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警錯估冰價 被告洗脫販毒罪名

2018/10/23 — 17:58

冰毒(資料圖片)

冰毒(資料圖片)

上訴庭昨日頒佈特區 對 黃沛和案的判決理由,被告成功推翻販運冰毒的控罪,改為藏毒罪成,而且基於「特別原因」(unusual and exceptional reasons),刑罰由入獄 53 個月大幅下調至罰款 20,000 元。

被告於兩年多前被警方搜身,發現身上藏有重大約 31 克的晶狀物體,經化驗後證實含有約 3.54 克冰毒。被告自稱已有十多年吸食「冰」的習慣,並向法庭表示願意承認藏毒罪名,但控方堅持控告販毒罪,經審訊後由區院法官沈小民判販毒罪名成立,按 3.54 克冰毒估算,判處入獄 53 個月。

控方取得警方毒品調查科的評估,當中指涉事毒品的市價為港幣 10,830 元,但沒有提供詳細估算方法;辯方不反對控方的估值,因而成為被告承認案情的一部份。被告並親自作證指,事發當日他花了 3,000 元從賣家處買來毒品,但付款離開後就在不遠處被警察搜身。區院法官裁決時指,被告本身家境不佳,很可能需要其他經濟收入維持吸毒習慣;根據被告承認的案情,涉事毒品扣除買入價,被告有可能得到大約 7,000 元的利潤,由此產生的唯一合理推論,就是被告買入毒品的目的就是轉售圖利,所以販毒指控得以成立。

廣告

被告及後由法援署委派大律師代表提出上訴,質疑控方沒有詳細披露對被告有利的資料,包括針對案中毒品純度(purity)而言的正確估值方法。上訴庭法官麥偉德(McWalters JA)指示控方向負責估價工作的高級督察鍾文齡索取供詞,並且要向熟悉毒品問題的精神科專家索取報告。及後鍾高級督察和陳佳鼐教授的證詞均獲上訴庭接納為新證據。

鍾高級督察的證詞解釋,毒品市價是以所有晶狀物的整體重量、而非冰的份量,作為計算的基礎。一般而言,多數案件的冰毒純度頗高,以 2016 年 1 月至 2017 年 3 月的案件為例,絕大部份檢獲冰毒的純度均在 95% 至 98% 之間,只有 5 次是從 88% 至 93% 不等,所以警方估算毒品市價時,通常毋須依照冰的實際數量調整。

廣告

然而,本案中 30 餘克的晶體中只有 3.54 克冰毒,陳教授的證詞就直言︰「本案毒品的純度只有 11.3%,我從未見過如此低純度的冰毒;反之,我正處理的另一宗案件,冰毒純度達到 100%。」鍾高級督察的報告亦有解釋,如果冰毒純度遠低於一般市場供應習慣,價值亦會隨之大降,以純度 10-14% 的冰毒而言,每克市價就可能只有 95 至 143 元,而非一般冰毒每克達 346 元的市價。

因此,如果以低純度冰毒的每克市價乘以案中晶體的總重量,就正好與被告買毒品所支付的 3,000 元大致相若。控方亦在上訴庭聆訊中認同,基於控方未有披露、而最新為法庭獲悉的估價方法,無論是辯方承認的案情,抑或是主審法官的判罪理據,都再站不住腳。由麥機智副庭長(Macrae VP)、麥偉德及薛偉成法官(Zervos JA)組成的合議庭,因此裁決販毒定罪不穩妥,改為接納被告認罪,藏毒罪成。

但當上訴庭要為新的定罪判刑時,就遭遇了難題。

按正常做法,由於被告有涉及毒品的前科,法庭一般不會考慮更生式刑罰,而要判處即時監禁;另一方面,被告由案發到獲准保釋等候上訴時,已經在囚大約 6 個月,而按照本案冰毒份量而言,藏毒罪的量刑起點大約是 14 個月,再加上認罪扣減三分一、獄中行為良好亦可再減三分一,就差不多等於他已被收押的時日。上訴庭本來就打算改判監禁刑期為他已經服刑的日子,使他可以即時獲釋。

可是,根據《危險藥物條例》第 54A 條,除非法院先就被告向懲教署長索取戒毒所報告,否則不可判處藏毒犯任何監禁刑罰;該法例又進一步訂明,如果法院需要時間索取戒毒所報告,被告可在等候期間被還押不多於 3 星期。

合議庭認為,本案的被告在坐了 6 個月的牢後獲得保釋,至今的一年間已回復到有穩定的工作,實在沒有理由純粹為了縮減刑期的緣故,而要他再入獄 3 個星期等候報告。因此,法庭改判被告因藏毒罪罰款 20,000 元。法庭並要求政府考慮檢討第 54A 條,以賦予上訴法庭更大的判刑彈性。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