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財政司:汲取高鐵教訓,重新檢視三跑

2016/3/6 — 19:41

三跑設計概念圖 (資料圖片)

三跑設計概念圖 (資料圖片)

高鐵追加撥款陷入泥沼,寸步難行,在最根本處「一地兩檢」和「工程預算」卡住,現在數百億元沉在地下洞穴,進也難,退也難,與此同時,更大規模的第三條跑道大賣廣告,彷彿如箭在弦,但是兩者有不少相同的地方,我們有理由認為政府必須汲取高鐵的教訓,重新仔細檢視三跑的必要性和可行性,而且必須全盤考慮,而不是割裂地單看機場本身。

高鐵的困局,追本溯源,起於2007年曾蔭權為了政績工程,貪功冒進搞了所謂「十大建設,繁榮經濟」,高鐵是其中一項,由於一窩蜂上馬,高鐵論證不足,不管科學,漠視客觀限制,只憑一個「勇」字,倉卒上馬,結果前期工作大幅壓縮,偏離工程常規,地盤地質複雜,超支早成定局,加上曾蔭權大香港主義(註1)心魔作祟,像竉壞的孩子,驕矜自恃,對關鍵性的「一地兩檢」掉以輕心,總認為內地必會遷就香港,建了再要挾中央也不遲。2010年申請撥款時只叫市民放心,聲稱「技術問題一定可以技術解決」(註2),六年來歷史證明,這是嚴重錯判形勢,「一地兩檢」絕對不是技術問題。

很不幸,雖然曾政府已經成為歷史,卻留下了第三條跑道這條更沉重的尾巴,2007年在曾蔭權的蔭庇下,機管局放下保持服務水平必需的中場候機大樓不建,卻以極度狹窄的視野去推香港政府走上第三條跑道這條笨路,跟高鐵一樣,立項過程論證不足,不管科學,漠視客觀限制,只憑一個「勇」字,倉卒擠入政府議事日程,項目一旦進入了公務體系,由於體系運轉的巨大慣性inertia(不是說有人懶惰),加上本地及國際利益集團的推波助瀾,三跑變成一條尾巴綁了火把的蠻牛,祇會前衝,就算社會上有心人不斷揭示項目的短處、錯處、無用處、漏洞、謬誤、危險、不可行、反映落伍經濟思維、逆反人口政策等等,依然不會轉彎,明知前面是千億元的黑洞,也不能停步。

廣告

高鐵的「一地兩檢」跟三跑的「空域問題」有同樣的屬性,都涉及內地與香港運輸系統怎樣連接,根據已公佈的三跑道系統運作模式,我們知道赤鱲角機場的未來航道,肯定與深圳機場的航道有安全衝突(圖1),甚至與澳門機場也有同樣的安全衝突(圖2),事涉飛航安全,你我都關事,也限制了三跑的作用,建了等如沒建。

但是無論民間指出空域問題的聲音有多大,機管局和政府充耳不聞,從來沒有實質解釋衝突怎樣解決,祇是不斷要求香港市民相信「將來會解決」,情況跟當年官員在立法會公開宣稱高鐵「一地兩檢」一定會解決異曲同工,有了高鐵的前科,政府難道不應「停一停,諗一諗」?

廣告

圖1  三個紅圈表示港深兩機場的安全衝突(鳴謝:環保觸覺)

圖1 三個紅圈表示港深兩機場的安全衝突(鳴謝:環保觸覺)

圖2  兩個紅圈表示港澳兩機場的安全衝突(鳴謝:環保觸覺)

圖2 兩個紅圈表示港澳兩機場的安全衝突(鳴謝:環保觸覺)

在1月12日城市規劃委員的聽證會上,民航處人員面紅耳熱,無法解釋為甚麼他們聲稱「空域問題」早於2007年已經解決,九年過去了而在赤鱲角機場起飛的飛機卻依然不能使用北面航線(註3),直接飛入內地空域,情況清楚顯示政府和機管局用來作護身符的所謂2007年協議,根本沒有具體內容,不能作為三跑建了有用的保證!(註4)

從大局看,2007年起講興建三跑,基本假設是全球經濟持續二十多年不斷增長,來至今天,這種樂觀(或亢奮)已成過去,在基本假設已經蒸發了的情況下,加上三跑已知的重重問題,財政司理應重新審視興建三跑的時機,果斷擱置項目及重新檢視三跑的論證和清理建設三跑過程中的「地雷」,到時代更合適的時刻才重新啟動。

三跑遲建兩年香港不會死,在錯誤時刻匆匆上馬則會「洗濕個頭」,重蹈高鐵覆轍,損失慘重,金錢以外還有自然生態等。香港政府在高鐵這件事上吃了大虧,必須汲取教訓,千萬不可再讓外部力量把政府推去不利的位置,否則將來會陷入高鐵目前一樣的困局,損失公帑,丟失威信喪失民心。

1983年財政司彭勵治面對全球經濟危機,就算赤鱲角機場開工在即,也當機立斷,宣佈擱置赤鱲角機場工程(註5),今天的財政司明知興建三跑成效可疑和有重重涉及跨境商討的未解險阻,有同等魄力喊停和重新檢視嗎?

註1        現在流行語是「本土主義」
註2        蘋果日報 2010年1月16日報道
註3        包括圖1和2飛向西北的航線,還有向東北進入大欖涌的航道,第三條跑道要幫助機場增加航班,這些航道是必要前提,詳情見:《草雲居》 2016年1月12日 
註4        明報 2016年1月24日 
註5        周子京:香港基建五十年,香港大學出版社(2003),88頁;   及網上資料如 《啟德機場大事年表

連結:草雲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