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貧窮和貧乏

2015/1/27 — 13:57

有天,打算在通識堂上和學生討論施政報告,問問他們如何評價,學生的反應倒是嚇了我一跳。

說起房屋問題,一位同學語出驚人:「我第日唔要住劏房,我要去租劏房俾人地住!」我請他說說為何會有這樣的想法,他想了想就說:「我唔想做窮人,我第日畢左業之後要爭上位,賺錢買樓再租樓俾人繼續賺錢。」

這同學的回應令我想起曾經和學生分組玩一個遊戲。同學們一起為只有$10000收入的基層家庭設計日常生活,按衣食住行分類。學生討論時很踴躍,同學A一直說一日三餐可以吃麥當勞解決,住又可以留在24小時營業的麥當勞,慳了很多錢。同學B也提議衣物就不必買了,那麼窮還講究個人形象麼?然後,是一場哄堂大笑。

廣告

結果,上課後我的心神一直都被這些說話所纏繞。身處一間直資學校,學生們大多來自中產家庭,我對他們的反應其實早應有心理準備。他們對貧窮的印象很多時候就是停留在「好慘,我不要成為他們!」之類,兩者的距離也看似跨越不了。但是,當我再想下去,又覺得如果我把這一切視作理所當然,就放棄了建立一個共同社會可能性。這兒所指的「共同」不止是我們擁有相似的記憶和過去,更是一種願意互相承擔的價值。

所以,關鍵也許在於當我們討論貧窮問題時,我們是否立刻把基層的朋友看成是和自己不相關的群體,然後討論他們如何應付衣食煮行的需要時也只是從自己的角度出發,希望盡快「解決」問題。這些基層朋友不是「問題」,而是活生生住在我們中間的人。我們願意放棄高高在上的視野,真正去認識、接觸他們的需要嗎?對我來說,我的學生雖然不貧窮,卻在其他方面貧乏。貧乏在於他們只看見自己,看不見一個更大的社會脈絡當中苦苦掙扎的人群。

廣告

有時我會想,如果我的學生長大後成為公務員/政府官員,當他們要設計新一年的施政報告時,能否不再當它是一份向全民宣判的政策方向文件,而是真真正正理解弱勢社群的需要,讓整個社會承擔起多一份責任?

如果能夠播下這樣的種子,於願足矣。


文:潘詠詩,中文大學教育碩士,現職通識科老師,喜歡閱讀喜歡和學生談天說地,相信在黑暗時代當中更要在教育守住每一個缺口。

發表意見