬抬」及雜務工作,日薪約 700 港元。他約一個月前被調派至大嶼山人工島工作,今日調回到長沙灣地盤上班,詎料送命。

輝哥是眾多新移民自力更生的活生生寫照,即使年過 60,仍選擇從事雜工和地盤等基層工種。根據 2013 年人口政策諮詢文件,有 70% 的新來港人士任職低技術工作。他們填補不少基層工作的空缺,紓緩問題。而僱主對他們工作態度的評價亦很高,指他們因要養家會較勤奮耐勞。沒有這些新移民,香港的街道清潔、飲食服務、大廈保安、地盤建築、老人照顧等都難以運作。根據 2016 年香港貧窮情況報告,雖然新移民住戶的貧窮率(36.5%)遠高高於香港整體(19.9%),但其領取綜援的百分比僅約 5%,可見絕大部份新移民均努力工作過活。

廣告

個案二:港鐵女工娣姐

第二名個案為遭醉酒男推落輕鐵路軌的港鐵女工。引述作者在文中的內容 — 當日《蘋果日報》報道:「娣姐今年 7 月由惠州申請單程證來港生活,現時寄居胞姐家中,靠清潔工作維生,每月收入約 7 千元。」事發時為 10 月,娣姐 7 月來港,就馬上投入到勞工市場,從事港人厭惡的清潔行業,她的個案難道不正是代表香港獅子山下的精神嗎?娣姐這種刻苦耐劳、勤奮奋拚搏、自强不息的精神,難道不值得人敬佩嗎?

作者不僅沒有同情娣姐的遭遇,也沒有尊重她和她的工作。反而僅憑報道中提到娣姐的丈夫在內地工作,在沒有考證的前提下,不知其丈夫是否為香港人的情況下,甚至未搞清家庭團聚的類別,就質疑娣姐來港並非家庭團聚。

事實上,單程證的設立是為中港家庭團聚而設,名額制度由上世紀 80 年代開始設立,1995 年開始,訂一日為 150 個名額,但過去 20 年來,平均每日只使用了約 125 個名額。而每年本港約有四萬多人死亡,新移民來港不足填補死亡人數。一直以來,持單程證來港的新移民,以五類依親名額來港,包括:(1) 夫妻團聚,無依靠年幼子女來港投靠父母、(2) 根據《基本法》因父/母為香港永久居民而擁有居留權的子女來港定居,(3) 年老無依子女來港投靠成人子女,(4) 成人子女來港照顧在港無依年老父母,另外 (5) 是繼承遺產或特殊困難個案,基本上幾乎百分之百都是有親友在港。因此,娣姐無論是通過夫妻團聚或來港投靠父母途徑來港,均屬家庭團聚。

值得注意的是,早年政策規定,申請來港期間已年滿十四歲的港人在內地子女,不可申請來港定居;惟近年內地政策放寬,過去數年這些港人在內地所生的「超齡子女」可申請來港,由於不少已屆中年,因此他們在融入社會確實面對不少挑戰;惟他們亦是在循合法途徑來港團聚,制度應容讓他們自由選擇是否申請來港,當局亦應為擬來港定居人士提供支援。

個案三:劏房租戶周生

第三名個案為早前深水埗大南街劏房發生謀殺縱火兼自殺案,一名 59 歲地盤工人慘遭殺害。《蘋果日報》報道:「周妻表示,與丈夫結婚 20 多年,育有兩名現年 24 歲及 26 歲兒子,兩子在廣州做 IT(資訊科技)工作,而其丈夫原在內地任司機」。作者在未弄清楚家庭團聚的類別的情況下,就開始談起新移民並非真正的家庭團聚,而係利用單程證的漏洞來港,如「假結婚」。

事實上,政府近年來成功檢控的「假結婚」人士並不多,在 2015、2016 及 2017 年,入境處共就 1,542 宗懷疑「假結婚」個案展開調查,共 3,010 人被捕,當中僅有 296 人被成功檢控定罪。除個別個案被判 80 小時或以上社會服務令,絕大部分人被判監禁,刑期由 4 至 24 個月不等。

政府固然需要增加力度打擊假結婚個案,同時香港應爭取掌握申請人資料,增加審批透明度和及早籌劃支援新來港人士。現時內地只會送子女申請居留權的資料予香港入境處審批,或對關係有懷疑的申請送港核對資料。香港政府應要求內地部門增加審批透明度,及早將單程證申請資料提交予港方參考,讓本港預早掌握未來批准來港人口的資料,適時支援日後來港定居的新來港人士。

將社會矛盾劍指新移民不當

現時本港社會因政制、土地、社會福利、貧富分化等深層次矛盾,導致社會怨氣積聚,甚至將問題歸咎新移民,導致討論失焦。政府應極完善各項社會政策、訂立反種族歧視立法保障新移民免受歧視,全力協助新來港人士融入香港。敵視移民氣氛、挑動仇恨新來港人士的排外情緒,觸發種族歧視及民粹主義之風,絕非香港之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