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豈容繼續鼓吹盲撐七警的罡風!

2017/3/12 — 11:54

李少光(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李少光(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鼓吹盲撐七警的罡風仍然猖獗,其潛在危險在於混淆視聽,製造誤導的噪音,以至習非成是,後患無窮,因此筆者認為必須繼續口誅筆伐那些背離法規和有悖常理的言論。

報載身為人大代表的前保安局長李少光遠在北京隔空高調向傳媒回應「七警傷人案」一事 (註),大放厥詞。 概括來說,他的說法包括三點:(一)警務處處長不必因此事向公眾道歉,反之示威者應該道歉;(二)七警受到挑釁才作出這樣的過激行為;(三)設身處地,如果在美國,警察已經開鎗。 李少光說出如此謬誤的言詞,足見其狂妄和愚昧,筆者必須予以駁斥。

首先,法庭對「七警傷人案」已裁決為「襲擊造成他人身體傷害」罪成,筆者以此為法理基礎而理解為:「七位員警集體行動,拘捕手無寸鐵的示威者後,並沒有按正常步驟迅速押上警車移送警署,卻把示威者帶到隱蔽處施加襲擊,結果致令示威者受傷」。 這樣的襲擊行為可說是「私刑」(lynching) ,就是沒有經法定程序而自行肆意懲處,如此非法凌辱弱者的事例在歷史上屢見不鮮。 因此,此案嚴重破壞香港警隊的專業形象,影響廣大市民對警隊不偏不倚辦事的信心。 筆者當然願意相信此事只是「樹大有枯枝」的個別事件,並非警隊人員惡意執法的普遍現象。 正因如此,警務局局長必須以坦率態度清楚說明和交代,並就此事表示歉意,一來嘗試彌補市民對警隊操守受損的信任,二來也是以開誠布公的決心,承擔政治責任。

廣告

所謂「受到挑釁才作出過激的行為」絕對不能作為推卸借口,把「不當的罪行」視為「合理化的行為」。 須知香港警隊是受過嚴格專業訓練的紀律部隊,面對衝突場面當然能夠保持良好的心理質素,並可以掌握適當的應變技巧和策略,冷靜處理。 這是對執法人員基本素養的合理期盼,並非過分的要求或嚴苛的標準。 如果執法人員由於失控情緒做出違法行為,便要深刻反省,承認犯錯而接受法律制裁,才是合情合理合法的應有之義,豈能強詞奪理,含糊了事! 平情而論,香港人對於奉公守法的示威人士、立意公民抗命的抗爭者,以及採取暴烈行徑的動亂分子應該有所區分,也當然認識到個別敗類的惡形惡相並不代表公正嚴明的香港整體警隊形象。

李少光以為這樣的挑釁事件如果發生在美國,執法者已經開鎗轟打挑釁者。筆者對於美國警民衝突引發警員開鎗射殺市民的事當然時有所聞,不過在現代的民主法治社會裡 一切以法律為基礎,經法庭審理而裁決便將犯罪者繩之於法,是正常不過而理所當然的處理辦法。 筆者認為李少光以美國的情況對照香港警方的處事方式實在並未能說明甚麼,建議倒不如比對內地公安的行事手法,才能凸顯香港警隊對挑釁者已「相當克制」罷! 如果在大陸,挑釁者動輒輕則被控以「聚眾滋事罪」,重則是「危害國家安全罪」,以至「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也許干脆「被失縱」或「被自殺」,省回幾發子彈。 李少光似乎覺得香港警察「用硬物撞擊」挑釁的示威者已是「手下留情」,算不得甚麼,應該慶幸檢回一條命!

廣告

如果有關人士,特別是警務人員,未能幡然徹悟,從「七警傷人案」裁決一事汲取教訓,只會不斷被激烈的情緒反應迷糊了理智,甚或被誤導而效法大陸公安的「行事特色」,那麼,香港警權不斷膨脹,將會是香港法制和法治的淪落,實在不幸!

-------------------------------------------------------------------------------------------------------------

註:10/3/2017《立場新聞》報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