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講到粗口 我想起一件往事

2018/1/25 — 1:52

作者想起一位很受同學愛戴,同時也會用粗口罵學生,心痛他們不長進的老師。該位老師,放學時經常與學生一齊打波,也是宿舍舍監,和學生打成一片。資料圖片 l 圖片來源 — 李忠榮 @ flickr  l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2.0 Generic (CC BY-NC-ND 2.0)

作者想起一位很受同學愛戴,同時也會用粗口罵學生,心痛他們不長進的老師。該位老師,放學時經常與學生一齊打波,也是宿舍舍監,和學生打成一片。資料圖片 l 圖片來源 — 李忠榮 @ flickr l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2.0 Generic (CC BY-NC-ND 2.0)

講到粗口,我想起一件往事。

中學要讀體育理論,那時候大家對這科艱澀的理論科都不甚了了,心想考PE,體能好技巧好就夠了,理論佔分不多,所以衰學生如我,大多掉以輕心。

有一次期中考,老師派卷,一班中有三分一都不合格,記得自己係4.5分,但還不是最低,有3分的,有1.5分,大家嘻嘻哈哈,鬥低分不亦樂乎。這時,教PE的老師大力拍枱,然後粗口連珠爆發,怒罵我們。大約有三、四分鐘,全班默然,老師由罵到歎氣,起初是仆街仔,之後是其他助語詞,但當中沒有一句是侮辱我們智慧,或是人身攻擊;全部都是心痛我們的不長進,怨我們不肯讀書。

廣告

這位老師很受學生愛戴(留意,愛戴只可上行,老師校長是愛護學生,萬萬不可愛戴),放學時經常一齊打波,也是宿舍舍監,和學生打成一片。記得那一年,我數學也差,教我的X sir 當眾鬧我,不帶粗言,斯斯文文,但完全是把我貶如爛泥,在同學面前幾乎就想跑到窗口跳下去。有些話,比粗口更難聽,親身經歷過自會明白。

前陣子在報紙上看到爆粗老師,今日早已轉校,原來他之後教的一位學生,就是有份入獄的學生領袖,腦海中就想起這件往事,心裏更加尊敬。粗口是甚麼?可能是日常的助語詞,更大機會是情緒的宣洩,是無以名狀悲憤的出口,正如當日的PE老師,他是恨我們不成鋼,才會痛心又忿怒,說粗口,我們反而覺得溫暖。後來,一班學生在那年的考試都全部及格,他入來派卷時,差點又開心得說了粗口,我們卻今次又是嘻嘻哈哈,卻是鬥高分的那種。其實,一句粗話有甚麼大不了?

廣告

年輕人需要的,正是這種包容,粗不粗口,有甚麼重要?那些道德塔利班將這些粗言無限放大,究竟是真的想把民風重歸純樸,人人出口成文,還是另有政治目的,昭然若揭。

很多上一代人心痛莘莘學子不懂尊師重道,說得非常好,那時老師校長,真心作育英才;可是在當今社會,不少校長肩負政治任務,嘴臉可憎,更多時候是陷學生於不義,然後藉此殺雞儆猴,將教室變成統戰工具。所謂教育,只是自肥而迎合主子,君不君,臣不臣,那師不師,學生又何以自處?未審先判,更加變成慣例,究竟社會上是否有更值得批判之事,無人理會。

今日大聲責罵年輕人的大人們,看看香港社會,比諸舊日如何;看特首高官,其謊言比小說更離奇,比粗口更難聽,其貪婪無異禽獸,社會充斥文謅謅的斯文敗類,怎怪學生們不信任大人?你又教他們如何再如昔日般問禮於老師?

談尊師重道,我對曰有教無類,學生賢愚貴賤,一視同仁,包容才能教化,才是師長應有之道。問心,假如講粗口就停學甚至踢出校,有幾多人真的能畢業?看所謂校長如何處理,自會明白學生為何躁動不安。

 

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