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論朱經緯:香港警察證明「太陽從西邊升起」

2015/8/7 — 10:48

退休警司朱經緯最終會否被起訴似乎又有新變數。據蘋果日報報導,警方向律政司提交報告,指朱經緯當時的行為是「執勤職務需要,以及無特定襲擊目標,認為不構成刑事成份」。按其邏輯,因此朱沒有錯。

不知若果當年我在LLB考試時如此回答,criminal law的下揚會如何呢?

廣告

不敢想像,一位LLB學生在考試時如此回答,他的criminal law會如何下場。

可惜現實往往比幻想出來的刁鑽case study更荒謬,香港人亦往往要花精力證明「太陽從東邊升起」。

廣告

我們就從最基本說起。

首先何謂「執勤職務需要」?常識告訴我們,一名警察在執行職務期間不能隨意使用武力,相關法律依據可見《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101A條,任何人,包括巿民可以在兩個情況下使用武力:(1.) 防止罪案;或(2.)協助合法逮捕罪犯;另外根據《警隊條例》第50(2)條,如果任何人(1.)強行抗拒逮捕;或(2.)企圖逃避逮捕,警方可以使用合理武力,或一切必須的辦法去進行逮捕。但事發時究竟有沒有出現上述法例容許的情況?

那不如回歸「事實」吧。任何人稍為看過當晚的片段,應該可以得出以下觀察:

1. 朱經緯身穿軍裝;
2. 一羣市民從朱經緯面前走過,當中沒有市民在干犯罪案或逃避逮捕;
3. 上述市民沒有人手持武器,亦沒有人以赤手空權襲擊警方或途人;
4. 朱經緯手執警棍;
5. 朱經緯看見上述市民;
6. 朱經緯揮舞手中警棍,期間一名行經朱經緯面前的男子被警棍擊中後頸。

討論(6.)之前,我們大可確定朱經緯正在執勤。但當時沒有任何罪案如衝擊、襲警將會或正在發生,更沒有任何人需要被逮捕,極其量朱與其他警務人員正在控制着人潮。如果這就是他當時的「職務」,警方需要解釋的,是朱經緯當時手執乃至揮舞警棍與其「執勤職務」有何關係。警棍是武器的一種是常識吧,而揮舞警棍則必然是使用武力(除非他在賣藝!)。如果任何市民在街上揮舞雙節棍,就算沒有傷人,他也有可能以「藏有攻擊性武器」被捕了。退一萬步而言,就算警察與巿民的標準不同,警棍也不可能隨意展示吧?再說,揮舞甚至將警棍拍打落途人身上又是否有必要?在缺乏合理解釋下,唯一的推論就是揮舞警棍絕不必要,而且與「執勤職務」無任何關係。

好了,就算我們退一億步同意朱經緯當時有理由揮棍以協助他「執勤職務」,而且必須「棍棍有力」,那是否代表揮棍時只要「無特定襲擊目標」便可逃避一切法律責任?當然不是。普通法之下,罔顧他人會否因為自己使用武力而受傷已經足以構成襲擊,簡單例子是一名大叔在西洋菜街隨意舞刀,除非他缺乏認知能力,否則明知舞刀有機會傷及途人而不顧,最終傷了人便有可能被捕。

而如果朱經緯有意圖襲擊某人以使他受傷,但錯手誤中副車,根據普通法的「惡意轉移原則」(transferred malice)他依然可被控襲擊。

如此簡單的法律與常識,卻花了警方好幾個月作報告,當中的錯誤與反智,其實不用資深大律師也可一目了然,可惜如此一個普通道理,卻要香港人費勁地證明「太陽從東邊升起」。

 

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