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讀《拾香紀》:香港人與香港的情感連結

2016/7/25 — 6:15

六十年代制水、天星加價騷亂及香港節,均是香港人的集體回憶。

六十年代制水、天星加價騷亂及香港節,均是香港人的集體回憶。

【文:教育工作關注組 Candy Chan】

人喜歡香港,不難理解,喜歡香港五光十色的夜景、風味十足的地道小食、名店林立的商場、琳琅滿目的商品及多姿多彩的生活。總之,就是喜歡香港的好吃好玩。然而,住在這城的人「同熱愛這片土地」,卻是難以理解。農民對土地有情,是因為他們以土謀生,對土地心存感激。香港,是一個石屎森林,街道都以石屎鋪滿,土地不見天日。全城密密麻麻都是用鋼筋水泥玻璃建成的高樓大廈,人多在這些冷冰冰,沒有一點溫度的大廈裹活動。住在這城的人如何熱愛這片土地?再說這城裏人與人的關係也是疏離的,幾百萬人住在同一片土地上,除了自己的家人親戚朋友同事,誰也不熟識誰。對整個城市的愛,又從何說起?《拾香紀》透過連家紮根香港的故事,細細將人對這城的愛娓娓道來。

讀以外國城市為場景的經典故事,無論是米蘭昆德拉的、艾麗斯孟洛的、卡繆的,還是村上春樹的,無論多喜歡,讀時都不像讀陳慧的《拾香紀》般,一股股暖意湧上心頭。一九四八年連城宋雲來港住的堅尼地城、宋雲為相逢去求問的黃大仙、三多五美出世時的制水、四海被抱回連家時的石硤尾大火、六合絕食的天星碼頭、七喜成為狀元的會考、八寶選的香港小姐、九健喜歡的譚詠麟張國榮、十香與林佳約會的大嶼山⋯⋯這一切人、事、物,對在香港長大居住的讀者來說,都是十分熟悉的。這份熟悉能轉化為陣陣暖意,不只是讀者知道這些人是誰,這些事是怎樣發生的,這些物是怎樣的。將這份熟悉轉化為暖意的,是讀者自己對這些人、事、物的回憶。你未必經歷過制水及石硤尾大火,但你會懷念看過的ETV及小學的自己。你未必喜歡張國榮,但你總想起二零零三年那個坐在電視機前看有關他逝世報導的自己。你不曾在天星碼頭絕食,但天星碼頭會讓你回想那個為了省交通費搭船過海的自己。

廣告


石硤尾木屋區大火,之後啟動了香港公共房屋建設。


石硤尾木屋區大火,之後啟動了香港公共房屋建設。

廣告

「原來,回憶,就是,愛。」

人之所以對一個由鋼筋水泥建成的城市產生感情,是因為這冷冰冰的城市盛載着有溫度的回憶,蘊藏着在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的故事。這些回憶不必轟烈,亦不必像歷史事件般影響深遠。重要的是,這些回憶必須與城市裡的個體有聯繫,屬於每一個個體。個體能在城市的人、事、物中找到過去的自己,過去自己的生活點滴,自然對城市產生感情。

都說香港人戀殖,可是,戀的是甚麼?戀的是殖民地政府,還是港人回憶中的香港?近年,香港人面對盛載多個個體回憶的建築物被拆,面對熟悉的生活方式被破壞,面對日漸陌生的香港,戀的其實是過去那個有自己的回憶,自己熟悉,屬於自己的香港。■

 

原刊於讀書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