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諾獎 • 傑青

2016/10/14 — 11:45

Bob Dylan 與「傑青」黃仰芳。

Bob Dylan 與「傑青」黃仰芳。

【文:卡卡夫(教材編輯)】

有「搖滾詩人」之稱的卜戴倫(Bob Dylan)奪得今年的諾貝爾文學獎,很多人覺得賽果意外,筆者不是文學評論家,不敢評論他的得獎是否實至名歸,但覺得他的得獎對流行文化是莫大的鼓舞。

廣告

在香港,認識卜戴倫的人不算多,但在西方世界,他是殿堂級的搖滾歌手。早在上世紀六十年代,卜戴倫才二十出頭便已成名,成名作是很多人都聽過的Blowing in the wind(不過香港人多數是聽另一民謠組合Peter, Paul & Mary的版本)。這是一首反戰的歌曲,當時美國正陷入越戰的泥沼中,國內種族歧視問題嚴重,加上東西方冷戰,大戰有一觸即發的危機。反戰、反建制、追求男女平權和種族平等成為當時年青人的訴求,這樣的社會環境,為卜戴倫的創作帶來了豐富的泉源。

戴倫的音樂,特別是其歌詞,在西方音樂界和文學界均有極高的評價,筆者不是樂評家或文學批評家,當然沒有資格去評倫這位搖滾大師。不過從卜戴倫奪獎,筆者得到以下幾點啟示:

廣告

其一,一般人認為通俗的東西難登大雅之堂,這情況在香港尤為嚴重,所以你們會見到家長送子女學小提琴、古箏、長笛,而不會見到家長讓子女學電結他。但是由通俗走向典雅,古今的例子多的是,莫札特當年所作的曲子何嘗不是通俗,今天不是已成為古典音樂的典範?因為要予人高格調,所以輕視通俗,這樣反而顯得其庸俗!

其二,卜戴倫和很多近代美國的名人有相同的經歷,就是離棄正統的高等學府去找尋自己的理想;卜戴倫在大學二年級時離開明尼蘇達大學,決心追求自己的民謠搖滾夢。其後的蓋茨、喬布斯等人,不也是和卜戴倫有相同的經歷嗎?反觀香港,年青人以進入本地或外國的名牌大學而奮戰,成績最優秀的年青人不是讀醫、讀法律就是讀環球商管,年青人從來沒有夢,又怎會出現一些改變世界的巨人呢?

其三,如果卜戴倫不反對建制、不追求公平正義,他是絕不會成功的。試想想,若果他是站在建制一面,例如他在歌曲中歌頌越南戰爭,又或支持種族政策,又何來那麼多創作泉源呢?大家可對比當時地球另一端的文藝創作,在火紅的年代中,全是為建制服務的樣板文藝。文藝為建制服務,社會欠缺自由的氣氛,只會把真正的藝術埋葬。

在香港,有人三十歲前供斷一層幾百萬的樓,於是被人視為傑出的青年;地球的另一端,上世紀六十年代一個二十歲的年青小伙子,用音樂和優美的文筆,呼喚了世界,刺激時人思考,為人類的美學拓展了新領域。那一類青年才是真正傑出,相信不用筆者明言了!

 

筆名及作者資料:卡卡夫(教材編輯)

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