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讓數據為自己說話 — 官話?

2017/6/22 — 11:50

上年五月,香港舉行「一帶一路高峰論壇」。

上年五月,香港舉行「一帶一路高峰論壇」。

【文:施安娜@進步教師同盟】

常聽到這樣的一句話:讓數據為自己說話(let data speak for themselves),聽來是十分客觀的,可是,最近坊間的兩份問卷,不得不讓筆者想起,數據說的會否是官話?

作為中文大學校友,剛收到《香港中文大學校友評議會校友對「一帶一路」倡議政策的意見問卷調查》 ,在引言中指出:「一帶一路」倡議是中國重要國策,對香港發展,極其重要,中大校友評議會為此於2017年4月8日舉辦研討會,名為: 「多角度看『一帶一路』與香港」,探討「一帶一路」倡議對香港的影響。除此之外,中大校友評議會常務委員會希望集思廣益,以了解中大校友對「一帶一路」倡議的意見。這裡已有一個前設,「一帶一路」是重要的,對於「一帶一路」是唱好的,問卷問題全是正面肯定該政策的,談及的是香港可以為這政策作出甚麼貢獻,當中有趣的是可以把「一帶一路」與最近教育局唱得熱哄哄的STEM 也拉上了關係,提出「將STEM文化教育內容及教學技術增設針對一帶一路區域的應對」作為一個配合中國的選擇。

廣告

最近還有另一份政府委託某機構進行的中學課程實施調查研究,該份問卷的設計,政府扮演甚麼角色不得而知,也許是春江水暖鴨先知,設計者掌握了長官喜好,當中有不少關於STEM、一帶一路、基本法的題目。問卷怎設計,問的是甚麼,與可以建構出怎樣的論述息息相關。該份問卷的設計,在於了解師生對中學課程實施意見,在與日常教學相關的課程問題外,夾雜了一些似是而非的問題,要不是設計者的水平低劣,便是別有用心。問卷在與核心科目相關的提問,尚且另闢題目,對於答題者是高中還是初中在題目上也有細分,問卷的題目,並非全是必答題。可是,設計者卻把STEM、一帶一路、基本法這些最近教育當局準備推行的熱門項目,作為所有填寫者的必答題,例如問教師是否提供機會讓學生參加與STEM相關的學習活動;提供機會讓學生加深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的認識;提供機會讓學生了解「一帶一路」對香港及國家發展的重要性。 「STEM、一帶一路、基本法」 是否應該成為各個課程的核心﹖是否所有科目都必須關注﹖這種處理方式,是否要達至全民皆「STEM、一帶一路、基本法」﹖

中文大學校友評議會的問卷怎做?調查理由何在?筆者不欲猜度其目的,但政府委託進行的中學課程實施調查研究則更值得關注,其調查的對象包括師生,作為對現行的推行模式作出合適的改善的依據。所謂「合適」,會否是向STEM、一帶一路、基本法的傾斜﹖話說在前頭,不是未聽過政府委託民間做的研究,只採用其想要的數據作為政策推行的依據,且讓我們拭目以待,看看他日數據出來的時候,會否不幸言中,研究只是用作推行STEM、一帶一路、基本法教育的開路工具。目前我們未知問卷調查得出的結果如何,可是無論結果如何,數據都是可以「運用(利用)」的。製造匱乏、以便廣泛推行,是官方推行政策慣用伎倆;當局甚至可以說民間已躍躍欲試,政府要有政策加以配合。所謂問卷、所謂設計課程,製造論述,合理化其推行的理據,有利於政策推行,利用看似被中性化的技術語言,作推行政策的工具。數據會說話,說的可能是「官話」。

廣告

執筆之時,剛好教聯會副主席蔡若蓮將擔任教育局副局長的說法甚囂塵上,若真如此,我們更該警惕新的教育局官員是否「利用」這些數據推行與「祖國」緊密聯繫的教育了,重推國民教育的日子是否即將來臨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