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警方封鎖所有撤離路線的目的何在?

2019/7/15 — 17:27

圖片來源: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 Facebook

圖片來源: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 Facebook

今天(7 月 15 日)沙田大遊行,當以為今天應該沒有大事件發生時,警察三大決策問題再次令人感到憤怒及摸不著頭腦。

(1) 和平遊行因警察提早設防線而集結

遊行開始時,市民十分和平,沿途還有媽媽群為市民打氣,準備水、涼茶、寶礦力和退熱貼免費使用。於進入希爾頓中心前只有兩個位置有警察駐守,本以為可以順利完成遊行,但最後在瀝源邨對出十字路口有人群聚集,原來有一批警察因早前零星衝突,竟於游泳池對出提早設警戒線,令市民非常擔心,因而市民選擇從終點折返或停留聚集互相保護。幸好一班立法會及區議會議員在警戒線守護,令遊行人士稍作安心。究竟為何警察要提早於下午 5 時左右便設置防線而令市民提早驚慌呢?

廣告

(2) 全線封鎖地面撤離點

市民早已明白自己手無寸鐵,最終也敵不過警方手持多項武器,所以Be water精神下,大家也會共商撤離時間。可是,這夜不知警方在想甚麼,竟然全線安排大批防暴封鎖所有撤離點,包括游泳池對出、沙田圍河畔橋、天橋往火車站的橋頂和偉華中心對出位置,令在場遊行人士對於被包圍感到非常恐慌,不知防暴何時會驅散市民,同工需要前往不同警戒線提醒警方勿濫用暴力,感謝不少議員也在不同位置,令同工再往其他點。後來,現場同工確認沙田大會堂播放電影的位置「百步梯」已申請不反對通知書,即晚上8時後,市民可沿那方向離開。正當同工打算告知市民有關的撤離點時,市民亦打算慢慢「一齊走」時,竟發現往沙田大會堂方向已佈滿防暴,防暴更突然向前奔跑,令市民立即感到恐慌,繼而將手上的東西拋出,警察當然也非常恐懼,但他們卻可手持武器指向市民。同工指出所有撤離點已封鎖,要求現場指揮官解釋為何連最後一個地面的撤離點也要封鎖,最後也沒有得到任何回覆,兩位議員助理繼續協助駐守,同工又要走上一層往沙田中心,因為市民沿樓梯上一層撤離時,再次發現防暴進入商場,市民嚇得進退兩難,最後經同工及市民成功勸喻防暴撤出商場,市民才可安心離開往火車站。當大家以為找到出路時,原來大批防暴要集結在商場外集結,市民的撤離點再次被封鎖。市民唯有奔跑至沙田街市那邊離開。這時有一位女士奔跑入商場,讓同工遇上於上水清場時曾出現的一位指揮官,他似乎貫徹一個信念:「只要有人奔跑便要追捕。」女士被那位指揮官攔截,即使女士跪地及舉高雙手,警方都不選擇放人。最後,女士在社工陪同下被帶走。假若警方希望清場,希望市民盡早回家,為何要封鎖全部撤離點呢?

廣告

(3) 大規模於新城市廣場武力清場

當大家以為市民可安心從新城市廣場乘坐火車離開時,大批防暴從四方八面進入新城市廣場的中央廣場位置,以威嚇的方式驅散市民。問題是本準備食晚飯後回家的市民或正準備乘火車回家的市民絕對會感到非常驚慌,因為大家以為進入商場後可安全離開,但原來警方可以毫無目標地驅散人群。市民再次不知用甚麼來阻止手持多項武器的防暴向自己衝過來,唯有將手上的傘和樽向前拋出,當然這亦合理化警方可不需舉旗向在場人士作出提醒,便公然於商場內向市民射胡椒水。部份警察更衝上前追擊市民,不少市民因此受傷,也令在場市民的驚恐升級。現場不論是社工或議員,也疲於奔命提醒警察勿濫用暴力,市民只餘下最後一個撤離點回家,要求警方冷靜及撤出,以讓市民慢慢離開。最後,警方終於慢慢撤出,市民也終於可以乘坐火車離開。究竟警方如非想進行大規模拘捕,為何在商場內四處追趕市民呢?如警方只想市民離開,為何不給予多點時間,讓市民可以慢慢離開?

這夜,一眾社工、議員、議助、記者、醫護和市民累透了!這夜警方的行動再次凸顯警方的指揮官決策問題,也聽到在場的前線警員也表示不知指揮官想怎樣。究竟是林鄭或盧偉聰下令胡亂清場或驅散,還是他們早已卸責而不聞不問,容讓這兩天的最高指揮官陶輝想怎樣便怎樣?究竟是否希望讓這些多餘的行動給予警察機會可胡亂攻擊市民?甚至乎是否背後有甚麼原因而刻意令警民關係惡化下去?無論怎樣也反映我們不單需要關注警察的精神健康,更需要關注最高指揮官的決策安排是否合理。

 

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