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講壇,你好嗎?

2015/4/9 — 10:52

「崇拜講道沉悶」與「信徒崇拜遲到」這兩件事幾乎已經成爲普世教會現象。或許不是,可能只是華人教會。不知道呢。當然,這樣說其實過於武斷。事實上,並非每個傳道人講道都沉悶,正如並非每一個信徒崇拜都遲到一樣。只是,說這兩件事乃教會常見的狀況,相信大家也不會覺得過分。我曾在面書打趣跟讀者說:

返崇拜前,諗一諗,上個禮拜講道講咗啲咩嘢。諗到,繼續返。諗唔到,一定要繼續返。」誰知,竟收到不少類似以下的回覆:「 諗到,反而唔想番。」

廣告

爲何講道會沉悶呢?是傳道人準備不足嗎?還是因爲事工太繁忙呢?事實上,我認識很多用心預備講道的傳道同工。不過,既然許多傳道人重視講道,爲何講壇仍然荒涼呢?我認爲,教會講道問題的核心,並非個別講道者的操守問題,而是講道方法問題。

華人教會向來定位講道爲「教導」。講道方式多以 deductive preaching 爲主(直接講出要講的道理,再加以說明)。如此講道方式強調權威式的教導:「今天講道有三點,你就學吧!第一點:耶穌是順服的主...」會衆在講道的過程中只充當被動的受教者。填鴨味道甚濃。同時,華人教會往往理解講道爲「講解聖經」。因此,講道者的責任,往往只停留於聖經的講解——講者只要抓住一兩個要點,加上一兩個例子見證,再以「多點靈修」、「要祈禱」、「傳福音」等簡單應用作結,「講經」就成爲了「講道」。如此長年累月來來去去不斷重覆的板斧,信徒怎能不沉悶呢?

廣告

誠然,這種講道方式其實是中性的,它過往亦成功服侍華人教會一段長時間。但是,時移世易,隨着新媒體的出現,現代信徒吸收資訊模式不再是昔日的「聽書講學」。有見及此,因此講道需要強調創新、發掘和思考——近十年許多國外的講道書正正強調這一點。可惜的是,今日仍然有不少人認爲「忠於聖經講解」就是好的講道,甚至認爲任何着重表達技巧、趣味、修辭的講道乃不注重聖靈工作。

怎會呢?從來沒有否定,上帝的話語是講道的中心。但是,這並不代表說教。一篇講章的佈局,每句說話的表達,每個用字的選擇,每個停頓的運用,都是一門藝術。講道從來都不只是道理加上例子。講道就好比一件壽司。若問:「製作一件壽司很難嗎?」「壽司豈不就是一團飯加一塊魚生嗎?」。我要說,說這種話的人,實在是門外漢,絕對不能出於一位專業壽司師傅的口。

好的講道者努力嘗試用不同方式來述說同一件事。

差的講道者無論述説任何事都只是用同一個方式。

 

原刊於神學是粉紅色的秋 theologia autumnitas rosea est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