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讓史實說話 寫在《解讀吳荻舟》出版前

2018/7/6 — 15:49

程翔及吳輝於波士頓研讀吳荻舟文獻。(《消失的檔案》提供圖片)

程翔及吳輝於波士頓研讀吳荻舟文獻。(《消失的檔案》提供圖片)

吳荻舟先生遺稿《六七筆記》,以及他被批鬥時的《交待材料》是紀錄片《消失的檔案》主軸。吳荻舟五十年代是港共最高領導人之一,主管新聞、文化、電影及出版。六七暴動期間吳受到周恩來總理領導和指示,他的工作筆記記錄了中央指揮「反英抗暴」歷程。在極左狂飆下,他阻止華潤公司總經理訂購、準備給港共上街使用的 8,400 把甘蔗刀運來香港,香港得以避過一劫。資深傳媒人程翔以大量史料鋪墊,為吳荻舟遺文作深度注解,背景拉闊至 1959 年之整風記錄,是讀懂六七暴動不能掠過的重要著作。

《六七筆記》的殺戮戰場

與吳輝於波士頓。2017 年 10 月 29 日。

與吳輝於波士頓。2017 年 10 月 29 日。

廣告

《六七筆記》只有巴掌般大,是吳荻舟之工作筆記。

《六七筆記》只有巴掌般大,是吳荻舟之工作筆記。

廣告

《六七筆記》中提及的 8,400 把甘蔗刀是什麼概念呢?

吳荻舟遺文提及,這是時任華潤公司總經理丁克堅自把自為的傑作。丁本來隸屬廣東省公安廳,下調香港後公開身份是外貿部門主管,在愈左愈革命的氣圍下,他要求北京對口單位訂製甘蔗刀並多次催促付運,準備在街頭大開殺戒。

吳荻舟女兒吳輝近年致力整理父親遺稿。她形容斬蔗刀彷如大關刀,揮動時殺傷力強。當年鬥委會鼓吹極左,廝殺之際誓必傷及池魚。2015 年 4 月讀到這細節,《六七筆記》筆痕淡了,承載著的歷史卻令人不寒而慄。

2012 年 9 月,我們在沒有資金下起動,好不容易熬過了兩年半,《消失》二剪接近完成,終於看到岸邊了。就在這時候取得重要文獻,工作筆記未經修飾、真確度高,心情既喜又憂,如果採用無可避免要將本來的故事推倒重來。珍貴紀錄重要,但當時實在沒有條件這樣做。

那個復活節假期,花了幾天將《六七筆記》和英國解密檔案及舊報章對照,台前幕後,對峙、殺戮一切情景確實無誤。在兩難之間讓我痛下決心是由於以下內容:

《六三社論》極左學生 愈戰愈勇

《六三社論》由中央文革王力執筆,調子極左。雖然周恩來過目時曾要求淡化一些,但最終付印後傳達下來的,讓港共誤讀成即將要解放香港。學界鬥委會成立,根正苗紅的革命小將率先響應。

《六七筆記》掌握前線鬥爭,誰進步、誰落伍都在沙盤演練中。

《六七筆記》掌握前線鬥爭,誰進步、誰落伍都在沙盤演練中。

吳荻舟《六七筆記》:「有一隊好像是學生的群眾,約一萬人,自動組織一個宣傳隊,由中國銀行到灣仔時報,工商做了一個飛行集會。專搞時報、工商、警署。……培僑 200 多,新華社十多,貿易 100 多,進入鑼灣警署,大寫標語。」

時任培僑中學校長吳康民,是紅校第一領導。不單領導培僑走進鬥爭最前線,據前學友社主席梁慕嫻見證,學友社發展的官立、津貼、補助及私立學校灰線學生中,都被帶往培僑或漢華中學的鬥爭大會上,並聽從吳康民訓勉,鼓動同學們堅決革命。

吳荻舟《六七筆記》6 月 16 日

HK 對 6.3 社論的反映:
① 我不會全心支持。
② 可能拖幾個月,不放香港。
③ 5.22 後我改變戰術,採象徵性罷工,小而令人頭痛。

又,警方新措施,個別遇襲可開槍集體不實彈,好推到個人行動,以便推卸責任。在放人中放了 K 特與黑社會有關係的人,企圖以 K 控制黑社會分子。(K 特是國民黨特務)

港共鬥爭策略將工人及學生推往前線,港澳工委指揮部每天向北京匯報死傷數字。操盆的北京「港澳聯合辦公室」由外交部、外辦及中央調查部人員組成,吳荻舟擔任「群眾組組長」,負責和香港聯絡,遇到重大問題,即時向周恩來秘書錢家棟報告。

鬥爭白熱化後,工友不論逃避追捕時跌死或被警方以過度武力打死,一律被封為「烈士」,黨媒歪曲報導、煽動仇恨。吳荻舟《六七筆記》記錄「聯辦」熱烈討論屍體如何處理更有效將火焰升溫,希望拖延出殯、像「澳門一二三事件」後抬棺材遊行以廣收宣傳之效。

人命算什麼?不在討論範圍之內。

 

吳荻舟探望下放內蒙古的吳輝,兩父女難得相聚。( 圖片由吳輝提供)

吳荻舟探望下放內蒙古的吳輝,兩父女難得相聚。( 圖片由吳輝提供)

成功阻止 8,400 把甘蔗刀運往香港的吳荻舟下場如何?他被打成「叛徒」、「假黨員」、「特務」、「走資派」和「國民黨反動別動隊」等罪名。一家八口被分配到八個縣市接受改造,分別送往幹校、農場、兵團、生產隊、工廠。子女想當紅衛兵、參軍、入共青團或上大學等權利都被剝削,申請工作也處處碰壁。吳荻舟政治審查長達十三年,全家受牽連,二子吳建更被迫瘋至死。

讀吳荻舟遺文後寫的筆記;看似平淡,實際上內心翻騰。《消失的檔案》最後推倒重來。

讀吳荻舟遺文後寫的筆記;看似平淡,實際上內心翻騰。《消失的檔案》最後推倒重來。

在空蕩無人的大學圖書館裡,寫下了讀後感。

「讀吳荻舟先生的手稿,好像一篇又一篇近代史活現眼前,他的描述很細、很實事求是,不像其他文宣,狗屁不通。有關在港的地下工作,都是冷靜記述;有關六七的通報和旁觀紀錄,都是當代史。如果做研究,很值得參考!

從 Easter 收到首批手稿,至今六七日記、從化口述,吳輝姐都是冷靜處之。素描很清晰、打字按原文,箇中曲折,作為家人梳理時一定十分難受,特別是被逼瘋至死的二哥,家人的痛無論如何都難以消減。無私、理想主義,都是他們的追求,可惜一生波折多……」〈恩惠筆記〉2015 年 4 月 18 日

吳荻舟遺稿的份量,最後令紀錄片推倒重來。重新寫稿、拍攝、剪接前後歷時一年半,直至去年初出台。正是六七暴動五十周年。

波士頓相逢 催生《解讀吳荻舟》一書

程翔先生參與《消失的檔案》英譯字幕版,因為譯稿讀到吳荻舟遺文。

跑中國線的行家都尊稱程翔為「程老大」,他是中國問題專家,採訪四十年,對史實與真相執著。我跟吳輝的溝通較多,常常因為文獻的字眼,原文的意思反覆討論,前後兩年建立了信任。去年秋天,程翔先生不辭勞苦,跟隨《消失》團隊於北美多個城市巡映並擔任映後評論人。吳輝從居住地專程往波士頓觀看紀錄片,我們仨因而有兩天工作會議。吳荻舟先生遺稿就在若干共識下授權予程翔作註解,為這段被中英港三方刻意隱瞞,近年左派極力改寫的歷史留下重要註腳。

《香港六七暴動始末解讀吳荻舟》全書共 586 頁,由牛津出版社出版。感謝林道群先生擔任責編,理順了許多沙石。林先生是出版文史哲書籍公認的權威。衷心希望集眾人之力留下來的文獻,讓我們讀懂過去,借鑑今天。

 

《消失的檔案》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