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講道前一小時

2015/7/7 — 11:10

起初,我以為只有自己才有這個癖好。直到前陣子,我在神學院聽見某位講員分享自己每次外出講道前獨個兒吃早餐的習慣,我才知道,原來不只是我一個喜歡講道前獨個兒吃早餐。

這大概是我每星期講道前的習慣:星期日陽光普照的早上,一個人,提早出門,步出地鐵站,街道卻是反高潮般的寧靜。然後,在講道教會附近的茶餐廳內獨個兒坐着 — 穿着得整整齊齊,短袖恤衫,打着領呔 — 我大概是茶餐廳裏唯一穿着恤衫西褲的人。然後是腸仔剪蛋,沙爹牛肉麵,一杯熱奶茶。吃完以後,卻仍然不願離去,獨個兒在茶餐廳內發呆默想一下。然後,就上教會講道。這大概已經成爲我這麼多年來儀式(ritual)一般的習慣。

廣告

講道前的一小時永遠是最神聖的。

爲何要一個人吃早餐?當然不是為了趕着講章的最後衝刺 — 講章大概已經在昨天晚上臨睡前完成了。一個人堅持吃早餐,其實是讓自己獨處。誠然,傳道人從來都不常獨個兒用餐 — 傳道人的職業大概有一半時間花在與別人用膳的時間上。因此,講道前這一段早餐儀式,大概是傳道人一整星期裡唯一獨個兒吃的一餐。但是,這頓獨處的一餐,卻是非常重要,甚至可以說是他得力的源頭。

廣告

傳道人需要獨個兒吃飯的時候。正如潘霍華在《團契生活》中說:「誰不能獨處,誰就要提防小心自己的團契生活;誰不能身處於團契生活,誰就要提防小心自己的獨處。」 (Wer nicht allein sein kann, der hüte sich vor der Gemeinschaft. Wer nicht in der Gemeinschaft steht, der hüte sich vor dem Alleinsein) 傳道人長期面對不同的人,因此,就在這個主日清晨,他可以好好安靜自己,面對一下自己,好讓自己能夠在講壇上面對上帝、面對更多的人。

這一刻獨處,大概是對講道的一份尊崇。「等不多時,我就要站在講壇上了。很緊張呢。」講道從來都是讓傳道人最費神的職事。我這幾年開始出現白髮,我懷疑有一半原因是出於講章。不過,很有趣,就時間的長度而言,講道其實比任何聚會都短 — 主日學要講一個小時,神學院課程甚至要講三個小時。不過,對我而言,短短三十分鐘的講道,卻從來都比主日學或神學院課堂更感戰兢。講道,仍然是神聖的。因此,懷着這份神聖的戰兢,我就要跑去獨個兒吃早餐了。

究竟講道前獨個兒吃早餐是否已經成爲了一個「行規」呢?我不知道。我只是知道,若一個傳道人覺得預備講道比主日學容易,或者覺得兩者沒有分別,他就有禍了。



原載於《時代論壇》【時代・粉紅】專欄;及神學是粉紅色的秋 theologia autumnitas rosea est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