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讓留守兒童 不再孤單

2016/5/13 — 19:11

獨自在農村生活的小翠說:「如果有魔法,我想每晚變到媽媽身邊,早上又變回來上學。」
圖:樂施會

獨自在農村生活的小翠說:「如果有魔法,我想每晚變到媽媽身邊,早上又變回來上學。」
圖:樂施會

【文:樂施會中國項目部貴陽辦經理趙永柱】

一個人種菜,一個人吃飯,一個人生活,小翠已經有超過一年這樣孤單地過日子。

小翠今年15歲,住在雲南大關縣天星村龍洞社,是一條山上的小村。她在家門前種了一塊菜田,拔幾棵就有飯菜了,種菜或煮飯對她來說都不難,但炒好一盤菜出來,獨自一個人在靜悄悄的房子裏吃飯,卻有點難過。

廣告

「爸爸在我三個月大時就去了打工,家裡經濟條件不好,去年媽媽也跟爸爸去打工了,我一個人在家,感到很孤單。」只要說到父母,她的淚水就奪眶而出。

在中國,有這麼一群孩子,父母因為生計的壓力不得已離鄉別井到城市打工,他們留在農村由祖父母或親戚照顧,有些更像小翠般,要獨個兒生活。他們被稱為「留守兒童」,目前分佈在內地各地農村,人數超過6,100萬,即每5個小孩就有一個是留守兒童。對成年人來說,獨自生活也是一種挑戰,更何況是要獨自面對成長路上各種風風雨雨的留守兒童﹖

廣告

在多年的工作中,我接觸過無數的留守兒童,留下很多幕難忘的印象。難忘甘肅康縣河壩小學讀小五的王喜蘭,她感到孤獨、寂寞時,借用駐校社工陶靜姐姐的手機打電話給媽媽後,依偎在姐姐懷中哭泣傾訴;難忘義教老師覃錦泉離開學校那天,學生們依依不捨,一直追著送車揮淚告別的場面;難忘只有10歲的銀娣忙完一天的功課後,還要照顧患病在床的爺爺,並負起幹農活的責任。10多年來從事跟留守兒童相關工作的經歷,不僅讓我看到他們的處境和所面對的問題,更讓我看到他們較同齡小孩多出的一份成熟與穩重,責任和承擔。他們的眼神流露著珍惜和感恩,內心充滿著對愛的渴望和需求。

我明白到金錢和物質並不能完全解決留守兒童的需要,他們更需要的是愛和陪伴,這亦是樂施會在留守兒童工作上的大方向。我們的工作集中在雲南、貴州、甘肅的偏遠貧困山區,為當地的留守兒童提供教育及生活支援,協助他們身心健康成長,同時倡議政府及相關教育部門改善政策,確保留守兒童享有平等的教育權利。以小翠身處的雲南為例,我們與當地的夥伴機構合作,為百多間學校的老師提供培訓,讓老師能更掌握留守兒童的學習及心理需要,並能用合適的方法來陪伴孩子成長。
因著老師的關懷,小翠也很喜歡學校這第二個家。「有很多同學老師一起,傷心時他們會跟我說一些話,讓我不那麼傷心。老師就像父母一樣,生活中不懂的事情也可以去問他們。」談起學校生活,小翠終於再現笑容。

兒童是社會未來的棟樑,農村兒童是農村的希望所在。為喚起大眾對留守兒童的關注和支持,樂施會將於5月14至15日在香港,以及5月28至29日在澳門多個地點舉行「樂施米義賣大行動」,籌得款項將用於為留守兒童提供服務,協助他們的家庭改善生計,走出困境。 

「樂施米義賣大行動」網址

(原文刊於《都市日報》,此為增訂版。)

獨自在農村生活的小翠說:「如果有魔法,我想每晚變到媽媽身邊,早上又變回來上學。」
圖:樂施會

獨自在農村生活的小翠說:「如果有魔法,我想每晚變到媽媽身邊,早上又變回來上學。」
圖:樂施會

我們的夥伴機構派出社工輪流到不同的農村小學,為留守兒童提供心理及成長輔導,以及舉辦課外活動,陪伴他們成長。另亦招募志願者當支教老師,為他們提供教學法培訓及兒童心理輔導課程,讓他們更懂得教導及輔助留守兒童。圖上是甘肅康縣的駐校社工與留守兒童聚會,圖下是駐校社工在校園設置的社工信箱,提供多一個途徑讓孩子們訴心事。

我們的夥伴機構派出社工輪流到不同的農村小學,為留守兒童提供心理及成長輔導,以及舉辦課外活動,陪伴他們成長。另亦招募志願者當支教老師,為他們提供教學法培訓及兒童心理輔導課程,讓他們更懂得教導及輔助留守兒童。圖上是甘肅康縣的駐校社工與留守兒童聚會,圖下是駐校社工在校園設置的社工信箱,提供多一個途徑讓孩子們訴心事。

內地每五個小孩便有一個是留守兒童,成長路荊棘滿途。大眾及社會給予的支持,能助他們走出困境,編織一個更美好的未來。
圖:樂施會

內地每五個小孩便有一個是留守兒童,成長路荊棘滿途。大眾及社會給予的支持,能助他們走出困境,編織一個更美好的未來。
圖:樂施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