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警察對我說:「法律嘅嘢我唔知」

2015/3/8 — 15:42

相片:馬丁 Martin Witness

相片:馬丁 Martin Witness

「長路漫漫是如何走過~寧願讓樂極忘形的我~離時代遠遠~沒人間煙火~毫無代價唱最幸福的歌~願我可」

這三個月,人們營營役役的回到了自己生活的。有人要忘記過去,也有人思念記憶。這晩使我停下腳步的,是一把熟悉的聲音。

他唱完「願我可~」作結後,諷刺的一幕出現。

廣告

兩名警察突然上前,向在銅鑼灣金百利門外表演的香蕉奶說:「先生,見到有人放低十蚊廿蚊比你,呢度唔比行乞㗎喎。而家有人投訴,麻煩攞身分證出嚟。」

「我喺度表演,我無行乞喎呀Sir。」香蕉奶堅持。

廣告

「如果D人唔放低錢,係咪唔算行乞呢?」看見這個情景,我上前問這兩位警察。

「法律嘅嘢我唔知,你自己上網睇,而家我哋只係跟Order做嘢。」其中一位警察對我說。

作為一個攝影師,我並不通曉法律,但我的眼睛和耳朵可以清楚辨識街頭藝人和乞丐的分別。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