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謝建泉醫生:為何大學喜歡公佈畢業生人工,卻不交代他們的留級率?

2016/3/15 — 10:53

【文:朝雲】

11/3 中大 

***

接連有學生輕生,中大哲學系講師陶國璋,特邀謝建泉醫生一起分享。

廣告

謝問在座學生,有沒有誰所讀科目,本非自己心意。沒人舉手,他很安慰,解釋自己學醫,乃因家貧而從母願。

謝進而詢問學生,讀書壓力的源頭。學生說擔心成績差留級,遭同輩遺棄。他指出「怕瘀」是關鍵。

廣告

掙扎了好久,謝決定不公開名字。他有同學留級兩年,一年要當學生會長,一年就是因成績不逮。畢業後同學當過醫管局行政總裁,也是中大的榮譽教授。

謝說自己子女,成績「摱車邊」,欣慰他們沒有繼承父業。女兒須先讀文憑,再入大學,遲了兩年,但她的生活快樂,學有所長,在設計上頻頻獲獎。

若非家庭有經濟壓力,「等你開飯」,他認為大學生多浸淫一兩年,溫故知新,其實是好事。他質疑大學,為何總喜歡標榜畢業生幾威水,拿到幾高人工,卻不交代他們的留級率?

陶國璋解釋:「機密嚟架。」謝認為不妨一併公布,既非壞事,也可以舒緩學業壓力。

***

接下來謝問學生,不開心會找誰傾訴。

只有很少學生舉手,願意和父母溝通。謝慨嘆自己同遇此況,總以為自己得罪子女,其實是子女不開心,但不會向父母透露。

找師長傾訴的學生同樣不多,謝很「安慰」,未至於超越父母。

然而找專業人士,打求助熱線的人更少,後者少至零。謝醫生轉趨嚴肅,認為要向他們反映。

幾乎所有學生,都選擇同儕和同學。謝苦笑:「同學朋友仲親過老爹呀」。年輕人的鬱結,最仰賴朋友去開解。

他提醒學生,肯講就是好開始,最高危的是不願開口,明天看新聞才知道對方尋短。他呼籲大家要留意同學,若對方平時已經寡言,更對本來的嗜好失去興趣,要主動關心對方。

***

謝說自己在中學的成績已屬中上,只有他和另一同學入讀醫科。但到得大學,才發覺自己,是拿不到 distinction 的少數(過去高考等級,由上至下,只有 Pass with Distinction、Pass with Credit、Pass、Fail)。

他問學生,中大最難入是哪一科,學生回答是 Global Business 和 Global Medicine,只收十來人,全部5**(謝不解現在的公開試評級,學生笑著告訴他,現在已不用 ABCD,還有星星)。

「鬼叫你入到大學咩。」謝告訴學生,既能入讀大學,就是和少數精英一起競爭。明白這個事實,便會坦然。

(筆者註:謝醫生點出的,正是「相對剝奪感」和「大魚小池塘」理論,詳見《以小勝大》。)

***

謝向學生諄諄善誘,考試偶一失手,不過是欠考試緣。不過有學生質疑,永遠沒緣份點算。質疑他的女生說到傷心處,哭了起來。

原來她的 GPA 有4.0,申請讀博,但學系卻偏愛優先招收外國人和內地人。

謝為安慰她,說精英畢業後,在職場往往成為「箭豬」,更易受妒忌和中傷。叻人要體察自己長短;還要培育自己 EQ。他有同學暱稱為「大電腦」,過目不忘,但他的口從來追不上腦,而有口吃的毛病。後來他明白自己長短,才能克服。

他道出小時候的最糗的事。強於數學的他從來滿分,為此自負,即使考卷可自由選題,他也會順序作答,不挑題目。但中二的時候,終於在第三題遇上難關,他不服氣,一定要解決它。結果時間不夠,只答了三題而不合格。

家貧的他,父親早死,母親不識字,一再質問他為何不讀書,謝根本解釋不了。從此以後,他明白了無論答題,還是做人,都要揀容易的題目,就可以安穩地過去。

謝說失敗要趁後生,慶幸自己在中二就學會面對挫敗;也遇到一位善待學生的好校長,不介意學生成積差。希望大學的老師,也能夠支持學生。

他著學生用兩張紙,一張紙記下若成績欠佳,有什麼擔憂;另一張紙則記下,有什麼可以補救。

回顧自己行醫,遇到很多臨終病人,謝說可能永遠存在,即使去到最後一刻。唯有死才是關上大門,失去一切機會。

***

陶國璋解釋,自殺者總有自己的理由,所受的苦沉重至無法承受。部份人覺得自殺,才能找到自己唯一一次,顯得重要的機會,以死報復不在乎自己的人。

無論是外人抑或自我要求,完美的追求充斥社會,也是推動人類進步的動力。但我們要接受自己的限制,人的局限與外在條件互相呼應。

他回顧自己童年,有長輩精通古文詩詞,若生於古代,大可得功名而入翰林。但在當世,他的長輩只能當寫信佬為業。

陶援引佛教「不落兩邊」,不宜閒散荒廢;也不宜精益求精,去到成為負累。文學亦提出「存在的擴張」,世界的豐富遠超想像;反面就是羅素所批評的「過度自我專注」,耽溺於自已的問題和處境。要嘗試進入別人世界,生命有很多未知尚待尋覓。

***

講座結束,筆者請教潸泫的學生,她很理解一眾學生的選擇。無論心理醫生還是求助熱線,畢竟是不認識的外人,也在體制以外,只能說片面的事,而難以交心。唯有同學和朋友,是最可信賴,最可傾訴的人。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