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變種流感豈容漠視

2015/2/8 — 1:11

香港衛生署衞生防護中心公佈,自1月2日至2月3日中午,總共錄得178宗成人嚴重流感個案,當中111人死亡,死亡數字一日之內激增12人。2月4日再有7人病歿,累計死亡人數達118人。在嚴重流感及死亡個案中,分別有82.9%及91.5%為65歲或以上長者。2月5日再有8人病歿,累計死亡人數達126人。短短9日之內,在1月27日59人死亡人數的基礎上增加超過一倍,情況令人相當擔憂。絕大多流感患者都是感染H3N2甲型流感(特別是變種甲型H3N2瑞士型流感病毒),另有少數尚未分型的甲型流感,以及乙型流感。兒童感染流感導致嚴重併發症的個案至少11宗,均感染甲型流感,另有兩宗學校爆發流感的報告。

還記得2003年2月至6月,香港爆發非典型肺炎(沙士)疫潮,前後5個月,總共有1755人染上沙士,299人死亡。然而,今年1月初至2月初,短短1個月左右,即有至少126人因流感死亡,足見目前香港公共衛生安全情勢相當嚴峻,已經亮起紅燈。

2月4日,衞生防護中心總監梁挺雄表示:由於流感病毒出現「輕微」基因變易,出現「抗原漂移」(antigenic drift),而且由H3N2流感病毒主導,所以預計將會導致較多長者感染住院或併發其他嚴重疾病。他預計:流感高峰期將會持續至少3個月,難料流感病患人數會否急升,但目前無需呼籲全民戴口罩。

廣告

港大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也表示:高危人士(長者、長期病患、孕婦、嚴重肥胖人士)死亡機會較大,應戴上口罩,回家即洗手,但認為未需全民戴口罩,也無需停工停課。他指出類似的「抗原漂移」情況每隔數年出現一次:2004年逾800人死亡,2005年更高達逾1100人死亡,當中超過8成是由H3N2導致。他表示很難估計這次會否也有上千人死亡,但死亡人數可能高達600人。

港大醫學院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栢良指出:香港現正處於「疫苗保護力低」及「疫苗接種率低」的「雙低」不利時刻,不排除疫情反覆爆發至6月。他建議幼稚園和小學學生戴口罩上學。

廣告

不過,各專家均指今年疫情雖然嚴重,但未算異常,暫不用採取全城戴口罩及停課等特別防疫措施。當局聲稱已有充足藥物儲備,已經預留醫院床位,減少非緊急手術,盡量調配資源,持續發佈疫情訊息,監測是否建議停課。

特區政府的決策理據是:

一、引用港大醫學院在1998至2009年的流行病學模型推算,香港每年流感死亡人數500至1000人,平均751人,毒性較H1強的H3曾在2000、2004、2005及2007年出現,在這4年中每年有800至1000人因流感死亡。因此,目前126人死亡「不算特別高」。

二、H3N2的殺傷力有別於2009年肆虐的H1N1,那時較多人感染,但病情較輕微,患者多是年輕人,而H3N2病情較嚴重,但較影響長者。因此,即使為學童注射疫苗,對於改善現狀也「沒有多大作用」。

三、預計疫情會持續至3月底,或許至6月底,但不會長期持續。以先爆發流感的美國及加拿大為例,其疫情兩週前已經開始回落,前後也僅持續3個月,因此市民「不用過度恐慌」。

四、今年1月,近4000人因流感入院,死亡率近3%,與去年全年3.1%相若,略高於2013年的2%。可見流感住院病人「死亡率變幅不大」。綜觀住院及非住院流感病人,一般季節性流感死亡率低於0.1%。自2003至2009年,除2009年出現流感「抗原轉換」外,99.8%季節性流感死亡個案都涉及高危因素,即涉及65歲以上長者、6歲以下小童、孕婦、長期病患,而只有0.2%死亡個案沒有高危因素。至於2009年流感病毒因出現「抗原轉換」(H1N1),導致非高危患者死亡個案高達15%,但今年非高危患者死亡率料會較低。因此,流感疫情是否嚴重到必須實施特別措施,將會視乎非高危人士死亡率、高危人士死亡率,以及進入深切治療部的比例等指標有否明顯增加而定,但是綜上所述,目前情況「未見嚴重」。

我相當尊重醫學專家們的「科學」分析,但是要講「科學」,必須探究全局,不應以偏概全,而且應該要有人文關懷,至少要有一些基本常識。

首先,人命不是一堆統計數字,人血更不是胭脂。關鍵議題絕對不是所謂:變種流感是否比沙士更嚴重、今年流感死亡率是否比之前數年更高、如何分析跨年度統計數據等等。真正議題只得一個:香港近期每日增加大約10人因變種流感而病歿,事實擺在眼前,要怎麼辦?換言之,究竟是「不能也」抑或「不為也」?政府官員和專家的說法竟然是:「跟X、Y、Z相比,每天死10個人只不過是一個相當正常的統計數字,大家要相信科學,不要大驚小怪,自己好好保重」。這不是很冷血嗎?日本記者後藤健二被伊斯蘭國恐怖屠夫殘酷處決後,難道日本政府會說出以下的話:「跟中東國家相比,這只不過是一個相當正常的死亡數字,大家要相信科學,不要大驚小怪,自己好好保重」?台灣復興航空客機失事墜落基隆河,難道台北市長會說:「跟一般空難相比,這只不過是一個偏低的死亡數字,大家要相信科學,不要大驚小怪,自己好好保重」?通嗎?

其次,高危人士的生命也是生命。政府認為在這次H3N2流感的死亡個案當中,有99.8%涉及65歲以上長者、6歲以下小童、孕婦、長期病患,只有0.2%死亡個案沒有高危因素。首先,請政府官員解釋一下「兒童感染流感導致嚴重併發症的個案至少11宗」、「一名38歲沒有長期病患的女病人,入院時休克,因流感病毒導致白血球急降,個肺花到好似磨沙玻璃」、「一名56歲沒有長期病患的女病人,入院時心跳高達每分鐘120,沒有發燒及其他流感症狀,但因心臟泵血困難導致暈倒,證實甲型H3N2病毒入心導致心包外積水」等事實,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既然這些人都不會對變種流感免疫,那麼政府官員是否認為他們病而不死,病不足惜,死了再算?更重要的是,就算99.8/0.2統計數字正確,但是兩組當中各人的生命價值有差別嗎?不是都應該盡力搶救、盡力預防嗎?高危人士因流感而死,官員就暗示是因為高危因子(年老、年幼、懷孕、肥胖)促發致命;非高危人士因流感而死,官員就說是少數特殊例子,不足為奇,不應恐慌。連基本邏輯就不講,難道這就是他們口中的「科學」?面對事實,盡力防控,不是作壁上觀,不是搞統計學!

再者,未知的風險可能變幻莫測。病毒株型內的「抗原漂移」與病毒株型外的「抗原轉換」甚至「洗牌」,難道會涇渭分明,基因轉變自覺不越雷池?一旦持續漂移、甚至轉換洗牌,當局已有應對良方嗎?把焦點僅集中在H3N2瑞士型流感病毒,有意引入相關疫苗,本意雖善,但卻不同時防患未燃而預先購入與儲備其他株型流感疫苗,通嗎?

接著,我們可以再看看另一些客觀事實,即可知道目前局勢並非官員說的那麼受控。

一、世界衛生組織(WHO)今年錯估疫苗株型,原本預估北半球流行的會是H3N2的德州型,沒想到卻是瑞士型發威,已有的流感疫苗保護力大打折扣。雖然醫管局目前有4萬劑流感疫苗,供高危病人和醫護人員接種,但這些都不是針對瑞士型病毒的疫苗。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高永文已經指出,針對H3N2瑞士型流感的疫苗,最快3至4月才能大量生產,引發全球搶購,香港可能還要乞求討要。

二、香港接種流感疫苗率偏低。雖然北美洲與香港同樣面對疫苗與流感病毒不配對的問題,但因北美洲疫苗接種率高,高危組別有8成人接種,因此已在社區產生抗疫屏障。反觀香港接種率低於2成,所以疫情比較嚴重。

三、不少市民到藥房搶購口罩,可能導致口罩短期售罄。港九藥房總商會理事長劉愛國已表示:過去兩三日內,口罩比去年同期多賣5成。

四、不少香港市民公共衛生意識與公德極度差劣,咳嗽不掩嘴,感冒無口罩,噴吐髒亂吵,舉凡地鐵巴士餐廳街道,醜陋行徑隨處可見。此外,不少年長或保守市民因為風俗忌諱而在過年期間不去求醫,跡近愚昧迷信。

五、H3N2病毒極可能來自大陸訪港或回港人士,亦即與港、中大規模人員交流有密切關係。早在去年12月,北京疾控中心說明北京於去年11月的流感病例暴增4倍,並以H3N2病例為主。當北京疾控中心發出這項警告時,香港當局本應提高警覺,但卻因眾所週知的政治壓力,未即有效因應。邊境防疫工作形同虛設。大陸疫情真相更是諱莫如深。

六、高永文局長指出:專家認為,如果「全城戴口罩」,或會造成「社交疏離」,「好像沙士那樣,不會很親切地接觸,連握手都不去握」。高永文建議僅先呼籲有病患及抵抗力低人士佩戴口罩。我的問題很簡單:你要冒險喪命,抑或無罩社交?按照這種邏輯,這個政府還有理由在公共場所劃定吸煙區,難道不防止社交嗎?還有理由在政府宣傳上呼籲戴避孕套,難道不防止親密接觸嗎?呼籲「全城戴口罩」,有那麼困難嗎?會降低GDP嗎?會讓香港丟臉嗎?還是會讓中國疫情真相穿崩?

七、香港本土醫療產業相當薄弱,早應不假外求,自行生產各類疫苗及試劑。創新科技署曾經表示,創新及科技基金撥款可資助應用研發項目,上限為3000萬元。但目前只聞樓梯響,未有具體成果。自始至終,不能也?不為也?交由市場自決,抑或政府引導解決?講完就算,還是積極有為?

八、當局表示「免費為65歲以上長者及6歲以下兒童注射流感疫苗」,早有資助,現無人手,看看再說。我想說的是:再看,就不用說了!完全緩不濟急。需知道流感疫苗內有病毒成份,稱為抗原。個人接種疫苗兩至三週後,身體才會產生抗體。當人感染疫苗內的病毒抗原,抗體就會黏著抗原,可以預防病發或出現併發症。目前市民接種的疫苗包括甲型H3N2德州型病毒抗原,而非甲型H3N2瑞士型病毒抗原;當感染到甲型H3N2瑞士型病毒,抗體未必能夠黏住病毒抗原,因而減低預防病發及出現併發症效果;但是根據美國研究,疫苗預防病發的作用尚有23%,而不是零。趁目前甲型H3N2瑞士型病毒的毒性及傳播性未有增強之時,目前不完全對號的疫苗至少仍有一定防疫作用,足以減少一定程度的流感發病機率,值得嘗試。即使現在接種,效果也要等到兩至三週之後才有可能顯現。當局現在竟然不呼籲接種,藉故拖延下去,等運到,不抱著「救一個算一個」的心態去從政,反而抱著「平衡不同利益」的心態去做官,還不自覺羞愧嗎?

抗疫方案其實很簡單:呼籲全民戴口罩、爆發流感學校局部或全面停課、政府當局每日通報疫情、呼籲市民注重衛生公德、引導醫療產業自製本土疫苗試劑、優先免費為65歲以上長者及6歲以下兒童注射流感疫苗、調撥人力逐步分階段儘快為全港小學生接種流感疫苗、呼籲高危人士儘快自行接種流感疫苗、增購H3N2及預先購入其他不同株型流感疫苗、確保防疫口罩供應充足、嚴格執行邊境過關檢疫防疫手續、預留足夠醫院病床、在大爆發時開放普通科門診等等。畢竟,再多統計科學,都不如立即行動!當然,在市民方面,勤洗手、戴口罩、多喝水、要通風、多休息、少出門,這些都是最基本的衛生常識。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