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變態無分階層

2016/10/12 — 9:42

作者觀察到,一個人對別人的態度優劣,擺出表情友善與否,其實無分階層。

作者觀察到,一個人對別人的態度優劣,擺出表情友善與否,其實無分階層。

在上一篇文章,我講述當保安員的苦處,有讀者回應:「有些人有錢便不當人是人。」對此,我這個中環金融區的清潔工人,實不能認同。

首先,正如上篇所言,不按密碼要求保安開門的,不是指私人樓宇,而是公共屋邨。至於我用較大篇幅講述的,是商場,而商場並不是「窮人與狗,不得內進」。即使是高級如國際金融中心,一件衣服動輒賣過萬元,也是基層可入。故此,我認為無必要簡單化成階級對立或矛盾。

任何人都有機會患上精神病,在疾病面前,人人平等,沒有誰比誰高尚。還記得張國榮先生抑鬱自殺後,不少人奇怪他有數億身家也輕生,就是因為有階級盲點。

廣告

當保安員的數年間,無理取鬧,動不動便投訴的顧客,不見得全是中上階層,有超過一半是窮人。不要以為基層便會體諒草根,只要他們是顧客身份,一樣不會把你當人。做住宅時,聽到最多的說話就是「每個月交錢養你們這些看門狗」。

即使在 YouTube 看到的罵罵咧咧,也可以見到基層身影,十四巴港女,也不過是一個售貨員。

廣告

其實,數個月前,區家麟先生已撰文指出我城為臭臉之都,非浪得虛名。區先生講的是我們服務業員工,而我論及的是顧客,員工身份都如此,何況下班後變成高高在上的顧客?表面上,我和區先生講的臭臉者,身份不同,但實際上同是基層。而看回數據,香港人工時全球最長,樓價全世界最高,樓價影響租金,達到基層,構成劏房和「棺材屋」,又是全球最不堪,不滿遍全城,絕對合乎邏輯。

中產或億萬富豪,未必就不會尊重人。我工作時,也見過不少名人,亦曾和蔡東豪先生握手和打招呼及短暫寒暄。

如果以蔡先生作例子,未必有足夠說服力,因為你們可以解讀成他只是為了公關形象,那乾脆談一下我的頂頭上司吧!他是一個老外,平時也會跟我們清潔工人問好點頭。見我們工作,會道謝,甚至於和我扮鬼臉。聽聞有一個智障的倒垃圾同事,也許言行舉止嚇人,令一些高層想幹掉他,就是老外拍桌力保。我也有自言自語習慣,相信能留到今時今日,也是因為他。

我亦有被目為離地的中上層現實朋友,就是立場新聞董事其中一個董事,已退休中產人士。他沒有因我是清潔工人而看不起我,反而欣賞我有大學學位也願意放下所謂的「尊嚴」去當清潔工。吃飯聯誼,也是他主動邀請。而我能成為立場博客,也是他引薦。

個案不是證據,姑再引述我在浸會大學工作超過一年經驗。每當我讓路給教授,他們都是倒轉頭讓回我的,而我只是一個食物鏈最底層的小小保安員。

十多年前,我在某地產寡頭家門前清理坑渠,某知名貴婦竟向我道謝。在山頂豪宅地區,無傳媒情況下,她絕對不是做公關工程。

當然,有些不食人間煙火的有錢人,如葉劉等,把將高爾夫球場改建成房屋講成仇富,的確存在。但希望各位不要以偏概全。我亦已戴頭盔,不是指所有富人或窮人都是變態,標題已說明一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