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讚美的直播

2016/3/29 — 14:58

幾個月前,早上起來,打開手機,收到「讚美之泉」臉書專頁的通知(notification),點擊打開,原來是讚美之泉利用臉書的新功能現場直播一場敬拜讚美——敬拜隊在台灣某地方進行現場敬拜,直播視頻下面不斷留言回應:「讚美主!」「哈里路亞!」「讚!」。這場在互聯網上直播的敬拜讚美,確實是教會歷史的創舉。我在地球另一個角落的牀上躺臥着,拿着手機觀看着一班基督徒在敬拜上帝,感覺很奧義。

誠然,直播對教會來說不是新事。「崇拜直播」早已在教會存在——無論是嬰兒房的崇拜轉播,或者港九培靈研經大會的講道直播,我們都習慣了這「不在場」的敬拜——儘管不太願意,但也不會反對。事實上,德國基督教會(Landeskirche)每個主日會在不同教會舉行崇拜直播,讓各地區的基督徒能夠一同參與。

不過,我們如何理解一場臉書直播的「敬拜讚美」呢?或者,更重要的是:為甚麼要網上直播一場敬拜讚美呢?究竟一個普通敬拜視頻與現場轉播有何分別呢?

廣告

重點大概是「同在」和「參與」吧。對着一個普通的敬拜視頻,我們不會覺得自己參與一場敬拜──我們可以,但我們傾向不會這樣做,因為視頻的敬拜是過去的,這敬拜已經完結。我們最多可以把這視頻當作輔助工具,用來幫助自己重新敬拜上帝。

如今卻出現一個弔詭微妙的狀況──透過網路直播,我們某程度上正在「參與」着一場敬拜,因為時間是同步的,我們能看見,也能聽見。不過,這參與卻同時是模稜兩可的。為什麼是模稜兩可?因為這場敬拜同時只是臉書上一條動態訊息(News Feed)——我們參與這網絡敬拜,這「敬拜」同時是我社交網絡的部分。因此,其實我們沒有真正與人連結,我們只是面對自己的社交網絡。當然,我們可以欣賞這敬拜直播,我們也可以透過它來幫助自己敬拜上帝。不過,如此一來,「同在」與「參與」的元素就失去了——現場直播就與普通視頻無異,它只是表面地加上一種「不在場」的「現場感」。

廣告

耶穌說:「時候將到,你們拜父,也不在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約4:21)誠然,無論是山上、耶路撒冷、教堂、視頻抑或臉書,其實都不重要——因為它們都不是真正的中介(medium)。它們只是媒體(media)而已。敬拜讚美的中介從來都是聖靈,從來都是耶穌基督。「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靈和真理拜他,因為父要這樣的人拜他。」 (約4:23)

因此,我會說,真正的敬拜仍然可以在這網絡直播上發生。原因不在於它是直播,而是因為敬拜本來就是可以在任何地方發生。

當然,如果整件事只是一場增加點擊率的商業宣傳的話,就當我以上的討論沒有寫過算了。

 

原載於《時代論壇》「時代.粉紅」專欄及;神學是粉紅色的秋 theologia autumnitas rosea est - 陳韋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