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讀《真假法治》

2016/6/27 — 10:46

鄧偉鈞《真假法治》封面

鄧偉鈞《真假法治》封面

鄧偉鈞先生(David Tang)《真假法治》本月由天窗出版社出版,全書二百三十頁,分為九章,以「聊聊天說故事」的方式講述法治的意義。

跟Lord Bingham臨終前出版的名著《The Rule of Law》一樣,《真假法治》重視法治觀念產生的社會背景,史實時事,貫穿全書。鄧先生開篇寫台灣和南韓上世紀爭取民主法治的努力,從美麗島事件談到六月民主運動,以證明法治開花結果,殆在人為,實非天賜,又引納粹德國依法執政、五十年代以前美國南部奉行種族隔離政策的故事,對法治等於循規蹈矩之謬論,加以駁斥,復細數英人重視法論遂成商業大國的歷史,指出法治與經濟,息息相關,法治妨礙發展之說,荒謬之極。

《真假法治》文筆淺白,事例生動,而且其強調法治與民主政治的關係,亦係其他普及法律書籍所容易忽略的。在書中第四章、第六章,鄧先生分別講述民主政治和三權分立對法治的含意。他指出,司法獨立,只能確保政府行事合法,假如沒有政黨輪替,始終難有良政善治,畢竟

廣告

「法庭不是政府的太上皇,不是你不滿政府的決定,就可以跑到法庭去『上訪』,要求法庭改變政府決定‧‧‧‧‧‧法庭不可以純粹覺得政府的決定不太公道、不太合理又或不太有智慧就干預政府的決定‧‧‧‧‧‧唯一有效監督的辦法,是令到手握大權的人明白,當不好了,就要執包袱走人,除此之外,沒有其他的辦法。」

徒善不足以為政,徒法不能以自行,香港人近年的困境都與政治有關,不是法律沒有賦予我們自由,而是法律以外的狂風暴雨磨滅了部分人行使自由的勇氣,不是法庭難以確保政府依法施政,而是依法所施之政不一定都是德政。《真假法治》對政治的關懷,大概亦是此一背景的寫照。

廣告

《真假法治》白璧微瑕,在於沒有討論數項法治的原則,如法律不應經常更動、前後矛盾等。鄧先生鐘情歷史,書中幾次提到唐太宗,姑以唐太宗為例。據《貞觀政要》所載,太宗曾說:

「國家法令,惟須簡約,不可一罪作數種條。格式既多,官人不能盡記,更生奸詐,若欲出罪即引輕條,若欲入罪即引重條。數變法者,實不益道理,宜令審細,毋使互文。」

假如法律條文模糊不清,前後矛盾,朝令夕改,則政府和公民都無所適從。因此,有法可依,是法治的必要條件。鄧先生大概專注於梳理法治的前世今生,糾正社會對法治的可能謬誤,因而沒有明文指出這幾項原則與法治的關係。此亦求全責備之語而已。

鄧先生平日網上月旦人物,盱衡世情,辭多恣肆,無所迴避。《真假法治》秉承鄧先生一貫文風,與網上評論相比,此書回歸本業,論法多於言政,相信有留意鄧先生文字的朋友,都會喜歡這本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