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講道的美學:一個品味問題

2016/10/3 — 12:50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我又再談講道,是的,講道永遠是個說不完的話題。

這篇文章要指出一點:講道與聽道其實是一個品味問題。甚麼是「講道的品味」呢?讓我們先重溫華人教會如何理解所謂一篇「好的講道」。昔日,教會最原始的標準是「對與錯」。講道乃真理之宣講,因此,所謂「好的講道」就是必須符合真理標準。不過,明顯地,純粹以「對錯」作標準並不足夠,皆因大部分沉悶乏味的講道都是真理正確的;因此,除了「對與錯」以外,後來教會也強調講道的實用性——好的講道需要實用有效地幫助信徒應用出來——這是一種「有效與無效」的標準;後來,隨着教會聖經與神學水平提升,「好的講道」還強調是否具「深度」——講道是否用原文釋經——講道被視為講道者釋經能力的展示。

不過,我要說,一篇好的講道,不僅是客觀的真理性、實用性以及學術性,它更其實是一件主觀的事,並取決於一種主觀的喜好。這種主觀喜好的選擇性,正是我所說的「講道品味」。別誤會,所謂「講道品味」不是要把講道弄成王家衛電影般的「高品味」(雖然我自己很喜歡王家衛)。「講道品味」其實指向一種「講道美學」——「甚麼是美、甚麼不是美」的判斷與選擇——這往往都不是客觀的真理問題或學術問題,而是對信仰的主觀喜好問題。

廣告

譬如說,同一篇道,面對不同屬靈品味的羣體,往往會有不同的後果。更重要的是,這差距完全沒有客觀的對錯或高低之分。這完全是主觀性的美學審視——用甚麼例子,用甚麼詞彙,怎樣思考信仰全都是主觀的選擇與喜好。你沒有發現嗎?通常一個好的講道者,他/她都具備一種對信仰與世界的獨特主觀視野。這就是我所講的品味。因此,若說講道是講道者的反照,講道的水平其實反映自講道者的信仰眼光——這就是我所講的美學與品味問題。

因此,我建議,神學院除了教授神學生基本的講道技巧或神學知識以外,神學院更需要培育神學生的信仰品味——喜歡看甚麼書?喜歡甚麼神學家?喜歡用哪個角度思考世界?認同哪種信仰生活等等——這些都是主觀的品味問題。因此,神學院的任務其實是開拓神學生的信仰品味。

廣告

誠然,講道若是藝術,華人教會就應該重視講道的美學。若說一篇好的講道源自好的講員,一個好的講員其實源自一個好的信仰品味——所謂「信仰品味」,或許就是教會幾十年前所講的「屬靈氣質」。不過,這大概是幾十年前的品味了。別誤會,品味沒有高低之分,卻有時宜之分。

 

原刊於神學是粉紅色的秋 theologia autumnitas rosea est - 陳韋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