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諷刺 • 冷嘲 • 抽水

2015/2/10 — 13:49

魯迅在〈什麼是 『諷刺』?〉一文這樣寫:

「『諷刺』的生命是真實;不必是曾有的實事,但必須是會有的實情。所以它不是『捏造』,也不是『誣衊』;既不是『揭發陰私』,又不是專記駭人聽聞的所謂『奇聞』或『怪現狀』。」

既然寫的是實情,為甚麼叫「諷刺」而不叫「寫實」呢?魯迅這樣解釋:

廣告

「它所寫的事情是公然的,也是常見的,平時是誰都不以為奇的,而且自然是誰都毫不注意的。不過這事情在那時卻已經是不合理,可笑,可鄙,甚而至於可惡。但這麼行下來了,習慣了,雖在大庭廣眾之間,誰也不覺得奇怪;現在給它特別一提,就動人。」

寫得真好。留意,魯迅這裏說的諷刺,主要是指寫文章。諷刺,是文學手法,是「用了精煉的,或者簡直有些誇張的筆墨」,而且「必須是藝術地」,對一件(或一個)「不合理,可笑,可鄙,甚而至於可惡」的事(或人)「給它特別一提」,讓大家重新警覺,不再對這件事(或這個人)麻木地姑息 --- 魯迅說的諷刺能「動人」,大概就是這個意思。

廣告

根據這個了解,諷刺要「動人」才算成功,因此並非易事。我贊同這個了解,然而,魯迅對諷刺還有一個看法,我卻不禁有點懷疑;他認為:

「諷刺作者雖然大抵為被諷刺者所憎恨,但他卻常常是善意的,他的諷刺,在希望他們改善,並非要捺這一群到水底裏。」

有些諷刺作者的確是善意的,但惡意的諷刺作者看來也不少啊!不過,魯迅之為魯迅,自然有他說這話的道理;原來他將諷刺與冷嘲分開:

「如果貌似諷刺的作品,而毫無善意,也毫無熱情,只使讀者覺得一切世事,一無足取,也一無可為,那就並非諷刺了,這便是所謂『冷嘲』。」

冷嘲只是「貌似諷刺」,而不真的是諷刺。魯迅視冷嘲為一種 cynicism 的表現,不無道理 --- 冷嘲的冷,是由於缺乏對人世的熱情;諷刺的背後則不但不是 cynicism,甚至是對世事的關切。這個對比,很有意思,也巧妙地符合了「冷嘲熱諷」一語。

香港寫文章的人有一種寫法,大致是用委婉間接的言詞來作取笑式的批評,被稱爲「抽水」。如果以那些公認的抽水文章為標準,抽水並非魯迅所說的諷刺,因為抽水作者即使未必有惡意,也很難令人相信他們「常常是善意的」、是希望被抽水的人「改善,並非要捺這一群到水底裏」。抽水作者也未必是 cynical,但抽水文章會令一些讀者「覺得一切世事,一無足取,也一無可為」,因而較接近魯迅所說的冷嘲。

另一方面,魯迅似乎認為冷嘲和諷刺的分別只在於冷與熱,而不在於是否寫的都是實情 --- 即使是冷嘲,也不可以是捏造或誣衊。可是,香港有些抽水文章卻是無中生有或製造虛假的批評對象;這些文章,就連冷嘲也不如了。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